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第707章這貨怎麼還當真了呢

就在這時候,一名秦軍突然到了他的麵前,問道,

“可是劉邦將軍?”

劉邦疑惑的點點頭,然後就聽到對方行禮道,

“劉將軍威武!”

劉邦頓時越發的疑惑了,隻是臉上還是笑著說道,

“為大秦效力,理所應當。”

雖然不知道具體是怎麼回事,但是現在反正是彆人在吹捧他,這點小場麵他應付起來還是極為輕鬆的。

聽到劉邦的回話,這名秦軍臉上的敬佩之色便越發的濃厚了,再次行禮道,

“劉將軍不愧我大秦軍士的楷模!難怪蒙將軍會傳信全軍來誇讚於您!”

聽到這話,劉邦心中微微一喜,原來是這麼回事,蒙恬將軍誇讚他了,還是全軍通告的誇讚。

難怪這麼多人來注意他。

這可是一個趁機提高自己聲望的好機會!

於是大聲道,

“這位兄弟過譽了,劉某要不是年紀大了些,定然能更進一步為我大秦建立功勳!”

這時候已經有更多的人圍了過來,

“劉將軍謙虛了!您雖然年紀稍長於我等,可是這誌向和魄力,卻是我等無法比較的!”

“的確如此!在下雖然正直壯年,卻也不敢和劉將軍比較。”

“劉將軍捨生忘死之決心,我等崇敬不已!還想與將軍結識一番!”

聽到這話,劉邦就更高興了!

他現在已經是秦軍的人了,有了這些基礎,那以後的發展,就更不必多說了。

直接和這些人結交起來,以他的手段,現場幾乎很快就變得熱鬨起來,要不是軍營中不能過多的聚集,喧嘩。

他都差點和這些人結拜了。。。

但就是如此,還是在眾多的讚歎聲中稍稍迷失了一下。

很快,和這些人約定之後要長聚之後,劉邦這才心滿意足的離開,

他現在準備回去,先把蒙恬通傳全軍的讚賞給拿到手。

也看看蒙恬是怎麼誇的他。

對方可是統領三十萬秦軍的邊關大將,能被對方這麼誇讚,的確是一件值得高興的事情。

很快,劉邦就到了自己的營地門口,纔到這裡,門口的秦軍就極為激動的說道,

“將軍威武!”

劉邦冇有和剛剛一樣那麼激動了,畢竟已經激動過了,隻是帶著幾分矜持的點點頭,

“你們也辛苦了。”

秦軍大聲回道,

“為將軍守營是我等的榮幸!”

劉邦頓時露出一個笑容,然後進入了營地裡。

此時,營地裡的秦軍看到他,也紛紛讚歎。

劉邦再一次享受了一陣歡呼。

一路回到了自己的營帳內,就看到盧綰,樊噲幾人聚集在一起,似乎在商量什麼事情。

周勃不在這裡,對方早就去和騎兵營的人彙合了。

看到劉邦的一瞬間,都紛紛站了起來,正要著急說什麼,劉邦便擺手說到,

“行了,你們就彆說了,方纔我已經在外麵聽得夠多了。”

聽到這話,幾人頓時一愣,盧綰問到,

“大哥,您都知道了?”

劉邦微微有些得意的點點頭,

“我在外麵都聽說了,蒙將軍是通傳了全軍來誇讚我。”

“不過說來奇怪,我等的功勞已經下來這麼久了,怎麼現在才通傳全軍?”

“可能是因為太子殿下纔回來不久?”

聽著劉邦的話,傍邊的盧綰似乎意識到了些什麼,問道,

“大哥,您還不知道蒙將軍具體誇讚您的原因?”

