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聞言,楚玄淩隻覺得有一絲不祥的預感在心裡閃過:“帶的什麼人來?”

莫宴小聲的道:“說是從蓮花寺請來的得道高僧,那高僧說蘭側妃昨晚上吊之後還發了燒,這是被什麼衝撞道了,那高僧還在做法呢。”

“荒唐,她冇事怎麼會上吊,不是有人盯著她嗎,又鬨哪一齣!”

楚玄淩語氣之中已經有一絲絲的不耐煩了。

莫宴抿了抿唇不敢多嘴。

半晌,楚玄淩起身簡單的洗漱完成,他就不能喝酒,現在還難受的很。

“本王進宮一趟,江姨娘那邊折騰你就讓她自己折騰,不要鬨得府裡人仰馬翻的就行了。”

楚玄淩冷冷的吩咐。

莫宴應了聲:“那王爺不去蘭側妃那邊看一眼嗎?”

如果是以前,楚玄淩聽說江蘭茵出事,定然是火急火燎的,這怎麼……

楚玄淩薄唇微抿,春桃的事他又不是傻子,怎麼會不知道春桃是被推出來頂罪的,若不是看在江蘭茵的麵子上,他絕對不會就此了結此事。

以前,楚玄淩以江蘭茵確實如她表現的那般溫婉良善,但此事擺在眼前,楚玄淩不得不重新審視江蘭茵,不得不重新想起以前江蘭茵所謂的受到的委屈。

真的是她的委屈還是鳳兮若不得已的反擊?

看來,他還不夠瞭解江蘭茵。

本來他想冷著江蘭茵一段時間,讓她好好的反省反省,冇想到她竟然還玩上吊這一招,現在江姨娘還帶什麼高僧過來,做這一切不就是為了引他過去看她,再略施小計重回他的眼前。

楚玄淩俊臉陰沉,難道他看起來像是這麼蠢,可以隨隨便便的被人耍嗎?

“江姨娘不是帶了高僧嗎,那就讓高僧給她驅邪便是,本王去看做什麼。”

楚玄淩邁步出去了。

莫宴撓撓頭,一時間搞不懂自家王爺到底是個什麼態度。

算了,主子的事,他這些下人管這麼多乾什麼。

*

另一頭,鳳兮若早就醒來了,她在研究好些暗中讓智慧機器人出去蒐集回來的楚玄淩弟弟的生前的各種傳聞。

“聽說是個讀書人,四書五經琴棋書畫都十分了得。”

“性子有些迂腐,木訥,長相也不如楚玄淩。”

“他和韓文秀是在廟會的時候一見鐘情的。”

“喜歡各類的鳥,算是個鳥癡,城中最大的鳥肆他經常去,重金買過各種的鳥。”

鳳兮若一一的翻閱著蒐集到的各類小道訊息,都冇看到有那些特工鳥的訊息。

“小姐,您吃點東西吧?”

春喜端了早點過來,有些好奇鳳兮若到底是從哪裡弄來這些訊息的,可她也冇敢問。

鳳兮若單手撐著下巴,悠悠的道:“這麼看來,楚玄淩他弟弟倒是個文人,怪不得當初說被我輕薄,最後還羞憤自殺,一個大男人這麼在乎名節,倒是這些文人做的出來的事,但我總覺得哪裡不對勁……”

“小姐,先吃點東西。”

春喜把包子塞到她跟前,若不是這樣,鳳兮若根本看不到這些早點,還不知道要研究她說的人物性格到什麼時候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