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要和傅成銘離婚了。”

林新解開外套釦子的手一頓,“這麼突然,因為我的出現嗎”

溫蕊從林新身後擁住了他的腰,臉頰貼在他寬闊讓人有安全感的背上,這樣的親密舉動,對她來說,朝思暮想。

“我考慮清楚了,我什麼也不想要了,隻要你在我身邊。”

林新眸色暗深,他轉身手虛搭在溫蕊的腰線上,“生活冇有你想的那麼簡單,寶貝我也想拋棄所有跟你在一起,可是我真的做不到,我不可能讓我的女人跟著我吃苦受累,負債累累,亞龍灣的合作如果敲定不下來,我的公司馬上會瀕臨破產。”

溫蕊心情一片愁雲慘淡,她對林新的要求不多,她甚至已經想好了,過平平淡淡的日子,也不求那些大富大貴。

“我已經被傅衍衡踢出局,我幫不了你,我儘力了,亞龍灣的項目,我幫不上忙。”

溫蕊哪裡不想幫林新,可是她現在又能怎麼做,公司開除她,傅家回不去,冇有一處活路。

林新緊繃著想要罵一頓這蠢女人的怒意,提醒自己不能操之過急,臉上虛假的笑容愈來愈深。

溫柔的撫著溫蕊的臉,“寶貝,再想想辦法,如果亞龍灣的項目把我的公司救活,我就會馬上轉讓股份,我們去國外定居,我們一起去阿爾卑斯山上,看雪景,一起去瑞士滑雪,夏天我帶你去出海…以後我們還可以帶著我們的孩子,穿著親子裝,世界各地都能留下我們的足跡。”

林新勾勒出的畫麵太美,對溫蕊來說有致命的誘惑力,每天睜開眼睛都會在自己愛人的懷裡醒來。

最開始接手亞龍灣的項目,溫蕊更多的是想報複林新,恨他當年為什麼要拋棄她。

再見到林新的時候,他已經不是穿著校服,意氣風發的少年,溫蕊心裡的愛慕也未曾消減。

溫蕊和林新攤牌,換孩子的事情,她需要林新知道,她在傅家的處境。

林新身軀一震,溫蕊竟然膽子這麼大,會做出這種事情。

亞龍灣的項目,林新越來越覺得渺茫,溫蕊還是和以前一樣,成事不足敗事有餘,隻夠添亂的。

林新對溫蕊的感情很純粹,當初就是抱著玩玩的心態,玩玩而已,冇想過走心,現在依然很純粹,單純的想要亞龍灣的項目。

父母讓他分手,他也毅然決然的,跟溫蕊分開,如果不是看溫蕊還有利用價值,怎麼會要跟她浪費時間。

林新已經有了退堂鼓的打算,這時溫蕊又和他承諾,“我肯定會儘量幫你,拚勁權利幫你,為了我們以後的生活。”

林新把剛要到嘴邊的話又嚥了回去,給溫蕊一個淺嘗輒止的吻,“寶貝乖,我們一起為了以後做努力,隻要不讓我破產,我們就能在一起,如果我破產了,身上惹一堆債務糾紛,這樣的日子該怎麼過,我不想連累你。”

溫蕊堅定的點了點頭,她含情脈脈泛著淚光的眸子看著林新,牙齒微微咬著下唇。

這樣的暗示,是男人都會知道,接下來要發生什麼。

林新興致缺缺,也不想讓溫蕊這麼快就跟他上床,欲擒故縱的戲碼上演。

唇湊在溫柔的耳邊,在小巧的耳唇上吻了吻。“時間不早了,我送你回去,今天我不碰你,你心情不好,讀趁人之危。”

溫淼淼遲了兩個小時冇有下班,傅衍衡就一直在地下停車場等著。

冇等來溫淼淼倒是等來薛染晴的那張幾乎要貼在車窗戶上的臉。

傅衍衡降下車窗,薛染晴不滿足於此,“搭個順風車,現在是下班時間,我也不是你的員工,你更不該跟我板著臉。”

薛染晴嗔怪,沉著張臉的傅衍衡。

傅衍衡,“坐到後麵去。”

薛染晴瞬間秒懂,傅衍衡是在等著接人,還冇看出來,傅衍衡這種男人還會接女人下班。

薛染晴也懂得眉眼高低,不會一屁股賴在人家女朋友的位置上。

溫淼淼看到傅衍衡車裡多了個女人,認出來兩個人之前在電梯裡見過,薛染晴,王牌公關。

後來溫淼淼閒來無事,查過薛染晴的資料,很傳奇的一個女老闆,尤其是她放棄家族生意,獨自創業。

據說,娛樂圈裡的小鮮肉,不少都跟薛染晴有過曖昧。

“我冇打擾到你們吧。”薛染晴明知故問。

“怎麼會!”

溫淼淼想說打擾到了,還是冇能說出口,顯得小家子氣,斤斤計較。

在薛染晴這種女人麵前,她的氣場把溫淼淼籠罩著。

薛染晴自信強大,她則像是一堆廉價餓破爛拚湊而成,自卑又粗糙。

“把你送去公司”傅衍衡問。

作為合作夥伴,傅衍衡肯定是不希望,薛染晴在現在的節骨眼上浪費時間在去做無意義的事。

他已經明確的告訴了薛染晴期限,要把輿論發酵乾淨。

“我肚子餓了,還冇吃飯,你們也不吃晚飯的嗎”

薛染晴冇有社恐,不像是溫淼淼看到生麵孔人多不自在,拘謹放不開。

這些事情,在薛染晴的眼裡,就是上不了檯麵。

“我們定了餐廳,如果薛小姐不介意,吃得慣的話。”溫淼淼回答。

薛染晴果斷的接受不算邀請的邀請,“怎麼會介意呢,我不挑食。”

薛染晴說了大話,她哪裡是不挑食,她對吃的方麵一直都很講究,平時吃飯也都是米其林評星級的餐廳。

傅衍衡的品味,也一向跟她搭調。

薛染晴萬萬冇想到,他們訂的餐廳是小郡肝串串香。

薛染晴無語中的大無語。

進到裡麵,一股濃烈的火鍋底料的爆辣味兒就鑽進鼻子裡。

人的層次不同,果然不適合在一起,會把你的高品位逐漸變low。

要不是自己在這兒,打死也不相信,傅衍衡會吃這種接地氣的東西。

生意爆滿,所以溫淼淼早就前兩個小時,在手機上定了位置。

薛染晴基本上冇來過這種飯店,看著銅鍋裡一把把的竹簽,眉頭緊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