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跟馮組長也不錯,比起和你那位陪你在大雨天等公交的窮男朋友來說,好太多。”

溫淼淼放下筆,蹙眉看著滿臉都是幸災樂禍的朱蒂。

這女人不知道是不是腦子有病,從麵試開始就處處瞧不上她。

溫淼淼覺得這應該是天生的氣場不和。

和傅衍衡等了個公交車,在這女人眼裡就好像很大的罪過,也是倒黴偏偏被她看到。

她冷笑的說:“不錯你就留著,比起你開寶馬單薄的小男友比,馮組長是不錯,很有男人味,和你看著也挺般配。”

朱蒂瞪了她一眼,不鹹不淡的說:“什麼騾子配什麼鞍,吃不到葡萄就說葡萄酸,溫淼淼你做人能不能彆這麼狹隘。”

這話和一根刺一樣紮進溫淼淼的心口,林小柔也這麼說過,這兩人如果湊在一起,肯定有聊不完的話題。

她懶得和朱蒂在這兒打嘴炮,瞥了她一眼繼續忙手裡的工作,那個老色胚剛發了郵件給她。

讓她整理客戶資料,點開檔案一看,上百頁的文檔讓她全部做成Excel表格。

小鞋穿的要多快多有多快。

她已經預感到,哪怕她熬下來三個月,日子也不會好過。

忙了幾乎一整天。

溫淼淼頭皮疼的發緊,大腦缺氧,盯著電腦上的時間準備下班。

怕留在公司加班趕不上末班車。

她把檔案傳到雲盤裡,打算回家再接著加班加點。

電腦還冇關,馮組長就從辦公室出來,走到她工位麵前,吩咐說:“這份資料很重要,你留下來做,明天一早就要給我。”

溫淼淼看著他,說:“帶回家也不會耽誤,我家裡住的遠,如果留在公司加班,我怕我回不去,公司加班報銷打車費”

“不報!”

溫淼淼咬唇犯難,最後還是回身把電腦按了關機鍵,“打車到我家需要將近二百塊,貴公司那麼吝嗇,我也冇辦法一腔熱誠的投入工作,隻能回家調整心態,明天一早我會把檔案傳給您。”

馮組長臉黑入鍋底,溫淼淼自動裝瞎當看不到。

瀟灑的從USB孔拔掉數據線,將雲盤塞在包裡,和黑著臉的老色鬼說了聲“再見”。

聽到老色鬼在她身後喊,“明天早上如果我冇有準時收到郵件,你馬上收拾東西走人。”

溫淼淼頭也冇回。

她以為自己回家夠晚了,進門一片漆黑,冷冷清清,屋子裡安靜的像冇活物一樣。

她手摸索著牆壁找到開關,把白熾燈按開。

傅衍衡不在!!!

從早上出門到現在,傅衍衡就和人間消失,憑空蒸發了一樣,一個電話,一個資訊都冇有。

飽受生活摧殘,溫淼淼唇角牽起一抹苦笑。

心裡已經開始有了各種猜測。

騙炮的渣男,提上褲子就不想認人,睡夠了就直接消失。

她才發覺,對傅衍衡的瞭解少之甚少。

他是哪裡人,有什麼朋友,就連名字是真是假,她也不知道,如果人跑了,她想找都冇地方找去。

溫淼淼想到這些,臉白了白。

剛離婚就被騙炮了,麻繩專撿細的砍。

審視自己,是不是太缺愛,稀裡糊塗的就又陷入一段虛無縹緲的感情裡,還傻x兮兮的當成了第二春的真愛。

鑰匙轉動門鎖的聲音在安靜的家裡顯得格外的清晰。

坐在沙發上的溫淼淼膝蓋跪在沙發上,擰過身子手搭在沙發背上往門的方向看。

“我還以為你跑了。”看到傅衍衡,她把剛剛所有的假設又都打破了。

傅衍衡將手裡的購物袋子放到鞋架上,“跑了我能跑哪裡去,人都被你睡了,還等著你對我負責。”

“隨便你跑哪裡去,反正我都找不到。”

傅衍衡好像看出溫淼淼在想什麼,換好拖鞋進來,從皮夾子裡掏出身份證放在她的手掌心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