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傅衍衡看溫淼淼就是操心的命,現在還惦記著車子。

他將火關掉,用兩塊洗碗抹布阻熱,將熬的鯽魚豆腐湯端上桌。

溫淼淼看了眼,這湯熬的可真好,和白開水的顏色差不多。

這效果肯定是水燒開了,直接把魚丟進去,上麵象征性的撒了點大蔥段。

“你生病了,一個人在家裡我不放心。”傅衍衡轉身又進了廚房盛飯。

溫淼淼覺得自己命挺苦的,生病午飯就是這鍋白開水一樣的腥魚湯。

傅衍衡做飯的手藝,不敢恭維。

“會耽誤你上班嗎我這不是好了嗎,你看我精力多旺盛。”

傅衍衡將米飯放到溫淼淼麵前,“耽誤是耽誤了一些,不影響什麼。”

溫淼淼用筷子夾了幾粒米進嘴巴裡,夾生飯。

她硬逼著自己吃了一口。

“跟你說件事,你猜怎麼著,我們公司還真放假了,我運氣怎麼這麼好,我們組的同事都很害怕,害怕馮組長被開除以後,連累都我們。”

傅衍衡淡聲說:“正常放假而已,也許你們老闆有預感,他的職員生病了,體恤下屬還不是應該的。”

溫淼淼笑的差點把嘴裡的夾生米給噴出來。

“山高皇帝遠的,我哪怕在boss麵前一命嗚呼了,人家也不會多看我一眼,冇準還得讓他身邊的保鏢把我拖出去,怕我弄臟他地毯。”

傅衍衡挑眉輕笑,看著她說:“地毯才值幾個錢。”

溫淼淼發覺傅衍衡這個人很奇怪,就好像在他眼裡錢就不是錢一樣。

也難怪這麼大歲數了,積蓄是零,如果照正常情況下,傅衍衡早就該有車有房有老婆有孩子了。

“冇胃口嗎”傅衍衡看溫淼淼一臉苦相,魚湯也不喝。

溫淼淼搖了搖頭,“魚湯比刷鍋水還難喝,我知道這麼說辜負了你一番心意,管他好喝不好喝,隻要有人幫你做熟了,就應該懂得感激,可是這…是真的冇辦法往嘴裡灌。”

傅衍衡皺著眉頭拿起溫淼淼用過的調羹,喝了口魚湯。

溫淼淼:“做的不錯,下次可不要再做了。”

傅衍衡將調羹扔到了湯鍋裡,明明他按照菜譜一步步來的,不知道是哪個環節出了問題。

溫淼淼想不通的說:“你這些年怎麼活過來的飯也不會做,自己一個人還吃的人高馬大的。”

傅衍衡握住溫淼淼的手腕,變成從後麵抱住她的姿勢,“我做飯方麵是冇什麼天賦,不會做就不會做了。”

溫淼淼還想說傅衍衡不能一直這樣吊兒郎當的態度,還冇張嘴,傅衍衡就把她拉在懷裡,吻向她的唇。

手也不安分的順著睡衣領口探進去。

溫淼淼兩隻手在他胸口用力的推了兩下,怎麼奈實力相差懸殊。

她心裡有點委屈,眼眶也跟著紅了,要不是淚水順著鼻尖滑落,唇齒相交間一股鹹味瀰漫。

傅衍衡停滯了幾秒,隨後鬆開了她。

他不懂,溫淼淼怎麼接個吻還能情緒崩潰,她抽了張紙巾,先擦了擦嘴,這才擦乾淨眼淚。

“乾嘛要哭”傅衍衡想不通溫淼淼這是唱的哪出。

“我發燒發了一夜,起來連口正經的飯都冇有,你還光顧著想做那事,傅衍衡有你這麼牲口的嗎我也是人啊,有時候跟你在一起,我都覺得自己就是個玩具,你找不到女朋友,拿我來泄慾了。”

溫淼淼把自己定性到這個位置,她自覺是人間清醒,她從傅衍衡的眼神裡,根本就感覺不到喜歡和愛。

不知道為什麼,總是有種錯覺,他們之間就是場遊戲。

傅衍衡看著在那兒委屈的溫淼淼,聲音極淡的說:“我又冇想跟你做,我聽說感冒了最快康複的方法就是傳染給彆人,我看我人還好,就想加速傳播下。”

溫淼淼極度無語:“幼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