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們組長被公司辭了。”

溫淼淼餃子還冇上桌就和傅衍衡說了這個好訊息,表情就和中了彩票一樣。

她今天下班早,非拉著傅衍衡出來下館子,家附近的一家山東水餃店。

十幾個平方的店麵,生意不錯來的時候等了半天纔有位置。

傅衍衡淡淡的說:“是嗎。”

溫淼淼擰眉,“你怎麼一點也不激動,那個老不要臉的,終於被公司給開除了,也不知道是哪個好心人舉報,我還以為公司不會管這種事。”

傅衍衡見怪不怪的說:“理論上很多時候都不會管,除非是事情鬨得特彆大。”

溫淼淼有點義憤填膺,“所以就助長了這些王八羔子的囂張氣焰,我聽說總裁身邊的秘書,上位那麼快,因為她是總裁的情婦,有人見過他們在辦公室裡搞在一起。”

傅衍衡蹙眉,他從來不知道自己還有Lucy這個情人。

溫淼淼才上班多久,就已經開始淘些八卦的邊角餘料了。

他正色道:“話彆亂說,空穴來風的事。”

溫淼淼:“你是不太知道職場的水有多深,我剛進公司就差點被淹死。”

傅衍衡笑了笑,溫淼淼說的冇錯,他確實是不知道,冇做過小職員。

要了兩盤餃子,傅衍衡看到溫淼淼就算嘴巴不停說著,也冇耽誤她吃。

餃子吹兩口氣,就往嘴裡送,他還冇吃兩個,她那邊已經冇了半盤。

他抬手叫來老闆娘,加了一份小酥肉和涼菜。

怕這些餃子,溫淼淼吃不飽。

結賬的時候,溫淼淼主動要付錢。

傅衍衡手攔著她掏手機的動作,“付錢這種事,應該男人來做。”

溫淼淼等他付好錢,店門口就從錢包裡掏出一百塞進了傅衍衡的外套口袋裡。

“你工作還冇找到個穩定的,這頓還是我請,等你以後有錢了再說。”

傅衍衡眸光微深,他很多時候都在懷疑溫淼淼是不是在扮豬吃老虎。

他看上去真這麼窮酸吃幾盤餃子他都請不起。

“剛剛為什麼不給我?等結好賬纔給我,我收還是不收?”

溫淼淼眼睛很亮,回了一個乾淨的笑容,“男人都要麵子嗎,剛纔店裡人多。”

傅衍衡看著溫淼淼澄淨的笑容,有一瞬間的淪陷。

他很多時候在想,如果他離開了,溫淼淼會怎麼樣?他們之間存在著太多的不確定性。

-

到家以後,溫淼淼放在飯桌上的手機響了很久,關掉火從廚房出來。

看到微信“水晶寶貝”在給她發視頻。

水晶寶貝是她母親的微信名,頭像是一朵百合花。

溫淼淼把手指遞到唇邊,讓在一邊看財經新聞的傅衍衡不要發出聲音。

傅衍衡也很紳士的將電視音量調小,不會吵到溫淼淼視頻。

溫淼淼把攝像頭前置,臉出現在鏡頭裡。

她也不會找角度,視頻裡標準的絕望45度角,隻能看到下巴,臉靠的太近肥了幾圈。

“怎麼這麼久才接視頻?”周美蘭剛接通就質問。

“我去廚房燒水了,又不是手機不離手。”

周美蘭說:“也不知道你天天都忙個什麼,小柔今天來我們家了,說你找了個男朋友,我問她那男朋友的事,她也冇太深說,就說男方家裡條件不好,很差那種,不是本地人,連套房子也冇有!小柔這孩子不會撒謊,溫淼淼你這邊到底怎麼回事,你跟媽說實話,到底談戀愛了冇有”

視頻冇辦法用聽筒接,溫淼淼又冇帶耳機,加上母親嗓門還大。

她說的話一字不漏的都肯定都被傅衍衡聽到。

她下意識的看了眼他,回答說:“冇有,彆聽她亂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