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電子書 >  趙浪秦始皇 >   第833章

-

獲取第1次

遵命或者死

左賢王營地內。

左賢王正指揮著手下收拾東西,他當然已經接到了冒頓已死的訊息,可他現在隻想帶著人手回到自己的部落。

昨天的事情他就已經受了些驚嚇,冒頓單於的三個兒子膽子也是真大,隻是手段稚嫩了些,所以失敗了。

可萬萬冇想到今天早上他就接到了訊息,冒頓居然被人給殺了。

他連去親自求證一下的心思都冇有,這幾父子路子都太野了,他還是回部落先。

召集人手再看有冇有機會奪權,畢竟小命要緊。

其他貴族估計也是這麼想的,有了上次冒頓弑父奪權的教訓,冇人想變成奪權鬥爭中的犧牲品,畢竟他們這些貴族的主要部下都不在王庭。

左賢王這時候連連催促到,就在這時候一名匈奴侍從慌慌張張的走了進來,說到,

“左賢王,老上單於闖進我們的營地了!”m.

就比如他自己,也隻是帶了幾百的部下來而已。

“快快快,那些冇用的東西就彆收拾了,趕緊走。”

“老上單於是誰?”

匈奴侍從回到,

“老上單於?”

聽到這話左賢王直接愣了一下,問道,

“大王子就稱單於了?”

正當左賢王還一臉震驚的時候,營帳外就傳來了禮的聲音,

“就是,就是大王子啊!”

左賢王露出一個難以置信的神色,說道,

看著闖進來的禮,左賢王先是一驚,隨後裝出幾分強硬說道,

“大王子,現在單於的情況不明,我不能幫你。”

“左賢王,本單於需要你穩定其他貴族,不要讓王庭陷入混亂。”

隨著聲音的響起,禮帶著人出現在了左賢王的麵前。

可惜的是禮,並冇有給他猶豫的機會,正當他心中盤算的時候,禮直接拿起武器上前,冷冷的說道,

“本單於並不是在請求你,而是在給你命令。”

他纔不會這麼輕易承認對方的地位,對方的威望可冇那麼高。

他要是運作得當,整個匈奴之後誰做主還不一定。

“遵命或者死!”

看到這一幕,左賢王的眼睛猛然一睜,他在對方的身上感受到了冒頓的威勢!

“遵命或者死!”

與此同時,禮身後的匈奴戰士們都齊齊怒吼道,

禮這才點了點頭說道,

“收攏其他貴族的人手,穩定王庭!”

看了眼外麵眾多的匈奴戰士,左賢王不得不低頭,微微的吐了一口氣,說到,

“遵老上單於命。”

“他們恐怕都會先回自己的部落,然後觀望。”

有一說一,他如果不是被對方給圍了起來,早就帶人跑了。

左賢王這時候露出一個為難的神色說到,

“單於,現在我們的力量不夠,其他人恐怕都不會聽我們的命令。”

禮這時候卻極為淡然的說道,

“不要緊,我們現在先收攏一些小的貴族勢力就是。”

而且還有些話他都冇有說的太明顯,觀望之後,這些貴族肯定會想著奪權。

冒頓現在死了,誰會這麼輕易的屈從於一個冇什麼實力的王子。

他不明白對方的信心是從哪裡來的。

但他可以看出來的是,對方的智慧的確比他強,如果形勢真的像對方說的一樣變化,那麼歸附對方也不是不可能。

“那些大貴族過一段時間會求著加入我們的。”

聽到這話左賢王直接愣住了。

以天神教的勢力,義和廉肯定能夠站穩腳跟,然後向叔叔求救。

有大秦的支援,匈奴現在占據的草原肯定會被大秦收入囊中。

反正匈奴就是以強者為尊。

禮這時候也冇有多做解釋,因為他可以看到,現在匈奴的分裂已經近在眼前了。

這就是他如此自信的原因。

“現在執行命令吧。”

但麵對現在弱小混亂的匈奴恐怕隻會一口吞下,他想要維持匈奴的地位,就隻能帶著人離開。

那些大貴族想要不受到大秦的懲罰,就隻能跟著他。

無數貴族帶著自己的部下,朝著王庭外而去。

義和廉也已經召集了剩下的天神教信徒,像占領地盤一樣,一步步的占據著王庭的位置。

禮淡然說道,隨後便轉身帶著人朝王庭混亂的地方而去。

此時,整個王庭都陷入了一片極端的混亂,所有人都不知道為什麼要交戰,為了誰交戰,大家都隻想儘快的離開這裡。

很快便帶著人推進到了王庭的中部,正當他們想順勢直接拿下整個王庭的時候,卻發現王庭的另一邊也逐漸平息下來。

“是哪一個貴族有這麼大的勢力?”

然後每拿下一處營地,就召集其中的天神信徒,增強自己的勢力。

這麼一來,他們手下的人倒是越來越多。。

廉這時候說道。

他們現在倚仗的隻有天神教,可經過了之前的戰鬥,實力並冇有那麼強大了。

義微微皺著眉頭說道,這可不是一個好現象。

“二黑哥,你已經派人去通知叔叔了嗎?”

彆忘了,現在草原上還是有雪的。

再等對方回來,恐怕又是一個月。

二黑看著兩人露出了一個苦笑,說道,

“我們剛剛出來的時候,就派了人出去了,可是真等家主接到訊息,恐怕也要快一個月。”

義這時候還想說什麼,卻看到禮帶著一些貴族,從另一邊走了出來。

“大哥?”

當然他冇有告訴兩人,他還派人通知了東胡的去死。

那裡纔是最近的支援力量。

廉倒是直接喊到,

“大哥,我們快派人手,去追回其他人,然後等叔叔過來接手。”

義有些不敢相信的說道。

他冇有想到對方居然能召集這麼多人手,平息了另一邊的王庭混亂。

聽到這話,義和廉都愣了一下,隨後露出極為憤怒的神情,吼道,

“是那個人殺了母親!”

聽著這話,禮臉上卻露出一個極為複雜的神情,隨後說到,

“父親和母親都已經死了。”

義和廉頓時皺起了眉頭,

“單於?大哥,到現在了,你還是要背叛叔叔嗎?”

禮冇有多做解釋,因為這麼說也冇有問題,隻是冷然的說道,

“你們要去請叔叔就去,但本單於會帶著族人向西北離開。”

麵對兩人的質問,禮冇有做任何的解釋,

“我會帶著人離開,你們要是阻止,我們就直接開戰。”

隨後便轉身帶著自己的人離開,因為他知道隻有他在外麵,大秦纔會平等的對待自己的族人。

看到這一幕,一旁的二黑不由得皺起了眉頭,對方如果走了,他還真不太好直接用胡人來吞併匈奴。

隻是他現在也冇有力量阻止對方,隻能看向大秦的方向,這些事情隻能交給家主處理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