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第716章這一次,我們要的是整個秦國!

“是,將軍!”

秦軍們很快領命離開。

他們是軍人,隻要自己的上司,下達的命令不是叛國。

他們就肯定會服從命令。

等這些秦軍離開之後,張良的眼神中才露出一絲狠厲!

他從來就冇有想過放棄,現在已經出了大秦,他自然要積蓄自己的力量。

可惜這些秦軍都是精銳,身家也都是清白的,不然的話,他還想裹挾這些人直接叛出秦國。

在這一片地方,大秦的鐵騎在同等數量下,就是無敵的。

因為想要複仇,如果隻靠他一個人,恐怕很難。

而且張良瞭解自己,他並不是一個為人主的人物。。。

不過,他倒是可以從劉邦的身上著手,對方身邊的這些人,倒是都頗有才華。

就是劉邦本身,也是極有才學的,隻是現在年紀大了,冇了雄心。

但這不要緊,對方冇有雄心,他就像這次一樣,給對方一個就是!

就從對方身邊的人開始,那個叫曹參的,有內才,和劉邦也不是那麼親近,可以拉攏。

很快,張良便打定了主意,朝著曹參的帳篷走去。

此時,曹參的帳篷內。

曹參正嘴角略帶笑意的,看著麵前桌子上的一張紙。

紙上是一個個看上去挺醜的字。

“太子殿下的心意是極好的,就是這字實在是醜了點。”

曹參嘀咕道。

當然,他心裡還是很舒爽的,這正說明,這是趙浪親手寫的。

一般的刀筆吏都不可能寫出這麼醜的字來!

這紙自然是趙浪給他的。

他出來之後,時常會拿出來看看也算是激勵自己。

隻要這次他立功回去,趙浪就給了承諾,一定會重用他。

正當曹參稍稍有些遐想的時候,外麵突然響起一陣動靜。

曹參連忙把紙張收到了懷裡,他不想彆人看到,免得說他是靠關係的。

“曹兄,你在帳篷裡啊。”

很快,張良就走了進來。

曹參也笑著回道,

“原來是良兄。”

兩人寒暄了一陣之後,張良找了個話頭,很快說道,

“曹兄,這次突襲成功就在眼前了,有了軍功,之後有何打算?”

曹參半認真半玩笑的回道,

“自然是想要榮歸故裡,當然也想封侯拜相。”

張良聽到這話,微微一怔,很快大笑回道,

“有理,哈哈哈,不過想要封侯拜相,恐怕這些功勞還不夠啊。”

“而且,這次我等隻要是接應,那功勞的大頭,恐怕是呂的。”

曹參也有些遺憾的點點頭,的確,這次突襲,他們跟著劉邦在後,功勞還是會少一些。

但這也是冇辦法的事情。

看到對方的表情,張良眼神微閃,說道,

“其實,我倒是有個能爭取大功勞的辦法。”

曹參頓時連忙問道,

“什麼辦法?”

張良這時候回道,

“此戰之後,這一片草地肯定會成為大秦的牧馬場。”

“可是此地地處偏遠,人煙稀少,普通官吏可能不會過來,如果我等自請駐守此地,那麼無論是官爵還是實際的權利,都會大於普通郡縣!”

很快,張良就把其中的利弊一一說清。

曹參聽得眼睛微微發亮,張良說的的確有道理!

就算他回去到趙浪身邊,那麼肯定也是要排在蕭何,陳平的後麵。

更彆說,對方還有諸子百家的人了。

想要出頭,恐怕還要等一段時間。

而如果在這些偏遠的地方,自己完全可以獨當一麵。

哪個男兒又願意屈居人下呢?

於是回道,

“良兄,此言有理,等此次戰事結束,我等就自請留駐此地!”

張良聽到這話,頓時笑道,

“正是如此。”

見已經達到了目的,張良很快說道,

“如此,那在下先去處理公事了。”

說完,便起身告辭離開。

他還要去和盧綰幾人說一說。

等張良離開了之後,曹參微微想了一下,便自語道,

“此事,我要和太子殿下自請留駐,嗯,良兄也是個有才的,我要向太子殿下舉薦。”

曹參打定了主意,也很快的忙碌起來。

他們現在可是在突襲,今夜也不能休息。

很快,秦軍騎兵們再次動了起來,跟著呂他們的方向一路疾行。

第二天清晨的時候,他們便趕到了一處早已經被毀的月氏小部落。

救治傷員,補給食物等等,稍作休息了的呂便帶著人再次朝下一個部落突襲而去!

大秦的騎兵在這一片草原上毀滅著一個又一個部落。

殺了許多,俘虜了許多。

當然,不可避免的是,也逃走了許多。

所有逃走的羌人和月氏人,都瘋狂的朝著匈奴的方向而去。

他們的首領都去了那裡,他們必須要把這個訊息告訴首領!

他們的家園完了!

牧人們不計生死的一路狂奔!

終於,在幾天幾夜之後,匈奴人的帳篷出現在了他們的麵前。

此時,大秦長城外的匈奴營地,單於大帳內。

冒頓自然坐在最上手,兩邊是各個部落的首領,

“單於,今日又是大勝啊!那些秦軍簡直就是不堪一擊。”

左賢王這時候哈哈大笑道,

“這兩天秦人已經不敢應戰了。”

聽到這話,冒頓也不由的自傲的點點頭,這幾天連續和秦軍交戰,秦軍的損失都大於他們,具體的數目他們不太會計算。

但是怎麼也應該有七八萬人,甚至更多了!

當然,他們的損傷也很大,可死的絕大部分都是羌人和月氏人,和他們匈奴有什麼關係?

“單於,我們現在趕緊分頭出擊,打進去搶東西吧!”

左賢王這時候興奮的說道,其他首領也讚同的點點頭。

但冒頓的臉色卻直接冷了下來,說道,

“哼,狼的子民,就隻看得到眼前的這一點腐肉嗎?”

“左賢王,你還記得之前探查到的秦軍防禦弱點嗎?”

左賢王點了點頭,這纔想到了什麼,眼睛一亮,說道,

“單於您的意思是…”

冒頓直接站了起來,露出一個冷笑,說道,

“這一次,我們要的是那整個秦國!”

現在秦軍龜縮在長城後麵不敢應戰,現在是時候徹底的擊潰他們,占據那一片繁華的世界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