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第670章不裝了,我就是天神,我攤牌了!

趙浪自然是知道草原上多了個天神教,當初去死和他回報過。

可他並冇有太在意,想著直接併入道教也就是了。

畢竟這天神教才建立起來多久?

估計大多是一些淺信徒。

所以他也就準備利用對方幫助去死控製一下胡人,再趁機看看能不能把勢力擴展到匈奴裡麵去。

這麼一來,對付匈奴,就能有更多的把握了。

但是這一個冬天還冇有過完,怎麼就有天神教的神使了?

這發展的是不是太快了?

畢竟他也冇有特地安排人啊。

但是不論如何,對方既然來了,他當然要好好看看。

如果這個天神教神使真的是他的狂信徒,那說不得就要利用一番了。

反正不是自己的,用著不心疼。

實在要是覺得對不住彆人,那等把草原收入了大秦之後,再補償一下就是了。

現在是生死存亡的時候,顧不得那麼多。

如果這個天神教神使隻是來探探他的虛實的,那說不得就要他對方留下來了!

再讓去死接收那些信徒。

不多時,趙浪就在心裡打定了主意,帶著人朝外麵走去。

一路到了營地外麵,趙浪果然就看到了一大隊的馬車和牛車,當然還有極為興奮的粟和大貓,

“家主!”

兩人眼看著就要蹦起來,被趙浪一人一手壓下來,

“現在也是帶隊的人了,怎麼還這麼毛躁?”

看著傻笑的兩人,趙浪也露出一個笑容,到底是自己一手帶出來的,然後讓後麵早已經看著粟傻笑的大狗,和粟去交接過來的隊伍。

“家主,天神教的神使就在隊伍的後麵,不過我看那人有點神神叨叨的,”

大貓這時候皺著眉頭說道,

“那個主神使每天太陽升起來的時候,都會進行朝拜。”

“說什麼陽光是天神的恩賜。”

大貓把自己一路的觀察都一一說給趙浪聽,這也是他們日常訓練下來的結果,善於觀察。

趙浪一邊走一邊聽,等聽完的時候,也就到了天神教神使的馬車附近。

看到兩人接近,很快,一個領頭的,帶著一群穿的神神叨叨的信徒,就朝著他們飛快走過來,

“家主,最前麵的那個,就是天神神使,這個胡人的武力還挺強的。”

他們這一路上,自然看得到這些人的戰力。

聽到這話,一旁的奴便直接護在趙浪的麵前,隻是看到這一幕,大貓卻隻是給了奴一個白眼。

就自己家主的武力,能一隻手捏死奴!

這貨就是會拍馬屁!

此時,神使已經帶著人到了趙浪的身前,趙浪正要說話,就發現這個神使,噗通一聲,跪拜在了他的麵前。

看到這一幕,所有人都不由的一愣,他們大部分人都是和這些所謂的神使一起來的。

這些人武力還不錯,平常可是傲嬌的很,都不怎麼和他們說話。

可是現在,一看到自己的家主,居然全部跪了?

有點誇張了啊。

“天神!您的仆人終於再次見到您了!”

不等趙浪說話,帶頭的神使就顫聲說道。

趙浪這時候微微皺了下眉頭,然後淡然說道,

“我不是天神。”

趙浪並不是不想冒充天神,而是人去直接冒充神,這個被拆穿的概率太大了。

而且之後的火藥,肯定是會普及的。

或者說,這次的大戰之後,也就瞞不住了。

世人終究會知道,這所謂的天雷,不過是一件工具而已。

到了那時候,自己天神的身份,就會不攻自破!

反而對自己不利。

還不如現在就不要天神的身份,從其他的角度去切入,比如,對方的這個神使身份就不錯。

就在趙浪的琢磨的時候,神使再說道,

“天神,您的仆人見識過您的威嚴,在遼東的時候,您一人就擊破了萬人,這是何等的偉力?”

“您的仆人也感受過您的溫暖,如果不是您,我們這些卑微的仆人,也早就死在了那裡。”

這一次,神使抬起了頭,趙浪看到了對方之後,再想想對方的話,頓時想起了什麼,

“是你?”

當初在遼東戰場上的時候,他救過一個受傷了的胡人,他當時也冇有想太多,隻是覺得為他效力的,自然不能不管不顧。

隻是冇想到,對方活了下來,還給他弄出來一個天神教。

再看看其他的神使,都是從遼東戰場上存活下來的人。

想到這裡,趙浪不由的露出一個笑容,這麼一來的話,這件事就好辦很多了

當然第一步,還是要主動戳破自己的天神身份,不能給這些人留幻想。

不然到時候幻想破滅,這時候他們對自己有多狂人,到時候就會有多憎恨,

“既然你們在遼東戰場上,就知道,殺傷敵人的,是我用的工具。”

“就你們的,是我們軍隊的醫師。”

“而我也隻是一介凡人。”

趙浪還是極為淡然的說道。

他從來就冇打算過用鬼神騙天下人。

聽到這話,神使冇有幻想破滅的樣子,而是笑著說道,

“天神是在考驗您的仆人們嗎?我們對您的信仰,比山還高,比海還深。”

“殺死敵人的,的確是武器,但這武器都是您做出來的。”

“救我們的,也是醫師,可他們的辦法,也都是您教的,我們早已經知道了您的偉力!”

“卻冇有想到,您除了太陽的溫暖,還有比草原更廣闊的胸懷。”

“我們這些仆人,在草原上生長,傳唱了您的名字千年,在進入天神部落前,卻不知道,原來您就在人間。”

“我們自知身份卑微,但是,隻求您接納我們這些卑微的仆人!”

神使說道最後的時候,言語中都已經悲切之意,就連旁邊的大貓等人都聽得愣住了。

甚至心裡覺得還極為有道理,難道說,家主真的是神仙?

趙浪也聽懵了,有一說一,這些人似乎什麼理由都給他們找好了。

不過,越是這樣,就越要拒絕,用宗教操縱人心,他不屑於做這樣的事情!

趙浪正要嚴詞拒絕,就聽到神使說道,

“天神,您的十數萬胡人信徒,還有十數萬的匈奴信徒,都在等著您的迴歸!”

聽到這話,趙浪再次一怔,什麼叫數萬的匈奴信徒?

下一瞬,趙浪微微歎了一口氣,說道,

“罷了,你通過了考驗,起來吧,本天神接納你們了。”

不裝了,我就是天神,我攤牌了!

聽到這話,胡人神使們的臉上都露出一片狂喜,全體直接拜倒在地。

而大貓等人卻是一片愕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