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奴?!”

趙高看到奴對自己親近的樣子,心中也不由的一陣感動。

上次他們雖然見麵了。

但是時間極為匆忙。

就連陛下和趙浪都冇有太多的時間相聚,就更彆說他們了。

而那次之後,中車府令趙高已經伏誅了。

自己的地位下降,雖然還是在陛下的身邊,但他能夠很明顯的感覺到周圍的變化。

大家都把他當成了隨時會被始皇帝放棄的人。

所以,不會再親近他了。

這些短視的人,卻怎麼知道,趙浪那一聲趙叔的份量?

當然,哪怕趙浪還是像之前一樣對他,但他也必須表現出自己的作用。

而奴,就是他的階梯!

“老師!上次一彆,您又清瘦了許多。

奴這時候關切的說道。

看著奴眼中的真誠,趙高微微感動了一下,然後說道,

“你的眼睛看著我的時候,不要躲閃,距離還可以再近一點,還有握著我手臂的手,要微微用力。

“這樣,看上去纔有誠意。

聽到這話,奴頓時一怔,隨後微微上前一步,握著趙高的手稍稍加了點力氣,極為堅定的看著趙高,說道,

“還請老師教我!”

再次感受到奴的真誠,趙高極為欣慰的點點頭,說道,

“好好好!老夫也算是後繼有人了。

“你且在這裡候著,老夫先去伺候陛下。

奴頓時極為恭順的送趙高離開。

此時,宮殿內。

秦始皇已經換好衣服,正在和嬴陰嫚說話,

“剛剛的話,你也都聽到了。

“浪兒和扶蘇他們之間,總會有一場爭鬥。

“朕要你看著,無論他們爭鬥到什麼程度,他們之間不能有人喪命。

他可冇有指望,這幾人的爭鬥就這麼停下來。

剛剛趙浪都直接動手了,雖然隻是想給扶蘇一個警告。

可這口氣,估計是咽不下去的。

扶蘇肯定會報複,可不管怎麼樣,他們怎麼可能鬥得過,已然有了滅國之功的趙浪?

聽到這話,嬴陰嫚有些遲疑的點點頭,隨後說道,

“父皇,應該不會吧。

秦始皇隻是笑笑,冇有說話。

自古以來,王室之內,兄弟相殘的還少嗎?

雖然大秦的王位傳承,一直都比較順利。

可如今,大秦已然和之前不同了。

不多時,門外就響起了趙高的聲音,

“陛下,公子浪已經住下了。

秦始皇回道,

“朕知道了。

“嫚兒,你先去和亥兒接觸一下,從那裡和浪兒他們會合。

嬴陰嫚點點頭,

“好的,父皇。

想了想胡亥的表現,秦始皇有些不放心的叮囑了一句,

“亥兒近來也有了不少長進,你也有多注意些。

嬴陰嫚這時候笑著回道,

“父皇您就放心吧,胡亥不敢對我怎麼樣,不然阿浪會打死他的!”

看著嬴陰嫚眼睛亮晶晶的樣子,秦始皇勉強的笑了一聲,然後起身離開。

到了外麵和趙高彙合,然後一路朝著趙浪所在的宮殿而去。

此時,趙浪正在有些無聊的躺在床上,閉目養神。

被禁足三天其實也不錯。

他正好休息一下,奔波了這麼久,也難得有這樣的機會。

順便捋一捋之後的安排。

等鹹陽這邊的事情搞定,他就直接去雲夢澤了。

齊地那邊有韓信和蒙毅看著,他是完全放心的。

他擅長小規模的特種作戰,可以利用這種優勢。

等平定了楚地,大秦就可以老老實實的搞發展了。

希望匈奴先彆跳的太厲害。

因為這兩年,因為戰亂,大秦的日子並不好過。

當然,要打也能打。

隻是百姓會極為艱苦。

哪怕他有火藥,可是大軍一動,各種徭役,物資,那都是極大的數字。

北地幾個郡的百姓都還好,戰亂冇有波及到他們。

農家這兩年的持續發力,也有了成果。

再等兩年,哪怕冇有黑火藥,趙浪也有信心,把匈奴按在地上錘!

但問題,還是那個問題。

就算打退了匈奴,可過不了幾年,這些匈奴又會捲土重來。

“嘖,等弄殘了匈奴人,就該把禮義廉幾兄弟送回去了。

“可是找個什麼由頭呢?”

趙浪有些煩躁的想著。

直接送回去肯定不行,豬都知道,這裡麵肯定有問題。

還得像個辦法啊。

正當趙浪微微有些煩惱的時候,門外傳來一陣聲響,

“公子浪,老奴和家主過來了。

趙浪趕緊起身,就看到老爹和趙叔走了進來。

看到老爹身上的便服,趙浪心中微動,喊到,

“爹,趙叔。

聽到趙浪喊爹,秦始皇的嘴角不由的微微上翹了一下,但瞬間壓住。

點點頭,說道,

“怎麼樣,這裡還住的習慣嗎?”

趙浪笑道,

“都不錯,就是冇有莊子上自在。

聽到趙浪提起莊子,秦始皇也微微有些感慨,笑著回道,

“你如今的身份已經不同了,再說了,你正是奮發向上的年紀,卻是不能隻在意那些自在。

趙浪點點頭,

“知道了,爹,您先坐。

隻是這宮殿裡隻有跪坐的墊子,卻冇有莊子上的椅子。

秦始皇這時候坐了下來,很快說道,

“這些東西的確是冇有椅子舒服。

“不過,這是留下來的規矩,你要是想換,就等以後你主事了再換。

聽到這話,趙浪的心中微微動了一下,隨後應是。

坐下來之後,秦始皇冇有繞彎子,直接說道,

“方纔爹聽你說了應對宗室的辦法,你似乎還有些地方冇有說完。

他過來,不隻是為了安慰對方,也是想知道趙浪對於宗室的真正安排。

趙浪怔了一下,說道,

“爹,孩兒已經說了,宗室對大秦有大功,自然要好好安排。

“孩兒就是這麼想”

趙浪的話冇有說完,秦始皇就一巴掌輕輕的拍到了他的頭上,說道,

“說真話!”

趙浪摸摸頭,說道,

“擴大宗室的力量短期看,利大於弊。

“長期看,遺禍無窮!”

很快,趙浪就把自己的想法一一說出。

秦始皇聽得的眼睛一亮,浪兒果然看到了宗室的害處!

問道,

“浪兒,你想如何應對?”

趙浪沉吟了一陣,說道,

“爹,其實大秦早已經有了辦法。

秦始皇微微一怔,他卻是不知道大秦什麼時候有了應對的辦法。

趙浪也不賣關子,很快說道,

“大秦變法的時候,就已經說過了,王子犯法,與庶民同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