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大秦:不裝了,你爹我是秦始皇

第925章大秦太子殿下上朝!

飛天,一直是所有人都有過的幻想,試問,那個孩童在看到鳥兒之後,冇有幻想過自己也有一雙翅膀,在空中翱翔。

如今大秦的百姓也自然一樣。

隻是年紀越大了,經曆世事苦難,也就越對上天充滿了敬畏。

而此時,他們卻看到,在自己太子殿下的車架之間,一隻燈籠模樣的龐然大物,正緩緩升起。

這樣的壓迫感,是所有人都不曾的有過的。

整個鹹陽城周圍的百姓都仰著頭,看著天空中的龐然大物,心中不由的充滿敬畏!

再看向站在車架上的太子殿下,他們隻覺得對方宛如神明!

為首的幾個老貴族此時眼中充滿了迷茫和驚駭。

他們自己其實並不信天意,這一生爭權奪利,殺伐無數,如果真的被所謂的上天束縛住了,那麼也走不到這個位置。

上天也隻是他們用來攻擊的手段。

可現在的這一幕,直接讓他們迷茫了。

難道說太子殿下真的可以和上天溝通,那也就是說自己纔是要被上天懲罰的人。

想到這裡,他們也不由的感覺到一陣徹骨的寒冷!

隻有站在四周的幾個穿著鶴鳴學府衣服的人,看著天上的墨燈,不由的小聲嘀咕道,

“這不是太子殿下讓學府墨家學子們正在改良的飛天墨燈嗎?怎麼變成了和上天溝通的神器了?”

“噓,你小聲點,這明顯就是太子殿下的計謀啊。”

“可太子殿下不是向來不喜歡用鬼神之事來糊弄人啊。”

正當幾人爭論的時候,一旁的一名先生模樣的人開口說道,

“好了,爭論什麼?君子善假於物,這飛天墨燈和上天之名也不過是震懾這些貴族的手段。”

“那些貴族們不會信,太子殿下也不會信。”

“至於百姓們,信也就信了,反正有道家的那群人,無大秦官府的敕封,誰都冇法成神。”

“不必擔憂禍患。”

聽到這話,幾個學子頓時回道,

“學生受教,多謝公羊先生。”

公羊敢這時候點了點頭。

現在大秦官府早已經有了規定,不管是什麼想要成神,先要道家征集,考覈,然後上報大秦官府,再次的進行稽覈。

最後確定一切都符合條件之後,才能成神。

所以他纔不擔心這種鬼神之事會對大秦造成太大的影響。

不得不說,太子殿下對於這些事情的預先防備,簡直就是滴水不漏!

也不枉他當初帶著公羊一派的儒生,直接歸順了對方。

現在儒家公羊一派成了主流,這就是他的功勞。

什麼叫眼界?這就是眼界!

想到這裡,公羊敢也不由的帶著幾分驕傲,昂起了頭。

此時,趙浪站在車架上,居高臨下的看著半跪在地上的幾個老貴族,寒聲說道,

“你們既然說,上天的旨意不可違抗,不然必有災禍,你們猜一猜,本太子還得到了一些什麼天意?”

聽到這話,幾個老貴族隻覺得如墜冰窟,渾身徹骨寒!

他們當然聽得出對方的意思,現在,所謂的天意就憑趙浪自己的一張嘴。

最簡單的,隻要說上天要懲罰他們,這些人就是被抄家滅族的下場!

可如今他們早已經是去騎虎難下,他們的身後,是諸多的老貴族,這一退,就是整個貴族陣營的敗退!

可不退

一時間,幾人不由的汗如雨下!

“唉”

就在這時候,旁邊傳來了一陣歎息聲,王翦的聲音傳了過來,

“太子殿下,臣等已然老邁,不堪重用,幾位同僚也是如此。”

“所以才老眼昏花,今天失了禮儀。“

“大秦正是如日中天之時,怎麼會冒犯了上天?“

“老臣懇請太子殿下準許我等歸家安老!“

說完,王翦便彎腰行禮。

看到這一幕,原本站在車架上的趙浪連忙走了下來,扶住了王翦說道,

“老師,弟子還離不開您啊。“

對於王翦,趙浪還是充滿了敬意的。

除了最開始的時候幫助他,在軍中站穩了腳跟,不然真以為他能夠不憑藉身份如此一路上升嗎?

大秦軍中比他勇武的有,比他有智謀的也有,,還不是一步步的熬上來的

如果冇有這種身份,他如今頂天了能做一個萬人將

這就是規矩!

破格之所以叫做破格,就是因為非常之難。

更不用說之後在朝堂上,猶如定海神針一般幫助他穩定朝堂。

看著情真意切的趙浪,王翦這時候露出了一個極為欣慰的笑容,說到,

“太子殿下,如今你早已經可以自立了。“

“陛下之所以能放心南巡之後,北巡也是如此,大秦也應該迎來新的局麵了。“

“隻是新舊交替之時不一定總是要血流成河,浪兒,要記得老師和你說過的話,殺人總是最差的手段。。“

王翦心中極為欣慰,一生之中能有這麼一個弟子,他已經滿足了!

現在以他為首帶著所有的老貴族們安然歸來,是他最後能為對方做的事情。

他已經很老了。

“老師!我“

趙浪這時候還想說什麼,其實殺不殺這些老貴族都無所謂,他的佈局已經完成,隻等時間發展就行了。

既然老師不喜歡他不殺就是。

王翦卻雙手緊緊的握了一下對方的肩膀,隨後走到了幾個老貴族的麵前說到,

“諸位,我等已然老邁,不堪重用,如今不退,更待何時“

“老夫身為武成侯,一生為大秦戰四方,滅五國,功勞比你們誰都大,老夫能退你等為何退不得!?”

“就不怕以後昏聵,連累自己的妻兒家小!?“

聽著王翦的話,為首的幾個老貴族,慢慢的低下了頭。

過了一會兒之後才帶著幾分顫聲說道,

“臣等老眼昏花,今日失禮,請太子殿下見諒,臣等也求歸家安老。”

說完就完全的拜服了下去。

趙浪看到這一幕,也知道了老師的心意,於是神色複雜的說道,

“幾位的心意本太子已經知道了,既然如此,便準許你等歸老。”

“各項賞賜也不會少了你們的。”

聽到這話,幾個老貴族頓時行禮道,

“謝太子殿下!”

然後讓開了通道。

此時一旁的奴,神色嚴肅地站了出來喊道,

“大秦太子殿下上朝!“

看到這一幕一直在旁邊的李斯,神色頓時極為複雜起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