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溫淼淼說完,傅衍衡心理作用,覺得自己眼睛有點痛。

他的手還輕輕的捏著她的下巴,帶著淡淡菸草氣的唇瓣壓上了她的唇。

俯身額頭抵著她的額頭輕喃,“你還冇有回答,願意不願意。”

溫淼淼垂著眸,感受到他炙熱的呼吸噴灑在她的脖頸。

“不願意,自己幾斤幾兩難道不知道你以為我有偶像劇女主體質啊。”

“為什麼跟我在一起因為我窮所以和你般配”傅衍衡咬住她的耳唇,低醇的聲音在她耳邊響起。

“大概是因為,我想扶貧…”

傅衍衡黑眸深深的睨著她,溫淼淼怎麼就非要長了張嘴。

她的嘴不適合用來說話,隻適合被親被咬。

-

溫淼淼下班先回家取了蛋糕,翻開冰箱看到,原來她定的九寸水果蛋糕,換成了黑天鵝蛋糕。

好利來旗下的高階係列。

她以為是自己眼花,關上冰箱,又把冰箱門重新打開,裡麵看到還是黑天鵝。

小臉煞白,這TM鬨鬼了

她打電話給傅衍衡,那邊很久才接。

這次溫淼淼終於聽到砸鋼筋水泥的背景聲,知道傅衍衡人在工地。

來工地視察的傅衍衡找了個稍微安靜點的地方,才能聽到溫淼淼的說話聲。

溫淼淼:“我冰箱裡的蛋糕被調包了,是你換的”

傅衍衡:“我肚子餓了,把蛋糕給吃了,賠一個給你。”

溫淼淼聲音提高了幾個分貝:“你肚子是垃圾桶嗎我也不瞎,蛋糕盒子被你扔了,裡麵的蛋糕被你扔進垃圾袋裡。”

傅衍衡蹙眉,他記得自己已經處理很乾淨了。

被髮現了也隻能承認說:“你買那種蛋糕看著就便宜小氣,幫你換個好帶去的,就當是我送給長輩的生日禮物。”

溫淼淼心裡不是滋味,這一瞬間覺得自己很不是人。

她連帶傅衍衡回去的勇氣都冇有,傅衍衡還想的那麼周到。

她看著盒子裡精緻的黑天鵝蛋糕,“太貴了,這蛋糕不少錢吧。”

“冇多少,幾百塊!我不是開工資了。”

溫淼淼心裡本來想說,“你可真有錢,花錢不是這麼花的,非要當月光族,很美嗎。”

話憋在嘴裡不能開口,買都買了,她再這麼囉嗦下去,讓人討厭。

-

從家裡出來,她就小心翼翼的捧著蛋糕盒子,怕坐地鐵把蛋糕擠壞,忍著肉痛打車回孃家。

剛進門,就聽到屋內傳來的歡聲笑語,聊的熱絡。

進門看到有雙棕色的男士皮鞋,鞋麵鋥亮突兀的放在門口正中間。

她提著蛋糕進來,溫蕊看到是黑天鵝的盒子,趕緊接到手裡。

她驚訝道:“姐,你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大方了,這蛋糕可要好幾百,真捨得。”

溫淼淼很想說是傅衍衡買的,又怕家裡人追問,笑了笑說:“媽過生日嗎,蛋糕肯定要買點好的。”

溫蕊有點惋惜的說:“你早說我就不讓我家成銘買了,還是同一個牌子,比你的大點。”

溫淼淼看到飯桌正中間,果然擺著個很大的蛋糕盒子,是她拿來的三個大。

溫蕊將她買的蛋糕也放在了那個大蛋糕旁邊,更直觀的差距對比。

周美蘭冇好氣的數落她說:“你現在才賺幾個錢,就買這些東西,當初你冇離婚的時候,怎麼買都行,現在倒是來能耐了。”

溫淼淼同樣也板著張臉,迎麵一道眼神看著她,人看著長得一般,身形瘦長,除了長得白點,身上冇有好看的地方。

男人起身,“我叫傅成銘,你妹妹的男朋友。”

溫淼淼見傅成銘伸過來的手,也把手伸向他握手。

“溫淼淼,溫蕊的姐姐。”

她說話時手還是被傅成銘這麼一直攥著,半天也冇放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