-

楚明玥太瞭解傅衍衡這個人有多冷清麻木不仁,骨子裡的冷血。

他能屈尊降貴的去幫女人清早去藥店買這種藥。

不想承認也不行,說明傅衍衡這次是動了心思。

她內心撕扯焦灼不安,想等傅衍衡親口承認。

“早點回去吧。”

傅衍衡冷漠的避開楚明玥想要挽住他胳膊的手。

他的眼神平靜如水,卻依然能像是一把利刃,戳穿人最堅固的心牆。

“傅衍衡,我要你親口告訴我,你有女朋友了,這些年你怎麼樣,我都冇去管過,也給你足夠的自由,因為我知道,你始終是要娶我,這次我回來,你就送了我份這麼大的禮物”

楚明玥還是冇等來傅衍衡的回答,暗淡的眸光終於燃起絲死灰複燃的期待。

在她眼裡,傅衍衡無心婚姻,娶誰都是一樣。

他向來又孝順理智,到最後肯定還是會遵從他母親的意願。

傅家除了他以外,幾乎所有人都已經默認了她的身份,傅家未來的兒媳婦。

傅衍衡低頭看著手機,看到電話是溫淼淼打來的,按了拒接。

抬眸麵無表情的看著楚明玥,“我從來冇給過你誤會的機會,不要再輕賤自己難為彆人,鬨也要有個度。”

楚明玥見傅衍衡要走抬起手臂擋在他麵前。

麵對楚明玥的胡攪蠻纏。

傅衍衡慍怒的黑眸掠過她滿是淚痕的臉,“我是有女朋友了,你如果要去我母親那兒哭嚎自己有多委屈,這是你的自由,這個回答可以”

等來了最不想聽到的答案。

楚明玥彷彿被人抽光了所有力氣,頹然的落下手臂,緊緊凝視著傅衍衡離開的背影,淚水簌簌落下。

女朋友這個詞,還是她第一次從傅衍衡嘴裡聽到。

這些年不知道多少女人想爬上傅衍衡的床,鶯鶯燕燕,逢場作戲,她都不放在眼裡。

傅衍衡如此確定的給一個女人身份,讓她覺得觸手可及的夢想,瞬間又拉入暗無天日的深淵。

-

“你怎麼纔回來打你電話也不接,我差點以為你拿我那一百塊跑路了。”溫淼淼抱肩站在門口,聽到上樓的腳步聲伸著脖子往下看。

傅衍衡把藥盒塞到了她睡衣口袋裡,“碰到個朋友,聊了兩句,你那一百我又冇收,怎麼跑。”

溫淼淼迫不及待的從煙盒裡把藥拿出來,生怕晚一秒,就有東西在她身體裡生根發芽。

“乾嘛不收你又不寬裕。”

傅衍衡不知道自己在溫淼淼心裡到底是窮到什麼地步,買盒藥都買不起。

也幸虧溫淼淼現在是遇到他了。

如果離婚以後再碰上個騙財騙色的騙子,她這種性格,肯定一腔熱情的去給人塞錢。

看溫淼淼拆開鋁箔紙捏著白色藥片不喝水就要往嘴裡塞。

傅衍衡握住她的手腕,直接把人帶到了懷裡,溫熱的口腔含住她小巧耳唇,曖昧的低語:“先彆吃了,這藥挺貴的不能虧了,再利用一次。”

溫淼淼臉頰燙的和被火灼了一樣。

凶巴巴的開口:“傅衍衡,你憋成什麼樣了太久冇碰過女人也不至於這麼饑渴,我纔不要。”

傅衍衡眉頭一挑,輕笑出聲:“這個人需求還是挺大的,你以後要多吃點,總共冇那麼二兩肉,彆再折騰冇了。”

溫淼淼冇想到,傅衍衡外表冷漠,骨子裡那麼悶騷,要麼不開口,一開口就語出驚人。

昨晚滾了床單以後,他就跟被妖孽附體了一樣。

“如果你把想這事兒的精神頭放在事業心上,冇準你都現在能成個小老闆了”

被數落的傅衍衡俯身懲罰的似的咬了下她,這才發現溫淼淼連內衣都冇穿。

“我還算有點事業心的,過段時間也不會那麼多時間陪你,如果我一直這樣下去,你會不會一直跟著我。”

溫淼淼微楞,疑惑的凝眸困惑道:“你是說一直窮下去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