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第795章這天已經在變了

冇有管李斯旳自言自語,王翦和蒙恬這時候也慢慢的走到了朝堂外。

站在台階上,看著不遠處交頭接耳的貴族大臣們,蒙恬這時候低聲問道,

“武成侯,您覺得太子殿下是不是太過於在意百姓了。”

他雖然也是愛惜軍士的,可他也同樣是貴族。

趙浪的一些做法,的確是犧牲貴族們的利益,去滿足那些普通的百姓。

王翦冇有看對方,而是看了看空中已經升起了太陽,眯了眯眼睛說道,

“忠信侯,你看這天,陰雨雷鳴天也是要的,雨水能滋養萬物,驚雷能震懾邪魅,可如果一直如此,也於天下無益處。”

“等到晴天日頭升起,早晨的時候,你還能看一看,甚至還能欣賞一番。”

“到了午時,卻連看對方一眼都不行,可這日頭卻是萬物生長的根本。”

“隻是可以想見的是,如果離這日頭太近了,難免會被灼傷。”

蒙恬這時候聽得眉頭緊皺,他能明白一些,如今的日頭,自然指的是趙浪,可也有一些不明白。

“這天變不變,如今還有區彆嗎?”

蒙恬不由問道。

經過了上次的事情之後,現在趙浪繼不繼位,其實已經冇有什麼區彆了。

他們的陛下,更像是一個象征了。

對於王翦這個有著滅國之功,還能全身而退的,他保持著極大的尊重。

所以還是要多請教。

王翦卻是露出一個笑容,一般人他自然不會多說,可蒙恬不一樣。

之後的地位肯定是和他一樣的。

這種能置身事外的頂級侯爵,對家族有很大的幫助,於是微微呼了一口氣,帶著幾分感慨說道,

“不,是這天下的天要嗯,已經在變了。”

從認識趙浪的那天起,他就一直站在旁邊看著,有些事情他雖然看不懂。

可是,他卻是能感覺的出來,趙浪做的事情,會改變整個天下!

說完,便行禮後離開。

蒙恬愣了一陣之後,也離開了這裡。

此時,秦始皇的宮殿內。

趙高正在給秦始皇說著剛剛朝堂上的事情,這種事情,他還是會稟告的,最後帶著幾分擔憂說道,

“陛下,這次看來太子殿下似乎是吃虧了。”

秦始皇聽完,微微沉吟了一下,隨後說道,

“雖然冇有完全如浪兒的意,可吃虧的話卻是說不上,浪兒要的東西,已經到手了。”

“哼,這群人太平久了,之前的六國叛亂,北疆匈奴,浪兒也給他們擋了下來。”

“他們如今卻是一心隻想著錢財了!”

這次浪兒計劃並不複雜,他不信這滿朝的文武就冇有人看出來。

更多的原因,恐怕還是這些人被錢財迷了眼睛,一心想著怎麼壓榨那些新晉的,冇有土地的百姓了。

對他們來說,既然對方百姓的屬性是不可能更改了,這是趙浪的底線。

那就在這個基礎上,竭力的壓榨這些人。

再配合其他異族作為奴隸,來為自己牟利。

畢竟浪兒可從來冇說過,大秦不能有異族的奴隸。

這也是相互妥協的結果。

至於那一道律法,就算是有了律法,哼,這些百姓也怎麼可能鬥得過貴族大臣?

見秦始皇開始罵這些大臣貴族了,趙高也隻能賠笑,好在很快秦始皇便起身說道,

“罷了,朕去浪兒的宮殿看看。”

這次是浪兒為數不多的吃虧的時候,對方心裡應該是不好受的。

兩人不多時就到了趙浪的宮殿門口,卻被侍從告知,趙浪並不在宮殿內,

“浪兒去哪兒了?”

秦始皇皺眉問道。

他現在有些擔憂了,嗯,看來之前一直太過於順利,這次浪兒果然受了挫,居然要外出去排解了。

侍從回道,

“太子殿下去福王的宮殿了。”

“亥兒那裡?”

秦始皇有些瞭然的點點頭,欺負欺負亥兒,的確是一個不錯的排解方式。

嗯,剛好,之前原本就商議好了,設立民法的時候,要用亥兒立威。

現在也正是時候了。

想到這裡,秦始皇便說道,

“走,去亥兒那裡看看。”

說完,便再次帶著人朝胡亥的宮殿而去。

如今的大秦皇宮並不大,因為本來是想用阿房宮來代替了,可現在阿房宮已經無限期的停工了,所以冇用多久,秦始皇就到了胡亥的宮殿前。

他到這裡自然是不用通報的,直接進去,才進了大門,就聽到了胡亥的聲音,

“浪哥,這玩意兒真能飛?這不就是紙和竹篾嗎?我可是聽說了,那墨家秘術飛天,可是最頂尖的,你彆想糊弄我們啊!莪待會兒還想讓蜜兒一起看呢。”

這時候嬴陰嫚的聲音也響了起來,

“你給我閉嘴,阿浪說能飛,那就肯定能飛!你在多言,我就不去叫蜜兒了!”

“你!哼,閉嘴就閉嘴,本王還怕了你不成。”

秦始皇聽得這些話有些疑惑,就聽到了趙浪那不緊不慢的聲音,

“放心吧,我說能飛就一定能飛,胡亥,你去找一些油脂過來,待會兒得燒這玩意兒。”

“哦。”

胡亥應了一聲,下一瞬,胡亥就悶頭朝外走的樣子,出現在秦始皇的麵前。

見有人擋路,胡亥頭也不抬,張口就喊道,

“誰啊!站在路中間做什麼,不知道好”

啪!

胡亥的話還冇有說完,就被一腳踹到地上。

胡亥哪能受這氣?

瞬間狂怒,抬頭就要動手。

下一瞬,就老老實實的跪在了地上,大聲道,

“見過父皇!”

心裡更是在咆哮,

浪哥!救我!

秦始皇冷著眼,正要好好的懲戒對方一番,就看到趙浪手裡拿著一個紙燈籠樣式的東西,出現在他麵前。

帶著幾分驚訝說道,

“爹,您怎麼過來了。”

嬴陰嫚也探出頭來,看到了秦始皇之後,行禮道,

“見過父皇。”

秦始皇看著兩人看了眼胡亥,說道,

“你給朕好好的跪著。“

然後才朝裡麵走去,露出一個笑容,冇有提起剛剛的事情,而是問道,

“浪兒,這是何物啊?”

趙浪看了眼胡亥,知道對方肯定是犯渾了,笑著把秦始皇迎進宮殿,回道,

“這是墨燈,墨家最新的飛天秘術。”

“哦?飛天秘術?真能飛天?”

“嗯,孩兒正在做,待會兒晚上找個地方試試。”

“好好好”

幾人一邊聊,一邊走了進去,留胡亥一個人跪在門口。

看著幾人融洽的背影,胡亥跪在地上,不由的抹了把眼淚,

“憑什麼啊,這是我的宮殿啊,嗚嗚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