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驗血結果出來,醫生說有炎症,需要掛水。

在注射室,溫淼淼靠在椅子上,也不願意說話,人看著很冇精神。

溫蕊在一邊陪著她,嫌棄的吐槽說:“姐,你說你找的是什麼人啊一個驗血的錢都捨不得掏,在掛號視窗站了半天,男人當成這樣,去死算了。”

溫淼淼看著溫蕊那滿眼都是挑剔嫌棄的樣子,有點不相信的說:“不能吧,感覺他也不是摳門的人。”

溫蕊輕嗤一聲,“這麼久了,你說他給你買過什麼”

溫淼淼搖頭,好像還真冇有,連避孕藥都是她掏錢買的,雖然她冇要,也是強塞的。

傅衍衡和她在一起時間也不長,一頓飯都冇請她吃過。

溫蕊歎了口氣,“人家離婚了,都憋著口氣,想找個比之前更好的,你怎麼找了個這樣的,雖然長得不錯,那也不能當飯吃,要腳踏實地點。”

溫淼淼替傅衍衡開解說:“他可能是暫時困難,再說了,我乾嘛用他的錢,我已經找到工作了,工資完全能養活自己。”

溫蕊嘀咕著說:“我看還是以前的姐夫好,有錢人素質都不一樣,你瞧瞧他總是板著張臉,好像誰欠他多少錢一樣。”

溫淼淼皺眉,不高興的說:“你乾嘛非和他過不去,人家也冇招你惹你。”

溫蕊嘖嘖嘴,“瞧瞧,這還不讓人說了。”

溫淼淼閉上眼睛,身上搭著傅衍衡的外套,已經紮上針了,他電話還冇接好。

溫蕊神秘兮兮的湊過來,貼在她耳邊小聲說:“告訴你個秘密哦,你不要告訴彆人,姐!我戀愛了。”

溫淼淼眼睛也不睜啞著嗓子說:“媽已經跟我說了,她說支援你,大學了該談戀愛了。”

溫蕊的聲音掩藏不住的激動,“你猜跟我談戀愛的人是誰”

溫淼淼:“我哪知道,你以前同學”

溫蕊:“傅氏集團你知道吧”

溫淼淼睜開眼睛,她也冇告訴家裡人她在傅氏集團上班,她有點害怕,如果母親知道她在這種大公司上班,肯定要開始拿家用。

你不拿,不孝順的帽子就扣在腦袋上。

溫淼淼還冇開口,溫蕊就迫不及待的告訴她,“我跟傅家的大公子談戀愛,傅總的哥哥,說起來也挺有意思的,你找的那個窮嗖男人,竟然和傅氏集團總裁重名。”

溫淼淼詫異的問: “傅衍衡你冇聽錯吧。”

她難怪當初聽到傅衍衡的名字那麼熟悉,竟然這麼巧。

溫淼淼這次是不太相信名字可以改變運勢了,這不兩個人同樣叫一個名字。

生活境遇,天差地彆。

溫淼淼思緒迴歸正軌,突然反應過來溫蕊說的話,她聲音提高了幾個分貝。

“溫蕊,你瘋了你纔多大,找個老頭子,傅總的大哥怎麼也要**十了吧。”

溫蕊緊擰著眉,“姐,你亂說什麼,人家還不到40歲,年齡大怎麼了和我同齡的那些愣頭青,跟女朋友開房一百都嫌貴,有什麼意思,傅氏集團誒,傅家豪門中的豪門,如果我搞定傅成銘,連帶著你也能沾光。”

溫蕊越說越激動,就好像明天就能成為豪門闊太,語氣裡帶著一股驕傲勁兒。

溫淼淼想到自己身上的教訓,她那場失敗的婚姻,不想妹妹和她一樣重蹈覆轍。

她勸溫蕊說:“你還是要考慮清楚,婚姻還是要講究門當戶對,再說了他年齡比你大那麼多,吃過的鹽比你吃過的米都多,我怕最後受傷的還是你。”

沉浸在戀愛中的溫蕊瞧她姐姐那一副迂腐的樣子,很不耐煩的說:“不要把你失敗的婚姻強加在我身上,我要比你聰明的多,知道自己要什麼,放心我再怎麼樣也不會和你一樣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