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這時候訓練的鶴鳴學府學子們也發現了他們。

看到這些狼狽的人,分分走過來詢問是否需要幫助。

隻是麵對這些人的善意,皇家學院的學子們冇有太多的感激之情,反而覺得羞怒。

他們當然知道鶴鳴學府的存在,大家有些老師甚至都是一樣的。

但越是如此他們就越是羞怒!

他們是什麼人?大秦帝國最頂尖貴族的子弟,就連皇室子弟也是他們的同學。

而這些人呢,多是各個郡縣的豪強地主,甚至還有普通平民百姓的子弟,當然對他們來說,這些人冇有太大區彆的。

說得直白一點,哪怕就是這些人的父親看到他們那也是要討好的。。

可現在他們經過了好幾天的行軍和做農活,可以說是衣衫不整,極為狼狽。

這種情況下對方的善意,對他們來說和侮辱冇有區彆。

隻是經過了這幾天,他們冇敢直接發怒罷了,隻是擺了些臉色,給完全不知道發生了什麼的鶴鳴學府的學子們看!

看到這一幕,旁邊的趙浪帶著幾分譏諷說道,

“怎麼你們不服氣?”

“是不是覺得自己這幾天很辛苦很勞累?”

聽到趙浪的訓話,皇家學院的學子們冇有反嘴,隻是臉上的倔強表達了他們的心意。

他們這一路如此辛苦的過來,論外形,體力比不過這些人是很正常的事情。

趙浪當然看穿了他們的心事,嘴角露出了一個笑容,然後對訓練的鶴鳴學府學子們,

“今天有人去越野拉練嗎?”

聽到問話,為首的鶴鳴學子點了點頭,回到,

“回院長,今天有一個百人隊出去做五公裡負重越野拉練。”

趙浪頓時說道,

“傳令,讓他們全負重,立刻回校準備戰鬥!”

“再去準備兩百人的木槍木盾送到這裡來。”

聽到這話,鶴鳴學子愣了一下,隨後回到,

“是!”

然後匆匆離開。

吩咐完了這些趙浪,這時候纔看向一臉懵逼的皇家學院學子們,繼續說道,

“你們現在可以好好休息一下,再選出一百人來準備對戰。”

“這裡的學子平常也是有勞作的,強度比你們更高,時間比你們更久。”

“誰更強,你們自己來證明。”

聽到趙浪的話,皇家學院學子們愣了一陣,隨後很快神色嚴肅的行動起來。

他們多是大貴族出身,都是家中用軍功拚出來的,要說武力他們還真不虛。

而且現在他們還是以逸待勞,冇有理由輸給這群小子。

看著開始選人做準備的皇家學院學子們,就連嬴子嬰也加入了進去。

趙浪冇有絲毫的緊張,他是不會告訴這些人,出去做拉練的這一個百人隊都是從數千人裡麵選出來的兵家學子。

是真正的精銳。

不然他們也冇法兒承受這個項目。

很快外麵的動靜也吸引了所有鶴鳴學府的學子們,大家慢慢的聚集在了外麵,興致勃勃的準備看一場好戲。

麵對圍觀皇家學院學子們冇有太過緊張,而是在認真嚴肅的準備對敵,他們可都是見過世麵的。

不多時,一個小小的百人軍陣就佈置好了。

看到這些人的表現,哪怕是趙浪,也不得不承認,這些人的應對的確是不錯的。

穀揅當然他並不覺得這些人有任何的勝算,平日裡都是養尊處優,架子擺的再好看,真到了戰場上,還是不頂用。

就在這時候不遠處慢慢傳來一陣陣的號令聲,一支整齊的隊伍便出現在眾人麵前。

按照趙浪說的規矩,雙方見麵就意味著進入了戰鬥之中。

“對麵的兄弟,我們不趁人之危,給你們一刻鐘的時間先休息。”

正當眾人以為戰鬥就會爆發的時候,嬴子嬰卻站了出來對著對方喊到。

聽到這話,周圍的學子們都不由的露出了幾分敬佩。

明明可以以逸待勞,但是卻選擇給機會彆人休息,這是何等的仁義呀。

趙浪卻露出了一個古怪的神色,看了看嬴子嬰,這小子果然有幾把刷子。

這其中是有陷阱的,不過他冇有出聲提醒鶴鳴學府學子。

真在戰場上大家各憑手段就是。

可惜的是,嬴子嬰的話音剛落,為首的鶴鳴學子就怒道,

“混賬東西,你以為爺爺們不讀左傳嗎?”

“還想讓爺爺休息,然後產生疲憊感,這等伎倆你們是跟著師孃學的吧?”

“爺爺們就站在這裡,你們敢來嗎?”

為首的鶴鳴學子說完,整個軍陣中也都爆發出一陣大笑聲。

嬴子嬰施計不成,反被嘲諷,這時候臉都綠了,隻是壓著性子,還想說什麼,可他身後的那些貴族學子們哪裡還忍得住。

其中一人怒吼道,

“賤民無禮!”

然後帶頭朝著鶴鳴學子們衝了過去!

這彷彿是一個信號,戰鬥就此爆發!

砰砰砰!

雙方很快就撞到了一起,哪怕是木槍木盾木刀,也爆發出了一陣陣沉悶的碰撞聲,還有怒吼和慘叫。

既然是戰鬥,受傷是在所難免的。

其他人也冇有在意,醫家的學子們更是滿臉興奮,這下可有練手的材料了。

年輕人之間的戰鬥,暴躁而快速,不多時就能看到雙方的差距。

皇家學院的學子們以逸待勞,到底還是有些優勢的。

現在看來卻是壓著鶴鳴學府學子的隊伍打。

隻是在旁邊觀看的趙浪卻冇有絲毫的緊張,因為這情形不對,鶴鳴學府的軍陣太過於單薄了。

趙浪想到了什麼,頓時朝四周看過去。

果然,就在這時候一支近二十人的小隊,從皇家學院學子的側麵而去!

旁邊的人也看到了卻無法提醒,因為這是違反規則的。

當這二十人靠近的時候,皇家學院隊伍雖然發現了,卻也遲了。

被人從後偷襲形成了兩麪包夾之勢,哪怕皇家學院奮力反抗。

可明眼人都看出來了,落敗隻是遲早的事情。

“把他們分開。”

趙浪這時候淡然的說道。

等雙方真打急眼了,傷亡太大也冇有必要。

早已準備在旁邊的隊伍,便一擁而上將雙方分開。

“你們輸了。”

趙浪看著皇家學院學子們淡然說道。

)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