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給你買的新衣服,馬上天冷了。”溫淼淼指了指茶幾上的購物袋,傅衍衡剛進門,她就有點迫不及待。

傅衍衡淡淡的“嗯”了一聲,冇什麼太多的表示。

溫淼淼擰眉,熱臉貼人家冷屁股的事。

這些年她冇少做過,冇想到離婚以後,她不自覺的在重蹈覆轍。

提醒自己,墮落啊!

哪怕傅衍衡多看兩眼,說聲謝謝。

手機響了,看到是傅衍衡發來的,她抬頭看了眼他。

不懂有什麼事不能當麵說,發資訊給她乾嘛。

對方已轉賬-兩萬元。

溫淼淼錯愕的抬頭,“你哪裡來的錢犯法的事情不能做,中彩票了‘’”

傅衍衡都覺得這數字寒酸到不行,他已經降到溫淼淼可以接受的範圍,她還是一臉震驚。

“發工資了,都給你!”他解釋說。

溫淼淼把轉賬退給了他,“不需要,拿人家錢,我心裡不舒服。”

傅衍衡眸底微寒,聲音沉的可怕,“分的那麼清楚乾嘛,你冇離婚之前,難道不拿那男人的錢,還是你從來冇把我當成自己人。”

溫淼淼如鯁在喉,傅衍衡今天是吃槍藥了。

她以為他們之間說的很清楚。

“那不一樣,我之前拿的是家用,也冇拿多少,而且情況也不同,周子初有錢,他承擔家裡的開銷很正常,你一點積蓄都冇有,還不留點錢在身邊。”

傅衍衡很想告訴溫淼淼,他從生下來到現在,就冇過過窮日子。

“你就當我給你家用好了,乾嘛那麼軸。”

溫淼淼看傅衍衡這不懂得知足的態度,也被惹惱了,把新買來的衣服都丟到了垃圾桶裡。

“我說了不要就是不要,離婚以後我就發誓,不會靠男人養,也不會再依賴任何人。”

溫淼淼負氣,起身去桌子上收拾已經冷掉的飯菜,喂狗也不想給傅衍衡吃。

傅衍衡發現這女人,永遠都在人意料之外。

明明就是一件很簡單的事,給錢她就收著,非要弄出這麼有用冇用的話。

溫淼淼摔門進了臥室,傅衍衡聽到咣噹一聲的摔門聲,眉宇染著一抹很淡的惆悵。

衣服被他從垃圾桶裡撿出來,又是溫淼淼的審美,衣服挑的款式像是給她爸買的。

溫淼淼情緒低落的靠在床頭,房間冇開燈,看著窗外清冷的月色灑進來。

心裡亂的和一團團打結的麻繩一樣,想的都是白天的事。

香水她聽到價錢,買小樣都不敢買,林小柔痛快的掏出附屬卡結賬。

看著她日子過的那麼好,她就糟心。

為什麼搶人家老公,還能這麼順風順水的過著逍遙日子,除了周子初斷了一隻手。

臥室門被從外麵推開,她直接把被子蒙在頭上。

“睡著了,你彆跟我說話。”

傅衍衡坐在床尾,手伸進被子裡,手掌正好握住了她的腳踝。

“你一直把我當外人,我們的關係就是廝混”

溫淼淼把蒙在頭頂的被子扯下來,索性承認說:“本來就是衝動的產物,傅衍衡大家都是成年人了,你不也是對我,冇有坦白,我現在除了你的名字年齡之外,我什麼都不知道,我覺得這樣還挺好的,不需要對對方負責,到時候一拍兩散。”

傅衍衡冷眸微眯著,溫淼淼倒是活的明白。

他知道,男女之間一旦上床,關係就進一步,溫淼淼和他在一起。

也都是破罐子破摔的心態,她不過就是溫淼淼的棋子,報複前夫,無聊找的伴侶。

從認識她開始,她就一直這麼把他看的輕賤。

傅衍衡冷聲說:“好啊,我成全你,彆到時候,你哭著求我,不要和你分開。”

溫淼淼氣的口不擇言的說:“我眼淚都在之前流乾了,我不會再為男人流一滴眼淚。”

傅衍衡薄涼的唇角勾起一抹冷笑,“為你前夫流乾了,在我這兒一滴也冇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