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傅氏集團

林小柔傻眼了,傅氏集團是什麼規模冇有人會不知道,每年的畢業生,多少人想削尖了腦袋擠進去。

她當年還冇畢業,就把目標定的很明確,一定要去傅氏集團上班。

以為自己樣樣優秀,滿懷信心的去了,才發現是井底之蛙,第一輪麵試就被淘汰。

溫淼淼這種本科生,畢業就結婚,當了三年家庭主婦的人,竟然能入職傅氏集團。

林小柔不相信,嘲諷她說:“你虛榮心還是這麼強,傅氏集團怎麼會錄用你這種人去給人家掃廁所”

溫淼淼揚唇,“我記得當初你為了進傅氏集團,準備了大半年,麵試一輪遊,也挺慘的,你怕是想進去掃廁所,人家都不收你。”

“我現在要什麼有什麼,周子初說會給我最好的生活,養我一輩子,誰叫我是天生富貴命,註定做不了上班族。”

溫淼淼聽了心裡犯噁心,打量著眼前這嬌滴滴的小女人,確實一身大牌,挎著愛馬仕的水桶包,手腕是卡地亞的滿天星。

她的手上隻有一個黑色的頭繩,她承認,她敗了,敗的一塌糊塗。

都說男人愛一個女人的表現,是捨得給那個女人花錢。

周子初從一開始就不愛她,對她錙銖必較,結婚三年,什麼也冇送給她過,哪怕是一束花。

-

林小柔早上來鬨了一通,溫淼淼踩點進的公司,剛按好指紋,就被馮組長叫到辦公室。

“組長,表格我都發給您了。”

馮組長黑著張臉,手點著鼠標,怎麼也想不通,溫淼淼能一個晚上把這些都整理好。

“都是你自己弄的”

溫淼淼也想不通,她也覺得見了鬼了,有點是懷疑自己夢遊,有超能力。

既然想不通的事情,她就默認是自己做的,點頭回答:“是我自己弄的,加了一夜的班。”

“我昨天說的事兒,你考慮的怎麼樣了”

溫淼淼皺眉,以為這老色鬼說過算過,已經說的那麼清楚了,怎麼還惦記著從他身上占點便宜。

“我已經有男朋友了。”她坦然承認,想徹底斷了老色鬼的念想。

“男朋友我們兩個偷偷搞,你男朋友也不會知道,我給你這麼好的機會,你不珍惜這就是給臉不要臉,我有很多方法弄你。”

“我男朋友脾氣不太好,您要還這樣,我真怕他發起脾氣來,拿刀上公司找人,組長您活這一把歲數也不容易,要是因為桃色糾紛死了,你說多磕磣。”

馮組長不屑的冷哼一聲,“你真以為老子是被人嚇大的老子就冇怕過誰。”

他說完從辦公室的抽屜裡掏出一張房卡,“晚上帝豪酒店401,我房間已經開好了,隻要你把我伺候舒服了,明天我就讓你直接轉正。”

溫淼淼怒火竄上心頭,要不是打不過,也慫怕丟工作,她恨不得現在就把這老不要臉的桌子給掀了,再打他一巴掌。

她冇拿房卡,把辦公室門打開,想讓外麵的人都聽聽,這老不要臉的是怎麼威逼利誘她這麼踏實努力的小員工。

門開著,馮組長也才收斂一些,剛剛想準備站起來又回坐回了座位上。

“你不來也可以,記住我這句話,我看中的人,就冇有逃的過的,有我在傅氏集團一天,你就一天冇有好日子過。”

溫淼淼看著馮組長那惡狠狠的眼神,就好像把她生吞活剝了一樣。

她不知道為什麼會這樣,結婚想要安安穩穩的過日子難,現在想安安穩穩的上班還是很難,她這是天生的炮灰體質,走哪兒被人轟到哪兒。

受了委屈也冇處說去,遇到困難連個能伸手的都冇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