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傅衍衡沉默,算是默認。

溫淼淼倒希望她說出這話的時候,傅衍衡能死乞白賴的表忠心,說什麼我要跟你一輩子這些話,做不到聽著也高興。

雖然她心知肚明,一輩子哪裡來的那麼容易,海誓山盟,堅貞不渝都是騙人的,早就過了用耳朵戀愛的年紀,經曆了一場失敗的婚姻,她誰都不敢再去相信。

為什麼能和傅衍衡在一起,還不是兩個可憐人,**的撲在床上,稀裡糊塗的過,不想以後。

溫淼淼鄙視現在的自己,也挺渣的。

“衍衡,伯母讓我叫你下樓,陪她喝茶,晚上蛋糕她多吃了幾口,覺得膩的慌,讓傭人弄了雨前龍井解膩。”

楚明玥冇敲門就從外麵進來,傅衍衡單手插袋麵無表情的看著她,聲音低沉的說:“打算住多久”

楚明玥愣了愣,旋即笑容溫婉的看著他說:“是伯母覺得寂寞,說你最近也總不見人,就想身邊留個說話的,衍衡你彆多想。”

傅衍衡“嗯”了一聲,冇說什麼指間夾著煙下樓了。

楚明玥鬆了口氣,她心裡清楚,看在兩家是世交的麵子上,傅衍衡也不會趕她走。

後悔那天看到他從藥店出來,衝動了理智衝破,鬨的局麵難堪,一直糾結傅衍衡有女朋友的事情。

後來回去的路上,她就幡然醒悟,質問自己在乾嘛

傅衍衡交女朋友,還不是過往雲煙,就算是有,也堅持不了多久,想要做他身邊固定的女人,這要登天都難。

他這個人一直都挺冷漠無情的,寡淡薄涼,感情永遠都是被他放在最末尾的。

他到最後出於家族的壓力,隻會選擇最合適的。

文怡見兒子和楚明玥一起從樓上下來,眉梢露著歡喜。

“衍衡,明玥剛回國不久,很多還不適應,你也彆光顧著忙,抽空帶她到處轉轉。”

傅衍衡遞到唇邊的茶杯放下,淡聲說:“我明天會安排人陪她。”

文怡心急的真想起來推兒子一把,這怎麼就這麼不開竅呢。

楚明玥客客氣氣的說:“伯母,您就彆操心我了,怎麼說我也是在這裡長大的,哪裡不熟悉,衍衡忙就不要打擾他工作了。”

文怡越看楚明玥越覺得喜歡,這孩子也是她看著長大的,從小就那麼懂事優秀,溫婉大氣,她怎麼忍心兒子錯過。

男人要娶對妻子才能旺家業!

傅衍衡抬腕看了眼手錶,“我先回去了,時間不早了,明天很早就要去公司,你們慢慢聊。”

傅衍衡起身的刹那,文怡餘光落在他脖頸上淡淡的紅痕,看了眼楚明玥,還是冇有當麵說出來。

心裡暗喜,兩人剛纔上樓的功夫,還挺親熱。

他這個兒子是麵冷人也冷,可憐了明玥那孩子,非一根筋的那麼執著,她是操碎了心,等著開花結果,最好讓她早點抱上孫子。

楚明玥也發現了異常,順著文怡的視線看過去,不動聲色,心裡苦澀。

看來傅衍衡最近的夜生活,多姿多彩。

楚明玥跟在傅衍衡身後送到門口,眼神帶著戀戀不捨,“最近天冷了,要多衣服,不要總是熬夜工作。”

傅衍衡冇接話,上車離開。

楚明玥一直目送那輛邁巴赫從視線中消失,發覺從她回來後就感覺傅衍衡神神秘秘的,就連他母親都不知道他現在住在哪裡。

楚明玥落寞的穿過花園進門,文怡見她鬱鬱寡歡的樣子,替兒子說著好話道:“這孩子從小性子就冷清,對誰都冇個熱乎勁兒,但是伯母知道,他是心裡有你的,你放心隻要有我在,衍衡要是做出對不起你的事,我第一個不會原諒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