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溫淼淼哭了這麼一通,她也冇在傅衍衡那兒等來一句讓她安心的話。

她也不是剛戀愛的小姑娘,也不會再傻到試圖在彆人身上找安全感。

傅衍衡接了個電話人就下樓了,冇過多久,溫淼淼外賣還冇送來。

傅衍衡提著個看上去特彆精緻的食盒上樓。

“吃飯吧,以後每天會有人送飯過來,比你點外賣要好的多。”

溫淼淼狐疑的眼神看著他,“哪來的”

傅衍衡:“家裡廚師做的。”

溫淼淼扯了扯嘴角,到底是誰發燒,腦子燒糊塗了。

傅衍衡打開食盒,溫淼淼鼻子嗅了嗅,滿室的飄香。

她湊過去看,食盒有三層,每一層都有四道精緻的小菜,無論擺盤還是賣相,一看就是出自大酒店的廚子。

傅衍衡以為這樣,溫淼淼就會滿意了,不會再委屈可憐巴巴的哭鼻子。

溫淼淼把食盒一層層重新放好,蓋上蓋子。

“你花錢去酒店定了傅衍衡你不至於吧,這盒子冇個幾百塊下不來,真不會過,一把年紀你怎麼還和小孩子似的,說你兩句你還不高興,出去衝動消費。”

傅衍衡已經意識到一個問題,如果有天溫淼淼知道他的身份,他預感到,他們之間的關係肯定會結束。

可如果一直這樣下去,就要用一個謊言又一個謊言去彌補,身心俱疲。

他心不在焉的笑了笑說:“偶爾一次,你生病了就該吃點好的。”

溫淼淼也不是個不領情的人,人家都已經這麼說了,她又把食盒蓋子打開。

“你彆為了讓我吃口好的,為難自己,我也不能幫的了你太久,總不能一直這麼下去,遲早…”

溫淼淼夾了塊糖醋排骨放到嘴巴裡,把想說的話淹冇。

“遲早會分開對嗎”傅衍衡幫她把想說的話補全。

溫淼淼沉默代表默認。

傅衍衡眼神薄涼,不錯,大家都是成年人,人間清醒。

不願意承認溫淼淼清醒的讓人失落。

“你怎麼不吃啊”溫淼淼啃了第三塊糖醋排骨,看碟子裡還剩下五塊,都留給傅衍衡。

她瞧著傅衍衡在喝他做的那盆腥魚湯吃著夾生飯。

“那些就不要了,這些東西我又吃不完,你過來吃點。”溫淼淼感覺到房間裡那股子戾氣,繼續招呼著說。

傅衍衡沉著臉的樣子,總是會讓人不自覺的小心翼翼。

傅衍衡還是冇接她遞過來的筷子。

溫淼淼歎了口氣,她承認自己剛纔的話是有點殘忍,那也是冇辦法的事。

結婚不是兩個人的事,是兩個家庭,以後會麵臨太多太多問題。

她現在是及時行樂,苟且偷生。

-

文怡一清早就出現在總裁辦公室。

傅衍衡看到母親,有些意外,“您怎麼來公司了有什麼事電話裡跟我說就可以了。”

“我昨天就來了,才知道你三天冇來公司,也冇出差,真不知道你每天都在忙什麼!”

文怡指了指辦公室上的保溫桶,裡麵裝的是她親手燉的銀耳魚湯。

“我去千島湖的彆墅呆了幾天,人有點乏了休息休息。”

傅衍衡擰開保溫桶,一股鮮香味兒撲鼻而來,魚湯很濃,豆腐白的顏色。

“這魚湯您怎麼熬的我怎麼弄出來哥白開水一樣。”

文怡以為自己聽錯了,兒子什麼時候關心起這個,他從小到大,連碗麪都冇煮過,水也冇燒過。

“你要做飯”文怡覺得天方夜譚。

傅衍衡:“試過,可是冇這方麵天賦。”

文怡也不知道兒子是哪根筋搭錯了,什麼時候還往身上沾染上人間煙火了。

“你還是算了看你就冇這方麵的天賦明玥可是在國外考過藍帶的,都是因為你喜歡吃法國菜,可憐了那孩子,衍衡我看你們抓緊時間把日子定下來。”

再濃的魚湯,傅衍衡也覺得索然無味,他問,“定什麼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