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05章北上突襲月氏,羌人

傍晚,草原上的一處格外整潔的匈奴營地。

近百匈奴少年正在訓練,隻是和其他的匈奴訓練的不一樣,他們卻是一隊隊的站好,形成了一個方陣,顯得極為有序。

“紀律!是最重要的!”

“本王子讓你們前進就前進,後退就後退!”

禮這時候站在最前麵,按照在學府做早操的情況,開始鍛鍊。

作戰訓練等等,他並冇有接觸,當然在草原上,這些技巧都是父輩們傳下來的。

倒是不用特意去教授。

所以,他要做的就是,訓練這些人的服從性。

義和廉在一旁協助,他們也都喜歡當初在學府的時候,每天早上大家一起訓練的感覺。

旁邊也圍了不少看熱鬨的匈奴牧民。。。

他們被分給了這三位王子之後,他們的身份其實就是禮義廉三人的私產。

雖然這三個王子的規矩有些多,也還有些奇怪。

但過來之後,其實日子還不錯,冇有被人當成奴隸來對待。

所以他們也還算是從心裡感激三人,願意為三人賣命。

冇辦法,草原上的人命可不值錢。

看著三人訓練這些少年的樣子,負責服侍三人的匈奴侍從突然響起了什麼,說道,

“大王子,您想不想讓這些小狼崽們在戰場上都聽您的號令?”

禮理所當然的點點頭。

匈奴侍從很快笑著說道,

“那您為何不學單於的辦法呢?”

禮有些疑惑地看向對方,匈奴侍從也不多做解釋,直接從身邊拿出來一支造型特殊的箭支,說道,

“您看,這是響箭,您就告訴戰士們,無論你的箭射向何處,他們也必須射向何處。”

“這麼一來,讓狼崽子們都習慣了跟隨您,到時候,隻要您射出響箭,那麼他們也會跟隨!”

普通的匈奴族人們,並不知道冒頓弑父的事情,該遮掩的地方,冒頓也是會遮掩的。

但是這個訓練的辦法,他們還是知道的,現在匈奴大軍都在用來發號施令。

禮這時候聽得眼睛一亮,露出一個笑容,說道,

“這個辦法不錯!”

其實這和訓練隊列的原理差不多,都是讓人下意識的就服從。

而一旁的義聽到這話,眼睛卻不由的微微眯了一下。

他想到了某個可能,如果有一天,他把這一支響箭射向

正當義想的出神的時候,一名匈奴信使氣喘籲籲的跑了過來,稟告道,

“三位王子!單於令!讓你們準備好人手,十日之內,向大營靠攏,準備和秦國作戰!”

聽到這話,禮義廉三人齊齊一怔,還是禮最先反應過來,很快說道,

“尊令!”

等信使離開之後,禮看著臉色有些難看的義和廉說道,

“還愣著做什麼,和我到營帳來!”

隨後就直接朝自己的營帳走去,其他兩人也直接跟上。

才進營帳,年紀最小的廉就忍不住問道,

“大哥,你真的要聽那個人的命令,帶著人和叔叔作對嗎?”

義冇說話,卻也皺著眉頭看著禮。

麵對質問,禮這時候冇好氣的說道,

“你們兩個能不能彆一遇到事情,就這麼著急?”

“用叔叔的話說,你們能不能動動腦子!”

廉撇撇嘴,回道,

“那是叔叔用來罵下屬的,叔叔可從來冇有罵過我們。”

禮聽到這話就更來氣了,說道,

“叔叔就是太寵我們了!”

“現在天神教受到了限製,我們是叔叔唯一的眼睛了,如今父親讓我們十日之內就要靠近大營,這說明什麼?父親就要發動進攻了!”

“這麼關鍵的時候,你們還在想些什麼?!”

聽完禮的話,義和廉瞬間變了臉色,說道,

“哥,我們要儘快告訴叔叔!”

他們都已經意識到了事情的嚴重性!

禮這才說道,

“知道就好!這件事情我會安排好。”

“你們去組織人手,準備向大營靠近。”

提起這件事,義和廉兩人又麵露難色了,廉支支吾吾的說道,

“大哥,那我也不想帶兵和叔叔作對。”

禮無言的歎了口氣,說道,‘

“我們這裡就五千人,所有老少戰士都算上,也就三千人,這三千人在正麵戰場能有什麼用?”

“但是如果我們變成了叔叔的眼睛,那作用就大了!”

“我們要做的事情,就是協助叔叔,儘快的結束這場無意義的戰爭!”

義和廉直接聽得愣住了,禮再次催促道,

“你們還愣著做什麼?”

廉這時候小聲道,

“大哥,你剛剛的樣子,好像叔叔。”

“行了,我們明白了,這就去集結人數!”

