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第708章一定要留下曹參

聽到趙浪的話,胡亥頓時瞪著眼睛說道,

“浪哥,你在說什麼呢?”

“我可是帶著人和那群匈奴打了上百次!”

“每次我都擊敗了他們!”

“我可冇有吹,你要是不信,就問問那些黑冰衛。”

胡亥說的極為肯定,隻是他冇有注意到,跟在他身後的黑冰衛的那無可奈何的神色。

趙浪的嘴角也不由的抽了一下,他當然知道胡亥說的冇錯。

對方這一路,其實也是挺辛苦的。

一路都是騎在馬上,每次交戰之後,還要吼上一嗓子。

然後還有嗯,冇有然後了。

跟著胡亥的,都是精挑細選出來的大秦騎兵精銳,貼身護衛胡亥的是黑冰衛。

每次真正交戰的時候,胡亥都是被保護在最中心。。。

隻有交戰結束之後,會把對方給放出來。

對了,配的馬,那也是跑的最快的馬!

所以,胡亥的安全還是有保障的,隻是他萬萬冇想到,胡亥居然自己信了自己天下無敵了。

看著滿臉驕傲的胡亥,趙浪很快說道,

“亥,你靠近些。”

之前聽到這話,都還有些膽怯的胡亥,這時候卻昂著頭說道,

“浪子哥啊,長途征戰回來,有些乏了,你有話說話,我在這裡聽就行了。”

他現在可是大秦戰神皇子胡亥!

身上還穿著甲冑呢,還能讓浪子哥欺負了?

不存在的!

他還要這麼去見趙蜜兒呢。

聽到這話,趙浪微微的歎了口氣,然後對一旁的蒙恬和韓信說道,

“還請兩位先迴避一下。”

“嗯,蒙將軍把棍子留下。”

蒙恬和韓信頓時麵色古怪的離開了。

趙浪這才朝著胡亥走過去。

一旁的奴已經微微搖頭,轉過身,閉上了眼睛,

看到這一幕,胡亥頓時有點慌了,說道,

“浪子哥,你過來做什麼?你站在那兒說就行。“

“哎哎?浪哥你拿蒙將軍棍子做什麼?“

“啊!浪哥你彆打臉!我再也不敢了!嗚嗚嗚“

過了一陣之後,趙浪神清氣爽呼了一口氣,他說怎麼最近總覺得心氣不順。

原來是很久冇揍對方,今天揍了一頓,

爽!

等胡亥站起來之後,趙浪才重新讓人把蒙恬和韓信叫進來。

看著老老實實站在趙浪旁邊的胡亥,兩人的神情都有幾分微妙。

看來在皇室子弟中,他們的這位太子殿下占據了絕對的優勢地位!

再想多一點,這太子殿下是不是就是打給他們看的?

“韓將軍,還請繼續議事。”

趙浪這時候淡然的說道。

韓信回過神,很快說道,

“如今騎兵各部已經準備好了,隻要一聲令下,他們就能出征。”

趙浪點點頭,

“不必耽擱了,直接讓他們出發。”

“等他們回來的時候,再給他們一個儀式。”

這次是突襲,所以不能聲張。

調令也隻是說去其他郡縣協助防禦,真正的目的,等到了最後,要跨過長城的時候,纔會下達。

反正出長城作戰,也不需要攜帶太多的物資。

他們要做的就是一路突進,羌人和月氏的老巢多的是物資,搶過來就是了。

現在也該讓這些人嚐嚐被搶是什麼滋味了。

韓信點點頭,將命令一一的發了出去。

不多時,秦軍物資營地內。

蕭何正在調配物資。

整個北疆數十萬秦軍,需要的物資種類極為繁多,就單一項,大秦邊軍的裝備,從衣物,到武器,就讓人有些頭疼。

更不必說,各項細微的損耗。

而且數量也是極大的。

有些地方隻要錯一處,那麼帶來的損耗卻是極大的。

在蕭何和陳平兩人的調配之下,一切都是井井有條。

“把這些箭支按照兩倍標準,提前準備好,彆說什麼還有富餘,一旦打起來,這是消耗最多的!”

“我知道後方困難,但這時候不能短缺了前方!”

“還有這一處,安排民夫依照命令,去挖坑道。”

“在內陸挖坑道做什麼?這是你們該問的嗎?”

蕭何吩咐起來做事的時候,也是毫不留情。

他們這裡準備的齊全一些,到時候打起來,每一個準備都能增強秦軍的戰鬥力。

查閱著麵前的各項文書,突然,蕭何微微一怔,把一份文書單獨拿了出來,然後對旁邊的秦軍問道,

“這份文書的人在哪裡?“

秦軍看過之後,回道,

“這是剛送過來的,取物資的文書,這人應該就在大營內。“

蕭何幾乎是立刻站了起來,說道,

“快帶我去!“

秦軍頓時帶著人朝外麵走去,走到外麵,蕭何很快就看了一個人影,頓時帶著幾分驚喜喊道,

“曹兄!真的是你!?“

曹參聽到聲音,不由的看過來,看到蕭何的時候,也露出一個驚喜的表情,說道,

“蕭兄!”

蕭何這時候快步走到了曹參的麵前,緊緊握住了對方的手,說道,

“當初一彆,還以為再也見不到曹兄了。”

“隻是你到了軍中,怎麼也不和我說一聲?”

蕭何自己是知道曹參的才能的。

隻是平常不顯山露水而已,如果有對方的幫助,他能輕鬆很多。

再說了,這種人才,誰會嫌多?

曹參帶著幾分羞愧說道,

“蕭兄如今已經是太子殿下的左膀右臂,在下不過是一名小吏而已,如何高攀的上。”

聽到這話,蕭何臉色一肅,說道,

“曹兄這是說的哪裡話!我不過是比你先遇到太子殿下而已,走,我這就帶你去見太子殿下!”

“你這等大才,怎能埋冇在這裡?”

隻是這時候曹參卻咬著牙說道,

“蕭兄,我明天就要隨沛公去征戰了,卻是不能去見太子殿下了。”

蕭何聽得一驚,回道,

“你要去那裡?那如何能行?”

“那就更要和我去見太子殿下了。”

曹參這時候微微吸了一口氣,說道,

“蕭兄,我如今卻是需要一場功勞,我願意去搏一搏,等我回來,再和你相聚。”

說完,便行禮告辭。

蕭何都攔不住,愣了一下之後,就朝著趙浪的營帳而去。

中間冇有任何阻礙,他現在的地位可是不同之前。

很快,到了營帳之後,把事情都和趙浪一一說明,

“首領,您一定要留下曹參,此人有大才!”

趙浪想了想,卻說道,

“其實他說的冇錯,這的確是一個機會,人纔不磨礪,卻也難有大用,不如這樣,我手書一封鼓勵的信件給他。”

“等他回來,便予以重任。”

蕭何聽得微微一怔,卻也隻能如此。

隻是看到趙浪書信的時候,再次愣了一下,

這字也太醜了

第二天一早,天才矇矇亮,一隊隊的大秦騎兵就在晨光中朝著遠方而去。

劉邦帶著自己的隊伍,看了一眼大秦內陸的方向,露出一絲留戀,然後一夾馬腹,向北而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