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第798章這也在太子殿下的算計之內?

趙浪很快站起來,朝那邊走過去,就看到被胡亥推倒在地旳屠夫,直愣愣的躺在地上。

一小段刀尖從胸口露了出來,周圍是緩緩蔓延出來的血液。

看樣子應該是倒地的時候,打翻了切肉的案板,然後好死不死,刀捅了進去。

一旁的胡亥人也傻了。

殺人他其實並不害怕,從跟著浪哥到現在,大大小小的戰場上,他殺過的敵軍怎麼也有幾十個了。

可現在是在鹹陽的大街上,當街殺人,這性質是完全不一樣的。

他也看到了靠過來的趙浪幾人,正要靠過來,卻被趙浪用眼神製止了。

現在已經到了這個地步,隻能將錯就錯了,不能暴露他們的計劃,不然這人算是白死。

殘酷一點說,胡亥殺了人,反而能更好的執行計劃。

胡亥隻能傻愣愣的站在原地,他也明白了對方的意思。

這時候有人大聲喊道,

“官府來人了!官府來人了!”

隨著一陣嗬斥的嘈雜聲,一隊城衛到了跟前,看了眼屠夫屍體,一個個直接上手,準備把胡亥抓了起來。

胡亥哪會束手就擒,再說了,按照原本的劇本,就是他要鬨得越大越好,直接拿出來了自己身份令牌,厲聲喝到,

“吾乃大秦福王!誰敢抓我!”

周圍瞬間一片嘩然,大秦福王的名號他們還是知道的。

早先的時候,北疆報捷就有對方的名字,而後來得勝歸來,更是在城下封了大秦的第一個王爵。

極為威風。

“是福王!真是福王!”

“是有我大秦戰神之撐的福王?!”

“福王又如何?福王就能當街殺人嗎?”

“這怎麼能叫殺人,福王是為了保護這可憐的女子,才踢了這畜生一腳,是他自己不小心撞上去的。”

“可無論如何,他是殺人了!依照律法,是要當斬的!”

“你們糊塗了吧,那可是福王!”

“可王子犯法,與庶民同罪!”

正當街道上的人吵得不可開交的時候,周圍的幾個城衛也傻了眼。

他們紛紛看向自己的上司,領頭的城衛也是一臉懵嗶,他其實都冇法分辨胡亥的令牌是真是假。

他平常哪有機會接觸到這些?

可現在怎麼辦?

抓還是不抓?

就在他們發愣的時候,一陣低沉威嚴的聲音響了起來,

“把人抓起來!”

所有人都不由的看過去,就看到王賁一臉肅然帶著一隊秦軍,不知道什麼時候到了這裡。

聽到王賁的話,周圍的軍士遲疑了一下,但還是上前,將胡亥抓了起來。

隨後王賁直接轉身將人帶走,隻是走之前,看了眼趙浪所在的方向。

很快,其他人的就驅散了聚集的百姓,一旁已經傻了眼的趙蜜兒這時候終於回過神,帶著幾分焦急說道,

“太子胡亥被抓走了,莪們該怎麼辦?”

趙浪緩緩的呼了一口氣,沉穩的說道,

“不要急,胡亥在通武侯手中,不會出事的,其他的事情,我自會處理好。”

“皇姐,勞煩你將蜜兒姑娘帶回去。”

現在出了人命,再用開玩笑的心思來對待,就不好了。

嬴陰嫚點了點頭,冇有多說什麼,直接帶著趙蜜兒離開。

她相信趙浪會處理好這些事情。

等人離開了之後,趙浪便看著癱坐在地上的屠夫妻子,微微歎了口氣。

其實這婦人還是極為可憐的,有丈夫的時候,從之前的狀態來看,一直是對她打罵的。

她也隻能忍受。

大秦可冇有保護法,這一律是家事,講究的是,民不告,官不究。

而現在,屠夫死了,對婦人來說也不是解脫。

一個婦人,也不知道有冇有孩子,還冇有田地的情況下,一個人如何生存?

想到這裡,趙浪對一旁的奴說道,

“去準備一些錢財,要讓她下半輩子衣食無憂。”

“但是不要現在就給。”

“再讓人看著這婦人,看看有誰會過來,無論如何,要保證她的安全。”

現在婦人的處境其實很微妙,隻要有心人想,就能拿這個婦人有多種用處。

“是,主人。”

奴很快領命。

趙浪點了點,冇有多做遲疑,便離開了這裡。

這件事情會傳播的很快,明天朝堂上恐怕就不會安寧了。

果然,事情是上午發生的,到了下午的時候,幾乎整個鹹陽城的百姓就都知道了,而且訊息還在朝四周蔓延而去!

大秦福王胡亥當街殺人!

這樣的訊息,太過於勁爆了!

大秦左丞相府。

李斯正在自己的書房內整理著文書,太子殿下一次給了他兩個立法的任務,哪怕有其他法家弟子的幫忙,還是極為繁忙的。

“唉,太子殿下這法家的首領倒是清閒。”

李斯不由的默默的腹誹了一句。

當然,他也知道,趙浪接受百家之主的位置,除了農家外,其他的多是象征的意義。

就在這時候房門被猛地推開,李斯抬頭看去,不由微微皺眉,

“由兒,你慌慌張張的做什麼?不是讓你看看那紡織機的進度嗎?怎麼這氣度連你的妹妹的都不如。”

最近靈兒一直在鶴鳴學府,學識氣度都有了不少長進。

李由這時候喘著粗氣說道,

“父親,孩兒聽到訊息,福王胡亥當街殺人,已經被關起來了!”

聽到這話,李斯騰地一聲就站了起來,

“什麼?細細說來!”

很快,李由就將訊息一一說出,然後問道,

“父親,我們該怎麼辦?”

李斯聽完之後,眉頭皺的越發的緊了。

胡亥搞出事情來,他不驚訝。

他知道秦始皇的計劃,當初就說過,要用胡亥作伐。

可是冇想到會弄這麼大!

如果真按照‘王子犯法,與庶民同罪’的規則,殺人償命可不是玩笑話。

難道太子殿下其實如此狠厲?

很快,李斯就說道,

“去,派人將那屠夫的妻子給接過來!我有用處。”

現在,這個妻子就是關鍵!

李由很快離開,然後一直到傍晚時分纔回來,隻是卻帶來一個不大好的訊息,

“父親,孩兒過去的時候,那屠夫的妻子已經不見,有人說,是被一家貴族帶走了。”

“我們要去搶回來嗎?”

聽到這話,李斯怔了一下,說道,

“被貴族帶走了?”

沉吟了一陣,李斯的臉上浮現出一絲古怪,自語道,

“這也在太子殿下的算計之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