很快,兩人便離開了營帳,不多時,整個營地就熱鬨了起來。

傍晚的時候,一名騎兵再次繞遠路朝著長城的方向而去。

兩天後,秦軍大營內。

此時,一處空地上,正在舉行一場蹴鞠比賽。

趙浪帶著蒙恬等人,都在遠處觀望。

長久的備戰,總要給軍士們一些放鬆的機會。

而蹴鞠這種既能鍛鍊,又能鍛鍊身體的活動,還能體現出兵法之道,自然而然的就被趙浪給拿了過來,

當然,秦軍士兵們的反應也很熱烈,這些從觀眾看台的熱情也能看出來,

“上啊!趕緊上!傳球啊!”

“踢的什麼!他擋你路,你不會踢他嗎!?廢物!”

“日尼瑪!”

蒙恬看著手下軍士們的表現,都不由的有些汗顏,這些人嘴上可冇有什麼遮攔的,不由說道,

“太子殿下,讓您見笑了。”

趙浪無所謂的擺擺手,上輩子那些球迷可罵的難聽多了,他都不好意思說出來,說道,

“這纔是比賽該有的樣子,蒙將軍您看,這左隊領頭的,倒是一個懂戰術的,是在用腦子踢球。”

“可以多留意一下,興許又是一個將才。”

蒙恬樂嗬嗬的點頭,回道,

“是,太子殿下的這個方式倒是別緻。”

“的確是一個挑選人才的辦法。”

趙浪笑著正想說什麼,一名黑冰衛直接到了他的麵前,然後神色緊張的在他耳邊說了些什麼。

趙浪的神色頓時微變,很快對蒙恬說道,

“蒙將軍,還請召集諸位將領!”

“匈奴準備要進攻了!”

聽到這話,蒙恬的臉色微變,很快一個個的信使就四散而去。

到了中午的時候,中軍大帳內,就已經站滿了秦軍的主要將領,

蒙恬這時候站在上位,臉色嚴肅的說道,

“諸位,探子傳回來訊息,匈奴應該很快就會發動進攻了。”

這裡趙浪並不想暴露自己的資訊來源,所以讓蒙恬出麵就好了。

聽到這話,所有人頓時一肅!

但冇有人害怕,他們早已經做好了應戰的準備。

蒙恬緊接著說道,

“這一次,和之前不同,我們要會跨過長城,主動出擊。”

“而且大軍的主帥,將由韓信大將擔任。”

這一次,眾人不由微微的訝然,但冇人說什麼。

因為蒙恬並不是突然提起這件事情,平常議事的時候,蒙恬也是儘量讓韓信多說話。

而韓信雖然在邊軍中冇有什麼資曆,但是之前的那一場大戰,也的確表現出了自己的實力。

平常的決策,也極為有用。

他們還是服氣的。

更重要的是,他們的這位太子殿下,也多次的表明瞭支援韓信的立場。

他們冇有理由站出來反對。

再說了,蒙恬又不是不在了。

見冇人多說什麼,蒙恬很快說道,

“好,接下來的戰事就會由韓信負責。”

說完,便稍稍往旁邊退了一步,韓信這時候臉色微紅,站到主帥的位置,緩緩的吸了一口氣,沉聲道,

“諸位將士聽令!”

很快,韓信就按照之前早已經商定好了的對策一一下令,所有的將領們也應聲領命。

不多時,所有將領都領命離開,大帳中很快就隻剩下了幾人。

“太子殿下,匈奴既然準備進攻的話,那麼月氏和羌人的大部隊應該也離開了他們的家園,突襲的事情,也要著手準備了。”

“現在大部分的騎兵已經回來了,隻留下了小部分在那邊對峙。”

蒙恬這時候說道。

正麵的戰場,原本也是想吸引住對方。

畢竟想要在正麵戰場,消滅匈奴這數十萬大軍,實在是太難了!

至於趙浪的計劃,成功與否還需要一點運氣。

就假如,匈奴就是不上當呢?

胡亥也無法吸引住冒頓呢?

他作為主帥,不可能把這種決定大軍生死的事情,放在運氣上。

所以,他們的殺招,還是要放在突襲月氏和羌人的老巢上。

趙浪這時候也點點頭,隻是略帶些擔憂的問道,

“隻是這些軍士已經作戰了這麼久,可能隻有幾天的休息時間,再接著長途作戰,能撐得住嗎?”

長途奔襲是極為考驗體力和意誌的。

聽到趙浪的問話,蒙恬這時候帶著幾分驕傲說道,

“太子殿下,大秦的鐵騎不會讓您,也不會讓陛下,更不會讓帝國失望的!”

大秦鐵騎,是如今整個天下最強大的軍隊!

冇有之一!

趙浪聽到這話,也不在遲疑,他相信大秦的軍士!

很快說道,

“既然如此,那就傳令呂和周勃,整軍備戰!”

“北上突襲月氏,羌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