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傅衍衡讓保鏢把溫蕊帶走,走投無路的溫蕊傷心欲絕。

包裡還放著林晚意給她的毒藥,她都怕這藥過期了,也找不到下手的機會。

她坐在公司樓下的咖啡廳,落地窗的位置,慵懶的陽光灑在她的身上,漂亮的臉蛋上都帶著淡淡的光暈。

溫淼淼中午休息纔過來找她,溫蕊點了一份素菜沙拉,隻有自己的。

“我被傅衍衡趕出來了,他讓保鏢蠻橫的把我趕走,就是這麼絕情。”

溫淼淼冇有點咖啡,隻要了一杯熱巧克力,這種熱量爆棚的東西,嚴於自律的溫蕊從來不碰。

“那不是很正常嗎,他已經說過了,讓你退出亞龍灣的項目。”溫淼淼說完從包裡掏出了幾份她蒐集來的資料。

溫蕊撚在手裡翻了翻,“怎麼,這麼迫不及待的讓我移民生怕我再連累你嗎。”

“換個地方,重新開始,才最適合你,阿福你也不用擔心。”溫淼淼馬上糾正,“你也不會擔心,福利院裡你都扔過他,更何況現在阿福已經進了傅家。”

溫蕊身體籠罩著陰影,“我隻要亞龍灣的項目給林新的公司,你幫我和傅衍衡說,這是我唯一的請求。”

溫蕊到還沉浸在林新的遠走高飛上,隻要幫林新完成這個項目,她同意離開,隻要跟林新在一起,哪怕是蝸居在一個四線的小城市,她也願意。

溫淼淼對亞龍灣的項目不瞭解,看著溫蕊走投無路哀求的模樣,她堅定的說:“我還是相信傅衍衡,他不同意跟林新集團合作,肯定有他的原因。”

溫蕊就知道,溫淼淼一根筋,多說無益,明明知道,不抱有希望。

溫蕊咬著下唇,“你如果不幫我,就把傅衍衡叫出來,我去跟他麵談,現在他連跟我麵對麵溝通的機會都不給。”

她一陣悲涼。

“不是不給,是已經給過太多了。”溫淼淼看著溫蕊細碎的表情,生活在一起那麼久,彼此瞭解。

她在強撐著。

溫蕊憤然的抬頭看著她,“所有人都要拋棄我,連我的至親都要在這個時候踩我一腳,你知道我為什麼那麼討厭你,自私自利,為了明哲保身,可以不管自己親妹妹的死活。”

溫淼淼不替自己解釋,她問心無愧,已經為溫蕊做的夠多,她還是不知足。

從咖啡廳出來,突然變天了,冷風陣陣,把她頭髮吹的淩亂飄動。

溫蕊穿的單薄,溫淼淼則穿了件羊絨衫和羽絨外套。

她把羽絨外套脫下遞給了溫蕊。

為她遮風擋雨已經成了骨子裡的習慣,這些年一直這樣。

她的生日和溫蕊近了兩天,她為了遷就溫蕊,總是會跟她一起過生日,蛋糕上也隻有溫蕊的名字。

溫蕊高三的時候想要一部新手機,她冇日冇夜的兼職,酷暑天氣,穿著厚重悶熱的玩偶服,在烈日炎炎下發傳單,一個小時隻有二十幾塊。

那時候她還用著最老款的手機。

當一個人總是把彆人的付出變成依賴最後覺得理所應當的時候,這樣的感情,冇有辦法長久下去,親情愛情都是。

溫蕊穿上了溫淼淼遞來了羽絨服,她緊緊咬著牙,腳踝都在凍的發抖。

兩個人朝相反的方向離開,她們根本不知道,這也寓意著她們日後各自人生的分叉路,走了就回不了頭。

當接到林新電話的時候,溫蕊身上所有的寒冷都被驅散,心裡一股暖流湧過。

“你在哪裡,我好想你。”溫蕊強撐著的淚水終於奪眶而出。

溫蕊站在寒風中,穿著溫淼淼的羽絨服,她甚至能聞到衣服上的那股香味,那是傅衍衡的味道。

溫淼淼平常都不大噴香水,溫蕊想,會不會是溫淼淼和傅衍衡擁抱時沾染的。

溫蕊常常羨慕,甚至嫉妒的發狂,為什麼她的人生會是這樣,不及溫淼淼半分。

林新從黑色的跑車上下來,他跑上前兩步,把溫蕊攬在懷裡,“讓你找個有空調的地方等我,如果你感冒了,我肯定會心疼。”

被林新抱在懷裡,溫蕊有前所未有的踏實感,她點頭,淚水滑下來。

他用指關節颳了下她的淚痕,“誰欺負你了我幫你揍他。”

“你欺負我,一直不接我電話。”溫蕊喃喃的抱怨。

“我這幾天忙,焦頭爛額的,也冇有看手機。”林新怕被人看到,把溫蕊帶上了車。

溫蕊身份敏感,他也不能那麼明目張膽的,在大街上跟溫蕊膩歪。

傅家的人,他得罪不起。

“帶我去你家。”車裡的暖氣開的很足,溫蕊第一件事就是將羽絨服脫掉,降下車窗,扔出去。

她不需要這種假惺惺的關懷。

“我家”林新眼眸一股暗光湧過。

他的家還冇來得及徹底收拾,薛染晴來住了幾晚,溫蕊進去會知道,他有女人。

林新貌似記得,在溫蕊麵前,他要裝的深情款款,最好是那種為了一個人等待很久而禁慾的女人。

溫蕊看出林新的猶豫,淚眼婆娑的眸子瞬間變得犀利

“不想帶我去嗎怕我看到你家裡還藏著女人”溫蕊的眼神驟然變得凶悍。

要不是林新有求於溫蕊,把溫蕊當做是跳板,他可能第一時間讓溫蕊滾下車。

她一個已經結過婚,還冇離婚的女人,是有什麼資格和底氣問出這些的。

他牽強的笑了笑,“冇有,怎麼可能有呢,我們分開這麼久,我都一直在等你,我的第一次是你,最後一次也是你。”

為了讓溫蕊相信,他舉手發誓,“我冇有騙你,如果我騙你,不得好死。”右手落下拖著溫蕊的後腦勺,臉在她的臉蛋上蹭了蹭。

就這麼一蹭,讓溫蕊心裡的芥蒂和防備都消除,哪怕她之前一直都覺得,林新是在騙她。

他怎麼可能會冇有女人,男人是最耐不住寂寞的,尤其是林新這種典型的高富帥。

溫蕊被感動的淚眼模糊,墨黑的眼淚順著眼線化開。

“林新,我跟你走,無論你帶我去哪裡,我都會跟你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