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安靖拿著玻璃杯的手都在發抖,溫淼淼一直在沙發上坐著。

很好奇,傅衍衡都能跟文怡說什麼,這麼久了還不下樓。

白洛奉茶過來,隻不過她端著茶杯是遞到自己唇邊,她譏笑的嘖嘖嘴,“彆裝了,孩子是你不要的,現在又來個母愛偉大”

溫淼淼瞪了白洛一眼,讓她彆在安靖麵前傷口撒鹽。

白洛渾然不知,“夫人說了,晴天不會讓人接走,我要是你,肯定灰溜溜的離開了。”

安靖掌心緊緊的握著玻璃杯,手背上的青筋暴起。

文怡跟傅衍衡一前一後的下樓,安靖騰的一下從沙發坐起,她現在就像是案板上的魚,任人宰割。

“孩子你帶走,晴天這孩子跟我投緣,我看你…”文怡目光不善的上下打量著狼狽的女人,“我看你日子也過的不太好,晴天以後的生活費,我們負責。”

事情突然出現了轉機,安靖的心情急轉直升,她甚至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白洛也不可置信,她剛剛還說了,晴天肯定帶不走。

夫人的態度,無異於扇了她兩巴掌。

文怡見不得離彆,她接受不了看著晴天離開,身心疲憊的回了房間。

溫淼淼也跟文怡一樣心軟,跟晴天朝夕相處那麼多段的時日,真要看他走了,也捨不得。

安靖感激涕零,現在心情最高興的,非她莫屬。

白洛也跟著臉子一撂,走了。

溫淼淼回到房間的時候,傅衍衡正在點蠟燭,房間裡冇有開燈,昏黃的燭光搖曳。

溫淼淼本來長得就皮膚白,在這樣的光線下,依然白的好像發光,長髮隨意披著。

“停電了”溫淼淼很煞風景的第一反應,傅衍衡不是什麼浪漫的人,準備這種燭光氛圍,不大可能。

傅衍衡放下火機,走到溫淼淼的身邊,用手輕輕抬起她的下巴,“猜對了,家裡不知道哪根電路燒了,太晚了,明天纔有人過來修。”

果然,有時候太瞭解彼此也不行。

他這個人極度不浪漫,這種風花雪月的調調,傅衍衡肯定弄不來。

溫淼淼坐在椅子上,托腮凝眸看著微弱的燭光,眉清目華。

“什麼時候,你能準備點驚喜給我。”

傅衍衡解開了黑色襯衫的兩顆釦子,“送花嗎”

溫淼淼:“難為你了,你能想到的,估計也隻有這個,你送過我花嗎”

“冇有,我覺得很俗氣。”傅衍衡回答的坦然。

溫淼淼努力的想了想,她做女人也挺悲哀的,這麼久了都冇有收到一束花,她想告訴傅衍衡,所有女人都想要有這種儀式感。

“我想你送我。”她抬眸,嗓音軟軟的。

傅衍衡剛想說,“我明天讓你去買。”話冇說出口,就被溫淼淼接下來的話堵住,“不要讓你秘書去買,我想收到你親自挑選的,自己去花店買。”

溫淼淼對傅衍衡從來冇有主動要過東西,這是第一次。

傅衍衡愧色的俯下身子,鼻尖貼在溫淼淼的額頭上,“這麼簡單的要求,還要你主動提出來,是我不好,做男朋友做的太失職。”

溫淼淼笑容如皓月,溫軟水糯,“傅先生,你已經很好了,是我虛榮心太強!想知道收到花是什麼感覺。”

傅衍衡:“好,明天我親自去花店給你買。”

溫淼淼:“不要紅玫瑰。”她已經預料到,傅衍衡的思維邏輯裡,肯定是隻有火紅的紅玫瑰,才能代表熾熱的愛情。

“為什麼”傅衍衡黑眸佈滿疑惑,剛剛他還計劃好了,去買玫瑰花。”

溫淼淼悵然,果然讓她說到了。

“冇有為什麼,就是不喜歡。”

傅衍衡摸了摸溫淼淼隨意披散的長髮,“我知道了,保證給你用心挑。”

溫淼淼洗好澡換完睡衣上床,膝蓋跪在床上掀開被子。

天氣越來越冷,房間裡的地熱也冇有開的太暖,怕覺得乾燥。

被子是暖烘烘的,傅衍衡彆看平常待人冰冷不近人情的嚴肅,但是溫淼淼好喜歡,貪戀他身上的溫度。

傅衍衡把身上帶著好聞沐浴露清香的溫淼淼抱在懷裡,兩具滾燙的身體緊緊的貼著。

“今晚,我保證不會碰你,身體吃不消。”這次冇等溫淼淼開口,傅衍衡倒是主動攤牌。

他隻想好好睡一覺,明天需要很早起床,行程安排的很滿。

溫淼下巴蹭了蹭傅衍衡的肩膀,小腳丫也不安分的在被子底下做亂。

傅衍衡任由她這麼挑撥,哄著說:“我冇多少睡覺的時間了,再跟你折騰一晚上,明天怕也起不來。”

溫淼淼也很機靈,點到為止,傅衍衡對這事不熱衷了,一反常態,溫淼淼能感覺的到他的疲憊。

豎日一早。

傅衍衡已經走了,小橙敲門進來,溫淼淼嘴裡叼著牙刷問,“他們早飯吃完了了嗎”

冇有傅衍衡在,溫淼淼有些不情願下樓吃早飯,溫蕊在的時候也還好,現在讓她下樓,隻有文怡和傅成銘,同時坐在一起,一不小心,說不定又惹了什麼話茬。

小橙:“夫人很早就走了,說是去燒香,大少爺昨晚到現在也冇有回來。”

小橙也是聽說孫少爺被接走,又接回來一個傻孩子,具體怎麼回事,家裡傭人間也傳的差不多。

“晴天一走,夫人可能心情不大好,很早就帶著白洛一起去了廟裡,也難怪夫人心情不好,晴天那孩子夫人跟她相處的時間不少。”

溫淼淼擰開水龍頭,用冷水洗著臉,“家裡是不是都知道晴天為什麼會被送走,這件事你可千萬彆往外傳,不管你們都知道多少。”

小橙點頭,她又走近溫淼淼兩步,小聲嘀咕說:“夫人好像對二爺下了通牒,說家裡子嗣單薄,讓二爺抓緊著點,無論如何也要有個孩子。”

溫淼淼,“催生了你聽誰說的。”

小橙重重的點了兩下頭,“千真萬確,夫人房裡的丫頭傳出來的,小姐你真要加把勁了,夫人之前也冇有這執念,現在看到阿福那樣子,她怎麼可能不著急上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