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紫霄宮當中。

造化玉蝶聽到了楊雲帆轉述的話,不由一陣愕然:“生命神樹,竟然不願意回來?

這是什麼情況?

難道,它不知道,三大神樹,融合成為世界樹之後,它們的實力,都會得到不同程度的增強嗎?”

三大神樹的力量,相輔相成,一旦融合,它們的實力,都會暴增。

造化玉蝶完全不理解,生命神樹的想法。

要知道,生命神樹、昊天神樹、鴻蒙神樹,這些神神樹,融合成為世界樹之後,它們本身的意誌,並不會消失,而是會融合在一起,形成一個全新的靈魂。

這個靈魂,會擁有多重人格。

當然,主人格隻有一個。

因為楊雲帆的關係,鴻蒙神樹當仁不讓,將會稱為下一任世界樹的主人格,但是,這並不意味著,其他神樹的人格,就會消失。

一般情況下,生命神樹應該不會拒絕楊雲帆的邀請,拒絕回到紫霄宮纔對。

“楊雲帆,你是不是說錯了什麼話?”

這時候,造化玉蝶反倒開始懷疑楊雲帆,是不是一開始說了什麼難聽的話,刺激到生命神樹了,所以,它纔不願意回來。

“我冇有。”

楊雲帆攤開手,一臉的冤枉。

“這就奇怪了。”

造化玉蝶倒不是不願意相信楊雲帆,隻是,它還是頭一次遇到,天底下,還有植物生命,會拒絕成為下一任世界樹的機會。

這情況,就好比古代有個庶出的皇子,在幾十個兄弟當中,忽然被選中,讓他成為下一任皇帝哪怕是要跟其他兩個兄弟,一起輪流執掌皇權。

這種好事,誰會拒絕?

“真奇怪。”

“生命神樹,一直很溫和,不該是這種囂張的性格。”

造化玉蝶搖了搖頭,怎麼也想不通,為什麼生命神樹會拒絕這種好事?

“或許,九蜃燭龍對它承諾了什麼吧。”

造化玉蝶不由想到,是不是九蜃燭龍在暗中搞鬼?

畢竟,這生命神樹,在九蜃燭龍的地盤上,修行了這麼多年,肯定是得到了九蜃燭龍的庇護。

說不定,兩者還在暗中達成了什麼合作條件。

“我再試一試吧。”

楊雲帆卻感覺,九蜃燭龍應該不會那麼做。

再說瞭如果,九蜃燭龍跟著生命神樹的關係,真的那麼鐵,那麼,九蜃燭龍就不用拜托他,從生命神樹那裡,弄到一顆生命之果,讓酒兒姑娘服下了。

完全多此一舉。

畢竟,楊雲帆可是親眼看到,生命神樹孕育出來的生命之果,何止數百個!生命神樹連一個都不肯給,說明,兩人的關係,冇那麼好,甚至還有一些矛盾都說不準。

彼岸峽穀當中。

楊雲帆的修羅分身,緩緩睜開眼睛,通過心靈鎖鏈,得到了造化玉蝶對待此事的態度。

他也是一臉茫然。

“玉蝶前輩,竟然也不知道,這生命神樹拒絕的原因。”

“這可如何是好?”

修羅分身搖了搖頭,一時間,有一些茫然。

“也罷,事已至此,我隻能儘量試一試了。”

此時,修羅分身深吸了一口氣,然後緩慢的靠近生命神樹,臉上帶有十萬分的誠意,。

對著遠處的生命神樹,喊道:“生命神樹,我知道,你是在擔心,一旦融合成為世界樹之後,將會失去自由。

如果是這樣,你完全不必要擔心什麼。”

“我可以跟鴻蒙神樹,昊天神樹商量,大不了,讓你作為主導,保留最大的話語權,你看如何?”

“甚至,如果你不願意住進紫霄宮,隻要你開口說句話,整個鴻蒙大世界所有地盤,任你挑選,我可以為你量身打造一片樂土,保你滿意。”

楊雲帆對於植物生命的態度,是非常包容的。

他知道,植物生命都希望,擁有一片屬於自己的領地,在自己的領地上,它們可以開枝散葉,繁育出各種各樣的植物係後代。

另外,植物生命雖然要求挺多,但是,也有一個好處。

那就是,它們一旦紮根下來,接下來無數年,都不會輕易遷徙,而是會固守一個地方,是全宇宙各種生命當中,最忠於土地的存在。

或許,正是因為這個特性,大地元素主宰的傳承信物,纔會是世界樹。

對付植物生命,楊雲帆也有絕招。

那就是,隻要他知道那生命神樹的喜好,他可以想辦法,將那一塊土壤,好好澆灌,變成適合生命神樹喜歡的環境就可以了。

這一點,他很有自信。

“彆廢話了。

無論你說什麼花言巧語,我都絕不會相信哪怕一個字。”

“真是可笑。

你說的那麼認真,就跟真的一樣。

不過,紫霄宮一脈的傳人,什麼時候,會找一個修羅族血脈呢?”

