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是個姑娘,年輕的姑娘。

莫宴帶著人衝上去圍住她:“是敏紅!”

楚玄淩揮了揮手,莫宴將人拽起來。

鳥肆的掌櫃的趕緊奔了出來,掌櫃的很是有眼力見兒:“參見晉王殿下,參見晉王妃,小的這邊有房間……”

楚玄淩看他一眼,示意莫宴抓著人跟上。

鳥肆後院。

敏紅瑟瑟發抖的跪在地上。

楚玄淩聲音極冷:“本王要問什麼,你應該清楚。”

敏紅嚇得拚命磕頭:“王爺,王爺,奴婢……奴婢不知道……”

啪!

莫宴手上一動,鞭子狠狠的抽在敏紅的身上:“你是不是在韓文秀的藥裡下了毒!說!要是不說,今日怕是你就死在這裡!不僅是你,就連你的家人,都跟著你陪葬!”

敏紅慘叫了聲被打趴在地上,哭著道:“奴婢,奴婢……是趁著小鬆放下藥碗的時候加了東西進去,可……可恩人說了,這東西加進去不過是讓韓姑娘多昏睡幾日而已,根本不會有害,還說讓奴婢先離開京城一段時間,奴婢什麼都不知道啊!”

恩人?

鳳兮若皺眉:“誰是你恩人?”

敏紅張了張嘴,剛要說話,一根銀針從窗外射入。

“小心!”

楚玄淩敏銳的身形一動將在敏紅跟前的鳳兮若拽開,銀針刺入敏紅的眉心。

敏紅雙目一睜,咣噹的倒在地上,死了。

“追!”

莫宴帶人就要衝出去。

楚玄淩冷冷的道:“不必了,人不在這裡,用的是改裝的箭弩射出的,距離這裡不近,但準頭極準,等你追過去,人早就跑了。”

鳥肆的掌櫃的嚥了咽口水,嚇得縮緊脖子,冇敢說話。

楚玄淩鬆開拽著的鳳兮若的胳膊,吩咐道:“處理好這裡,不要透露風聲。”

“是!”

莫宴點點頭,帶著人去處理敏紅的屍體。

楚玄淩冷著臉快步出去了,鳳兮若還想上二樓看看,楚玄淩腳步微微的一頓回頭見著鳳兮若冇有走的意思,他伸手一把拽住她胳膊拖了出去。

“你乾嘛!疼!”

鳳兮若被他重新塞回了馬車。

楚玄淩突然壓了過來雙臂撐在她身側:“你來明月鳥肆,想做什麼?”

原本他以為她是跟著來抓敏紅的,而且敏紅確實是她發現的,但她卻一點都不關心,也就是說她不關心敏紅這麼做的意圖,她來是為了明月鳥肆!

可為什麼?

鳳兮若抿了抿唇,她要是說自己是來找證據給原主洗刷冤屈的,楚玄淩肯定又要發飆,說她妄圖洗白什麼鬼的。

沉默了片刻,鳳兮若挑了挑眉:“來幫你抓敏紅啊,剛纔要不是我,你就看漏了,有我在,你事倍功半,不是嗎?”

楚玄淩狠狠的皺了眉,這女人嘴裡冇一句話是真的!

可像是一條滑不溜的的泥鰍一樣,他抓都抓不住!

狡猾陰險的女人!

楚玄淩冷哼了聲,坐直了身子,淡淡的道:“鳳兮若,你給本王老實點,要是讓本王知道你還有什麼壞心思,本王絕對不會放過你!”

好傢夥!

她怎麼了就有壞心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