劉邦搖搖頭回道,

“我方纔不是去準備大軍之後的物資糧餉,這大戰在即,我自然要多備一些。”

說到這裡,劉邦略有些得意的說道,

“你們不必擔憂,我和那管物資的官吏已經熟絡了,我們大營可以比其他營地多支取半個月的物資。“

論結交,他還是幾位擅長的。

隻是平常聽到這種訊息,大家都會稱讚一番的,但這次其他人都有些神色古怪。

盧綰這時候說道,

“大哥,您先不要管這些物資了,您看看蒙將軍發來的讚賞信吧。“

說完,便直接把一封信件給遞了過去。

劉邦有些疑惑的接過來,打開觀看,然後下一瞬間,他的臉色就僵住了。

隨後臉上的血色一點點的褪去。

最後隻剩下一片慘白!

過了好一會兒之後,他都冇有什麼反應,一旁的樊噲這時候喊到,

“大哥!你怎麼了?這信不是你讓張良寫的嗎?“

“你和我們一起北邊建功立業也是好事啊!你放心,我會護著你的。“

聽著樊噲的話,劉邦才慢慢的緩過神來,隻是第一句話就帶著幾分咬牙切齒的問道,

“張良在哪裡?“

樊噲回道,

“張良說你要是回來了找他,就去他的營帳裡。“

聽到這話,劉邦的臉色就更陰沉了,張良的這個做法,說明對方早就有了這個打算。

頓時說到,

“樊噲,你和我一起過來!”

樊噲大大咧咧的點點頭,便到了劉邦的身邊。

看到這一幕,盧綰帶著幾分擔憂說道,

“大哥,您彆”

隻是話還冇有說完,劉邦就打斷了他,說道,

“無妨,我心中有數。”

聽到這話,盧綰也隻好點點頭。

他還是相信對方的能力。

要不是這樣,他也不會認對方做大哥。

很快,劉邦就帶著樊噲一路到了張良的營帳,冇有任何通報,劉邦直接走了進去。

就看到張良正看著麵前的一副地圖,看到兩人進來,臉上似乎冇有任何的意外。

反而極為自然的說道,

“沛公來了,您快過來看,蒙將軍他們已經把這些天探聽到的情報送了過來。“

“在下根據這些資訊,計劃出了一條線路,一定能突襲成功。“

隻是聽到這個訊息,劉邦冇有任何高興的神色,而是冷著臉問道,

“為什麼?“

“為什麼?“

張良疑惑的看了劉邦一眼,說道,

“為大軍出策,是良之本分。“

“沛公請放心,有良在,這次一定能讓您得勝而歸!“

劉邦這時候帶著幾分咬牙切齒道,

“張良!你還裝什麼?!我讓你寫推辭和致歉的信件,你寫的卻是請戰書!“

聽到這話,張良做出一個恍然大悟的樣子,說道,

“原來是這件事,良也是為了沛公好啊,今後封侯拜相,不必謝我。“

劉邦再也忍不住了,帶著幾分嘶吼說道,

“張良!你膽敢欺騙於我!你以為我真的奈何不了你嗎?你彆忘了,你如今還是大秦的通緝犯!“

他之所以會這麼信任張良,就是因為對方的把柄在他的手上。

隻要一句話,他就能致對方於死地!

聽到劉邦的話,樊噲直接露出一個獰笑。

隻要劉邦一聲令下,他就會讓對方好看!

隻是麵對劉邦的威脅,張良也冇有絲毫的慌亂,反而露出一個笑容,說道,

“原來沛公一直記得這件事情,那想必也知道我是為什麼成了通緝犯吧?“

劉邦微微一怔,張良繼續說道,

“我可是刺殺始皇帝被通緝,我要是被抓,恐怕沛公也脫不了乾係。“

“還是說,沛公覺得張良我是一個貪生怕死之人?“

“自從我全家被暴秦殺死之後,我也隻想和家人早些團聚。“

“至於說欺騙,不是沛公先欺騙於我嗎?“

說到這裡,張良直接變了語氣,直接質問道,

“當初,沛公和我說,這趙浪殘暴,要我為您留下後路。”

“還說,一定要為我報仇!”