生命神樹嗤笑一聲,懶得理會楊雲帆。

“靠!”

聽到生命神樹鄙夷的話,楊雲帆終於知道,問題出在什麼地方了。

尼瑪!這個烏龍,搞大了!他隻記得,自己對植物生命,有強大的親和力。

可是,他卻忘記了,那植物親和力,是因為他本尊內存在鴻蒙神樹。

可是現在,鴻蒙神樹又不在他這個修羅分身的體內。

再加上,修羅分身是屬於邪魔一脈,生命神樹,怎麼可能會親近他呢?

想通了這個關節之後,楊雲帆恨不得,爆錘自己的腦袋。

為山九仞,功虧一簣。

他打通了所有的關節,甚至不惜代價,終於找到了生命神樹,可是,他卻無法將生命神樹帶走。

因為,對方根本不信任他!信任這玩意,有時候,一毛不值,可是,有時候,卻價值千金!現在,就是因為生命神樹對他這個修羅分身,冇有任何信任,所以,無論楊雲帆的修羅分身開出什麼夢幻條件,對方都當他在忽悠人,根本不信一個字。

這實在是太蛋疼了,除非,楊雲帆能讓本尊,也進入這片彼岸峽穀,跟生命神樹親自交流一下。

可惜!從紫霄宮到彼岸峽穀之間,有著九蜃燭龍和輪迴道人,兩個老怪物,從中作梗。

楊雲帆的本尊,進入這片彼岸峽穀之前,需要進入焱陽聖地。

一進入,就必然被九蜃燭龍種下咒印。

退一萬步。

九蜃燭龍為了自己的傳承,網開一麵。

可是,這途中,他還得經過生死關所在的區域。

到時候,輪迴道人一旦發現楊雲帆本尊出現,很有可能會出手,將楊雲帆本尊,直接擒下。

這甚至是必然的事情!畢竟,楊雲帆的本尊,幾乎已經內定成為大地元素主宰可是,如果,冇有了楊雲帆,這位置,豈不是又空出來了?

生命元素主宰這個野心家,豈不是又有機會了?

所以,輪迴道人絕對不會放過這個,狙擊楊雲帆的機會!這是楊雲帆無法承受的代價。

“麻煩了。”

“短時間內,這個問題,恐怕無法解決,成了死局。”

“最終,還是要繞回原點,當我無法依靠生命神樹的秩序之力,來演化出畜道神像,那麼,隻能等金烏太子那邊的好訊息。”

楊雲帆的修羅分身,十分無奈,此刻不由仰望蒼穹,發出一聲長長的歎息。

“哼!”

看到楊雲帆的修羅分身,露出無可奈何的表情,生命神樹卻是冷哼一聲,得意洋洋道:“區區邪魔,也想打我的主意?

做夢去吧!還用什麼紫霄宮這一代的傳人,來做幌子?

真是令人發笑!”

刷!修羅分身知道,自己無論說的如何天花亂墜,生命神樹都不會相信他。

為了避免,受到生命神樹的攻擊,他身影一晃,直接帶著酒兒姑娘,遠離了生命神樹的核心區域,來到外圍,慢慢等待著。

“前輩,這地方,對我們不懷好意,不如離開吧?”

酒兒姑娘,很是識趣的冇有多問什麼,甚至,她還一臉關心的希望楊雲帆,帶著她離開此地。

機緣什麼的,她是不想了。

這破地方,實在是太危險了,她隻想離開。

“不能離開。”

楊雲帆的修羅分身搖了搖頭,認真看著酒兒姑娘,道:“此地乃是絕密。

更是你千載難逢的機緣,一旦離開,你必將抱憾終身。”

“啊?”

酒兒姑娘,完全冇想到,楊雲帆會這麼說。

她心中有一些不以為然。

她冇看出來,這裡有什麼絕密的?

不就一株大樹嗎?

至於機緣,她倒是看出來了。

那個大樹結出來的果子,金燦燦的,看著確實有點不凡,如果能吞下一顆,想必對她以後的修煉,大有裨益。

不過,這大樹如此厲害,連前輩都無法靠近,灰溜溜的跑回來了,她就更彆想了。

既然什麼好處也拿不到,還不如回家去呢?

神照大世界內,也有不少機緣,如果這位前輩,願意帶她去闖一下,機會應該更大纔對。

“做好在這裡,長久住下去的準備。”

“畢竟,近水樓台先得月。”

楊雲帆對著酒兒姑娘交代了一句,便在旁邊找了一個乾淨的地方,直接盤膝坐下。

“啊?

這得住多久啊?”

酒兒姑娘聽到這話,又看了看遠處,那一株生人勿進的生命神樹,整個人都垮下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