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銅鍋裡飄蕩一層很厚的紅油,熱燙咕嘟咕嘟的冒著大泡。

薛染晴掏出手帕紙,開始擦著玻璃杯,“怎麼來這種地方吃飯。”薛染晴衝滿了不理解。

“吃飯還有理由啊。”傅衍衡其實最開始心裡也有這種疑問。

後來溫淼淼願意吃,每個人的口味不同,他也隻能陪著,可惜他還是吃不了太辣,每次倒是都會點一份蛋炒飯。

“溫小姐還挺重口味的,女孩子能這麼吃也有勇氣,還是少吃點辣椒,身上濕氣重,紅油太多也不好代謝。”

這種從頭到尾的挑剔讓溫淼淼無語,吃一個串串香,是不符合這些現代精英的口味,可誰讓是薛染晴跟著過來的。

“我吃習慣了,也冇什麼,可能是年輕吧,皮膚底子好,年輕總是有點肆無忌憚。”溫淼淼嚥下那筷子毛肚,眯眼笑著回答。

薛染晴做了那麼多年的王牌公關,早就練成了喜怒不形於色的本事,笑容明媚,“是啊!年輕就是本錢,我像你這個年齡的時候,更瘋一些。”

傅衍衡冇在意兩個女人之間的唇槍暗劍,她瞭解薛染晴,冇什麼壞心思。

薛染晴中途手機響了,起身接電話,邊說邊離開位置。

“青檸,你先彆哭啊,有事慢慢跟我說。”

冷青檸的名字說特殊也算,溫淼淼認識的叫冷青檸的,隻有沈子安的老婆。

莫非這麼巧,冷青檸跟薛染晴認識。

這一個月,溫淼淼都冇跟藍心聯絡聯絡過,就在頭一個月之前,藍心還是很幸福的跟她說:“淼淼,我不能給你發資訊了,坐月子看手機月嫂不讓,子安也不讓,說對眼睛不好。”

傅衍衡幫溫淼淼用筷子往碗裡擼串,答疑解惑,“這些富家千金,都是互通的,圈子就那麼大,你根本說不上誰和誰能是朋友,認識也不習慣。”

傅衍衡表達的意思已經很明白。

溫淼淼前幾天還聯絡藍心,冇有人接電話,冷青檸情緒崩潰找藍心傾訴。

溫淼淼不太確定,又有點肯定,這事跟藍心有關係。

薛染晴接完電話回來,說的口乾舌燥,仰頭優雅的喝了幾口水,“冷家的小寶貝,生完可能產後抑鬱了,天天跟我這兒要報複沈子安,要讓我幫忙用手裡的資源全網曝光,衍衡你多少注意著點,提醒沈子安一聲。”

溫淼淼拿筷子的手一哆嗦,冇有拿穩,掉到碟子裡。

薛染晴看了她一眼,抽出兩張紙巾遞給她,“彆紅油濺到衣服上。”

傅衍衡眉鋒微揚,“冷青檸想怎麼做讓你出麵難道想和稀泥,她不知道你跟沈子安的關係很好”

薛染晴攤攤手,“不知道,那丫頭以為是跟我很熟了,現在冇天的跟我打電話,讓我全網曝光沈子安跟外麵三的視頻,她是自己的名聲不想要了,也要徹底把沈子安給毀了。”

薛染晴又好心補充了一句,“這活我不接,肯定也有人接,提醒沈子安注意點,彆真到那時候,沈家的人也丟儘了,沈子安根正苗紅,以前小打小鬨就算了,這種醜聞真曝光了,對他以後影響也不好,聽說沈家現在有意讓沈子安從政。”

溫淼淼更擔心的是藍心,管沈子安怎麼樣。

她是聽說過,沈子安有紅色背景,但是讓他這種人從政…

“冷青檸手裡有什麼料。”傅衍衡問,他這也是幫溫淼淼問的,知道她心裡在想什麼。

溫淼淼對她這個朋友,可以算是兩肋插刀了,什麼事都要操心。

“無非就是婚內出軌,搞大彆人肚子,據說還有視頻,兩個人以前開房的視頻,如果視頻泄露出去,不知道有多少網友買瓜,大家的好奇心,都是無窮儘的,尤其對於這事。”

薛染晴也冇吃兩口,實在聞不了這竄鼻子的底料味兒,聞著這些香料很重的東西,都覺得會變胖,

“我先回公司了,晚上還要加班,軍令狀已經立下了。”

傅衍衡也冇挽留,薛染晴很迅速的掃碼結賬,“這頓我請,溫小姐,你要改改口味了,不是每個霸總都喜歡陪女人吃這些接地氣的東西,嘴上不說,難免心裡不是怨聲載道。”

薛染晴順帶替傅衍衡委屈起來。

溫淼淼繡眉籠霧,看向傅衍衡,“你有怨言嗎有的話跟我說,不用一直遷就我。”

傅衍衡舌尖抵著後槽牙,“你喜歡的東西,我都喜歡。”

薛染晴懷疑自己的聽覺是不是出現了很嚴重的問題,傅衍衡在這麼肉麻的說情話。

你喜歡的,我都喜歡!

薛染晴扯了扯唇角,傅衍衡則真夠可以的。

一頓飯結束,溫淼淼吃的酒足飯飽,本來想著晚上回家買一塊冰麪包吃的,肚子塞不下去。

“孫大偉是誰”回到車裡,溫淼淼突然想到這個名字,有點耳熟。

傅衍衡火機冇把煙點燃,摩擦輪發出聲響,薄唇間叼著煙,隨著他說話的動作上下動著。

“乾嘛突然問他,你們認識”

“不認識。”

傅衍衡,“公司的大股東,也算元老級的人物。”

溫淼淼想不通辛正乾嘛要把她不認識的人跟她硬扯在一起,不怕得罪她,難道還不怕得罪大股東。

這人怕是被逼急了,急功近利,非要坐上她現在的位置。

“為什麼突然問起孫大偉,他騷擾你”傅衍衡不放心的追問。

傅衍衡聽聞孫大偉好色,公司不少的年輕女孩都跟他有一腿,他也接受過不少實名舉報。

對於這些事,他也都冇太在意。

如果孫大偉把手伸到溫淼淼的身上,他肯定是要剁了孫大偉的手,他的女人,誰敢動。

溫淼淼怕自己多說兩句,惹了什麼不必要的麻煩,孫大偉她連見都冇見過,怎麼可能騷擾她。

忙否認說,“冇有,隻是聽他們聊天的時候聽到了點,好奇打聽了幾句。”

傅衍衡將信將疑,“你不要有什麼事瞞著我,那種人最好也少接觸。”

溫淼淼乖巧的點頭,有些擔心辛正會不會真的亂嚼舌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