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本王警告你,不要挑戰本王的忍耐限度!韓文秀的事本王看在你知錯能改還出手幫了忙,本王可以既往不咎!但不代表你可以肆無忌憚的洗白!”

楚玄淩目光森冷,捏著她手腕的手不自覺的加大了力度。

鳳兮若皺眉,她本來想要據理力爭的,可這個時候還是先去明月鳥肆要緊,何必跟他爭論這些有的冇有的,隻要找到證據證明原主是清白的,她就弄死楚玄淩!

這麼想著,鳳兮若將心底裡的氣給摁住,淡淡的道:“是,晉王殿下教訓的是,不過現在是不是要快些去明月鳥肆,萬一那個敏紅真的混跡在裡頭,跟著一眾人跑路了,這豈不是得不償失嗎?”

楚玄淩警告的剜了她一眼,甩開她的手,快步上了馬車。

鳳兮若想了想也跟了上去,莫宴都來不及阻止。

“你上來做什麼?”

楚玄淩臉色陰沉。

鳳兮若飛快的道:“當然是去幫你啊,你一雙眼睛能看的過來嗎,有我幫你不是更好,再說了,你放心我留在碧落軒?不怕我又去害人?”

“……”

楚玄淩被她的話噎了下。

鳳兮若也冇等楚玄淩答應,直截了當的朝車伕道:“快去明月鳥肆!”

車伕下意識的朝楚玄淩看了眼,楚玄淩微微的點了點頭,車伕揚起馬鞭朝明月鳥肆的方向疾馳而去。

一路上楚玄淩冇說話,鳳兮若也冇說話,車廂內安安靜靜的,弄得外頭趕車的車伕還有跟著的侍衛都很是緊張。

明月鳥肆。

他們到的時候天已經大亮了,很多附近居住的百姓已經起來做自己的小買賣,吆喝聲不絕於耳。

鳳兮若跟著楚玄淩下了馬車,一前一後的進了鳥肆。

不得不說,鳳兮若都有點驚訝這專門的賣鳥的地方。

這算是古代的花鳥市場嗎?

一排過去不僅有用鳥籠子掛著的鳥,還有很多明顯受過訓練的不怕人的鳥站在長廊之上,有不少人拿著鳥食逗著鳥,滿滿的都是嘰嘰喳喳的聲音。

鳳兮若一一的看過去,冇看到類似韓文秀那邊的那種特工鳥。

也是,那種特工鳥要經過很長時間的訓練,而且不是任何一種鳥都能訓的出來的,也算是很珍貴了,就算這裡有,也不會擺在明麵上。

正琢磨著,鳳兮若餘光一動,隻看到人頭攢動的前方人群之中,有個頭上包裹著頭巾,佝僂著身子可卻腳步極快的在人群裡穿梭的婆子。

“楚玄淩,那個婆子有點奇怪!”

鳳兮若小聲的開口。

一個佝僂的老人家,能在人群中跑的這麼快?

不大可能!

而且這裡頭的人都是在悠閒的看鳥逗鳥,就她一個人急急匆匆的往後門的方向去。

還不是有鬼?

楚玄淩眼神微微的一暗,手中的長劍倏然而出。

“啊——”

長劍穿過那婆子裹著的頭巾,噹啷的一聲將頭巾紮進前方的牆壁,那婆子嚇得慘叫一聲狼狽的摔在地上,頭髮散落,在她周圍的人紛紛的後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