張良每說一句,就朝著劉邦走一步,最後到了對方的麵前,最後說道,

“如今張良不過是按照當初沛公的計劃走,請問,何錯之有?!”

劉邦被問得直接退了兩步,用手指著張良,卻又一時間說不出話來。

張良這時候接著說道,

“沛公,如今,蒙將軍的嘉獎令已經通傳全軍了,這次的突襲,您去自然要去,不去,也要去!“

“已然成了定局!您還不如看看我為您定做的進軍路線。“

劉邦這時候顫抖道,

“張良!我已然四十有餘,千裡突襲,我怎麼可能承受的了,你這是要我的命啊!“

雖然是指責對方,但是劉邦的語氣明顯鬆動了許多。

張良這時候笑著說道,

“沛公不必擔憂,突襲的大軍有兩路,可以一前一後,一急一緩,形成連綿不絕之攻勢!“

“保證將這月氏,羌人兩部摧毀!“

“您可以以此進言,留在緩的一方,徐徐而進,必然不會有性命之憂。“

聽到這話,劉邦的眼睛也不由的亮了起來。

這的確是一個不錯的辦法,隻是

劉邦看了張良一眼,問道,

“張良,你到底要什麼?“

如今他們也可以說是撕破了臉,哪怕張良的計策不錯,他也不敢隨意使用。

萬一再被擺一道,那就真的萬劫不複了四。

張良帶著幾分淒涼的笑了一下,說道,

“我要什麼?我要的不過是報仇而已!“

“隻是如今暴秦眼看越發穩定,我報仇無期,隻能是遠離暴秦,再待時機。“

雖然自己恨透了暴秦,但是張良知道,如今的大秦日益穩固,自己已經冇有機會了,他必須另尋機會。

他聽聞項羽已經在南邊建立了自己的國度,那麼他為什麼不行?

劉邦這時候神色難明的說道,

“張良,你又何苦呢?放下這些,以太子殿下的心胸,以你的才能,必然能受到重用。”

聽到這話,張良的眼中露出無儘的恨意,說到,

“放下?我的全家都死在我的麵前,他們臨死前的哀嚎,一直在我耳邊迴響,你讓我如何放下?”

“隻要能摧毀暴秦,我張良在所不惜!”

劉邦這時候也無話可說,沉吟了一陣之後,才說道,

“如此,不如你我做一個約定,你助我此次突襲,事成之後,我可以助你一次,然後你我兩不相欠!”

張良聽到這話,嘴角露出一個笑容,行禮道,

“如此,張良必將助沛公成事!”

劉邦點點頭,

“好!你我擊掌為盟!“

很快,兩人擊掌定下了誓言。

幾天後,一隊騎兵浩浩蕩蕩的進了秦軍大營。

一名神色囂張的年輕男子在最前麵,一進大營就大聲道,

“浪哥呢?我回來了,也不來迎接一下?“

一旁的秦軍神色古怪的說道,

“皇子胡亥,太子殿下在大帳內等您。“

胡亥點了點頭,直接朝營帳走去,一進門,就看到了趙浪和蒙恬幾人。

胡亥頓時大大咧咧的說到,

“浪哥,我聽說冒頓那小子就要打過來了,我帶兵回來支援你,你放心,有我大秦戰神在,冒頓不敢把你怎麼樣,隻是你怎麼都不來迎接一下?“

一番話,直接說得幾人都愣住了,過了一會兒之後,趙浪忍不住轉頭和奴說道,

“讓你不要教他吹的太過了,看看,這貨現在自己都信了,你說怎麼辦?“

一旁的奴隻覺得自己委屈極了,當初幫胡亥吹名聲的策略可是趙浪自己的親自定的。

自己不過是給了一點建議而已。

怎麼現在都成了自己的錯呢?

當然,他是不敢對趙浪抱怨的,隻是帶著幾分幽怨看了眼胡亥,

你吹就吹吧,怎麼他麼自己還當真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