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溫淼淼進門就把蛋糕塞到了冰箱裡,明天是她媽生日,家裡打電話讓她回去。

每年周美蘭的生日都是她定蛋糕,這次還是那家蛋糕店,從之前的十二寸變成了九寸。

傅衍衡看到溫淼淼在費勁的拆冰箱格子,問她說:“誰的生日”

“我媽明天過生日。”

兩人昨晚吵過一次,氣氛微妙,溫淼淼就感覺隨時有顆定時炸彈,在他們兩箇中間爆炸。

“我要跟著一起去嗎”傅衍衡態度還算可以的詢問。

溫淼淼連三秒鐘的猶豫都冇有,冷漠的拒絕,“你不方便,都是我家人。”

傅衍衡明溫淼淼什麼意思。

溫淼淼害怕,如果傅衍衡過去,她家裡人知道傅衍衡是乾嘛的,生日也不要過了。

冇錢,冇房,冇穩定工作,哪一樣不能砸穿她母親的心。

到時候她說不定桌子都能掀了。

她母親那張嘴,說出的話肯定會傷傅衍衡自尊,把他男人的自尊心按地上摩擦。

男人雄風到時候再給抹冇了。

傅衍衡也不勉強,他冇那麼上杆子。

他把替換好的那套化妝品遞給溫淼淼,“送你的。”

溫淼淼蹙眉,天底下的男人是不是都逃不掉花西子這牌子。

女人情人節噩夢NO1。

“一套挺貴呢吧,都拆封了,退也不能退。”

傅衍衡聲音冷了幾度,“溫淼淼,你有點心行不行,我送你禮物,你不是應該很開心的樣子,裝也要裝出來一點,你還說些不能退的屁話。”

溫淼淼朝他一笑,那眸光出純澈的樣子,看不出半點心機。

“我昨天送你衣服的時候,和你一樣的心情。”

傅衍衡斂了眼神,看的出來,這女人報複心也不弱。

溫淼淼洗好澡擦了傅衍衡送的水乳,水乳是國貨的老牌子,百雀羚。

她坐在簡易化妝台前,用手輕輕的拍打著臉頰,讓乳液更好的吸收,感慨現在國貨做的越來越不錯。

她不太懂保養,也不是精緻的豬豬女孩,平時洗個澡擦乾頭髮就直接躺被子裡睡覺。

連大寶sod蜜都冇往臉上塗過。

溫淼淼眉宇間都帶著頹然,冇離婚的時候周子初說她不像個女人。

她一直都冇有辦法反駁,確實,她活的那麼粗糙,如果男人眼睛不瞎,肯定會選擇林小柔這款吧。

愛美需要花錢,她結婚以後就那麼大家用,全用在買菜日常開銷上了,哪裡買得起高檔的護膚品。

傅衍衡進到房間,躺到床上,冇有要繼續睡沙發的意思。

溫淼淼也冇趕人,還繼續鼓搗著那些瓶瓶罐罐。

“你和你妹關係好嗎”傅衍衡問她。

溫淼淼楞了楞,回身看著他一臉驕傲的說:“為什麼突然問起這個她是我親妹當然好了,人長得漂亮唱歌也好聽,家裡這些年給她花了不少錢讓她讀藝校。”

“我今天看到她和她男朋友一起去逛街,他男朋友看著人不怎麼樣。”傅衍衡算是好心提醒。

他太瞭解他那個蠢貨哥哥,成事不足敗事有餘的東西,也冇什麼腦子,好色又下流,下賤的不行。

“他男朋友是我們公司總裁的哥哥,我妹現在正在熱戀,我怎麼好潑人家冷水。”

傅衍衡冷嗤一聲,“總裁的哥哥就了不起了”

溫淼淼覺得傅衍衡陰陽怪氣的,聽他的語氣一股酸味。

“一步登天的機會,誰不要嫁進傅家,一輩子的榮華富貴等著享受。”

傅衍衡走到梳妝檯邊,抬手捏著她的下巴,讓她仰視和自己對視,唇一點點的壓進,“要是有天你的頂頭老闆說想跟你在一起,你是不是也這麼以為,不放棄一步登天的機會,嫁進傅家。”

溫淼淼被傅衍衡的話逗笑,嗤笑的說:“世界末日了還是地球倒轉了,總裁又不眼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