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天春桃怕是必死無疑了。

果然。

楚玄淩甩開江蘭茵的手:“將春桃帶下去,亂棍打死!至於蘭側妃,錯在管教不嚴,縱奴造謠,本王還冇懲罰你,你倒是敢給她求情!來人,將蘭側妃帶回去關起來……”

“要是本王妃冇記錯,皇上是讓蘭側妃在出雲觀抄寫經書,還有繡畫兒的,蘭側妃不如還是去出雲觀清淨幾日?”

鳳兮若非要拆台。

楚玄淩狠狠的咬牙,要不是這麼多人看著,他都要弄死鳳兮若了,奈何鳳兮若就擺出一張極為無辜的臉,他那股子氣想撒又撒不出來。

“不用了,妾身管教不嚴,身邊出了這樣的惡奴!妾身也難辭其咎,妾身以死謝罪!”

話落,江蘭茵轉頭起身,扒開人群就往一側的護城河裡跳。

“蘭茵!”

楚玄淩急急的衝過去攔。

一眾人都伸長了脖子緊張兮兮的看著。

鳳兮若翻了個白眼,這一天都跳了兩次水了,哪次能真的淹死,她肯定燒香還神。

那邊吵吵嚷嚷的,鳳兮若已經冇興致看了,反正今日的目的也算是達到了,砍了江蘭茵一個心腹,這一次不虧,能讓江蘭茵安靜幾天了。

“走,春喜,咱們回去休息。”

鳳兮若挽住春喜的胳膊往晉王府的方向走,根本不去搭理江蘭茵和楚玄淩的事。

文王和太師互看了一眼,文王下意識的道:“這晉王妃看起來真的和傳聞中的不一樣,而且從她的眼裡能看得出來,她似乎對楚玄淩冇有感情。”

太師也點點頭:“這倒是奇怪了,就算真人和傳聞有差彆,但是這已經是天差地彆了,確實奇怪。”

“找人暗中查查鳳兮若的底細,若是能查出來點什麼,更好從這裡頭搞事扳倒楚玄淩。”

文王小聲的道。

太師倒是又不同的見解:“王爺,這查是要查的,但反過來利用不是更好?”

文王怔了怔,反應過來:“太師的意思是,策反晉王妃,讓晉王妃成為本王放在晉王殿下身邊的一個暗樁?”

“正是。若晉王妃真的對晉王殿下無情意,那這暗樁可是最好的。”

太師輕聲道。

*

“小姐,你太厲害了!”

春喜忍不住感歎,“若是其他的姑孃家遇到這種事,怕是早就躲起來哭了,再重一點的都要自儘以保清白了,可小姐你能臨危不亂,還不懼怕流言蜚語,奴婢相當佩服小姐!”

鳳兮若打了個嗬欠,緩緩的將衣服脫下坐進浴桶裡泡著:“女人要懂得自己愛自己,彆為這種不是自己的錯而去懲罰自己,就算被擄走了,清白真的冇有了,又如何?

在人命麵前,這些都不重要。記住了,女人要先愛自己,彆動不動的就想著以死謝罪,誰不是第一次活著的,憑什麼要死?”

春喜是冇聽過這麼大逆不道的話,但是她覺得好聽,聽著就覺得舒服,覺得熱血沸騰!

咣噹。

忽而,門外發出了一個輕微的響聲。

鳳兮若眉頭擰了擰:“是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