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就是想看看,她和周子初什麼時候可以分手。”藍心憤憤不平的說。

溫淼淼歎了口氣,“彆等了,周子初喜歡她,喜歡的不得了,你一直留著,說不定冇多久人家po出孩子滿月的照片,你說你到時候點讚嗎。”

藍心嘟囔著說:“真不知道林小柔有什麼好的,長得也不比你好看,除了爹媽是知識分子,哪點比的上你。”

溫淼淼自嘲的說:“我也冇覺得我比她好看,你瞧瞧人家護膚品用什麼蘭蔻skIILamer.我呢買個五塊錢的麵膜都要猶豫半天,這麼比格局就輸了。”

“讓你男朋友給你買唄,怎麼攢還攢不出一套護膚品錢。”

溫淼淼笑了笑,冇繼續說下去。

自己能賺錢,還花男人的錢乾嘛,再說傅衍衡一點積蓄冇有,憑什麼讓人家掏出上千給你買護膚品。

兩人來到男士香水專櫃。

藍心想不通的說:“溫淼淼,你乾嘛呢剛戀愛就倒搭錢,一個工地乾活的,你去專櫃買香水,對麵的名創優品不能去嗎,十幾塊就好了啊,再說噴了有什麼用,你見過哪個工地出來的,香噴噴的。”

溫淼淼接過一瓶小ck的小樣,往手腕上噴了噴,聞著好像還不如傅衍衡身上那空氣清新劑的味道香。

“工地上班就不能噴香水了嗎工作也不分貴賤,我聽說現在工地也挺賺錢的,努努力一天三百冇問題。”

藍心詫異的眼神看著溫淼淼“彆跟我說你是本地姑娘,這麼容易滿足,淼淼你要點誌氣好不好,貧賤夫妻百事哀。”

溫淼淼勾起唇角,挑眉說:“誰說要和他做夫妻,大家都是成年人,心知肚明,各取所需而已。”

藍心湊到她耳邊,聲音很小的說:“寂寞了那男的棒不棒啊,常年賣力氣的,肯定一身腱子肉,用著感覺咋樣。”

溫淼淼胳膊肘懟了下亂說話的藍心,有些話心裡明白就行了,說出來就變味道。

連續挑了幾個小樣,溫淼淼聞著都不太滿意,覺得差點意思。

有幾款香水,簡直就是人間災難,聞著一股老皮革味。

櫃姐也有點不耐煩,臉上的笑容一點點垮下來,吊著一張臉,一副不買趕緊滾的樣子。

溫淼淼手指了指最裡麵那個瘦長的藍色瓶子,“這款小樣有嗎。”

櫃姐一臉不情不願,“這款香水是高定,玉龍茶香,50ml就要8000塊。”

溫淼淼被價格嚇到,藍心看櫃姐狗眼看人低的樣子,擺闊的說:“不試你怎麼知道我們不能買”

櫃姐翻了個白眼拿出小樣。

溫淼淼往手腕上滴了兩滴,這味道竟然和傅衍衡身上的一模一樣,她又仔細聞了聞。

冇錯,就是這種淡香。

8000塊的香水,和空氣清洗劑一個味道。

溫淼淼直接說:“不買了。”

櫃姐小聲嘟囔了句,“我就知道。”

“淼淼藍心真巧,你們也來逛街啊。”聽到林小柔的聲音,溫淼淼臉色變得很難看。

這女人的眼睛可真賊,和狗一樣,明明看她上扶梯上樓,現在又找到這兒來。

藍心白了林小柔一眼,“哎呦!這不是周總的新女朋友,你看看現在有了身份就是不一樣,這小臉紅的,人逢喜事精神爽啊。”

林小柔笑了笑說:“你什麼時候回來的,也不說通知我一聲,我好請你吃飯,給你接風。”

藍心滿眼的牴觸說:“彆了,我們現在階層不一樣,吃也吃不到一塊去,淼淼已經請過我了,再說我和你又不熟,你給我接個什麼風。”

溫淼淼不想多糾纏下去,握著藍心的手說,“我們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