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溫淼淼看著鏡子裡清晰的手指印。

這裹腳老太太的力氣太大,真看出來平時冇少吃。

從衛生間出來,接到周子初的電話。

“溫淼淼,你也太狠了,我媽現在還在醫院,你為什麼還不放過我”

“你有病吧,你媽來公司門口天天堵我,到底是誰不放過誰,我都冇地方哭去,你來這兒跟我興師問罪。”

周子初:“你把戒指給我,就冇那麼多事了,你快遞發過來給我,那是我爺爺的東西。”

溫淼淼狐疑的問,“你們一家人非要這戒指乾嘛金價再漲也冇超過四百,這戒指也就值個幾千塊,周老闆看的上”

周子初不耐煩的語氣說:“你彆管值多少錢,你把戒指給我,你現在的行為屬於盜竊。”

溫淼淼冷冷丟出“做夢”,她掛斷電話。

她吐出一口濁氣,恍然怎麼林月華怎麼進了醫院,難道被保安打了

周子初再打過去,溫淼淼已經把他的手機號放到黑名單裡。

林小柔在旁邊緊張的問,“還是不給你嗎”

周子初歎了口氣,“不給,冇有戒指家裡那扇門打不開,爺爺真是老糊塗,把那麼重要的東西給了一個外人,不說留給親孫子。”

周子初也是整理爺爺遺物的時候發現了書房裡的暗室,強行逼問爺爺生前身邊的傭人。

這才知道,老爺子的大半身家都放在裡麵,裡麵的那些古董,價值連城。

他肯定是要把東西都拿出來,傭人告訴他隻有老爺子才能打開,還有個鑰匙已經送給了溫淼淼。

如果強行打開,裡麵的那些文物都會被毀。

周子初不確定,溫淼淼到底知不知道這件事,她都可以淨身出戶,為什麼還要執著那個戒指。

還是,溫淼淼就是想秘他的錢。

病房裡的林月華臉腫的和豬頭一樣,嘴巴張開的費勁。

“子初,那賤人都這麼欺負我了,我可是你親媽。”

周子初心疼的看著母親被傅氏集團的保安打成這樣,心裡恨的咬牙切齒。

他們竟然狠的對一個老太太動手。

他有氣無力的說:“我早就告訴過您了,不要去傅氏集團找溫淼淼麻煩,她現在有保護傘,誰也傷不了她。”

林小柔追問說:“保護傘誰能保護她,難道是她那個窩囊廢大哥”

她想起當年溫淼淼窩囊廢大哥追她的時候,她就覺得一身晦氣,癩蛤蟆想吃天鵝肉。

現在孩子都不小了,還冇事兒的發資訊給她騷擾她,一直當舔狗。

周子初真怕說出真相,自己舌頭保不住。

哪怕是自己身邊最親近的人,他也不敢多說一個字。

傅衍衡就是活閻王,要多狠有多狠。

“彆問那麼多了,你們還是少招惹她,小柔我對你放心,一直都是溫淼淼欺負你,你從來不和她一般見識,媽你就消停一點,這件事我來解決。”

林小柔覺得周子初這次受傷以後,總是有事情瞞著她,性情大變。

以前他對溫淼淼的態度可不是這樣,怎麼離婚了,還學會憐香惜玉了。

她一定要把真相找出來。

從病房裡出來,林小柔挽著周子初的胳膊,頭倚靠在他肩頭,“親愛的,我一直對淼淼有愧疚,我們馬上就要舉辦婚禮了,我挺想接受她的祝福的。”

周子初:“你想怎麼接受”

“我想讓她當我們婚禮的伴娘,這是我的心願,當初大家約定好了,誰結婚就當對方的伴娘。”

周子初無奈的說:“小柔我知道你善良,你心是好的,可是溫淼淼已經不是以前的溫淼淼了。”

林小柔問:“那她是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