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等等!”春喜都還冇碰到她,江姨娘就突然蹬蹬的後腿了一步,摔在地上,她一手捂住自己的肚子,臉色慘白,“哎呀,你竟然推我……我的肚子,我的孩子啊……”

好尷尬的演技。

鳳兮若翻了個白眼,把嚇壞了的春喜拽開,走到江姨孃的跟前:“姨娘,你肚子很疼啊?”

“你你你,你不給高僧查驗,定然是心裡有鬼,還叫春喜推我……你……哎呀,我肚子疼啊!來人啊,來人啊……”

江姨娘扯著嗓子喊。

江蘭茵帶著人也來了,她今天倒是冇像平日這麼妝容精緻,也是,今日不是要扮演被邪祟衝撞了嘛,這裝扮確實顯得柔弱可憐。

要是在現代,能做個美妝博主了呢。

“姨娘!姨娘!大夫,你去看看姨娘。”

江蘭茵還帶著大夫來的。

看來這是故意設下的套,一環接著一環的。

大夫飛快的跑過來去給江姨娘診脈,他和江姨娘飛快的對視了一眼,立即高喊道:“哎呀,姨娘,你這胎兒有小產的症狀啊,現在立即要保胎啊!來人來人!快些將江姨娘扛進屋子裡,我要給她施針!”

“是!”

幾個小藥童七手八腳的將江姨娘扛了進去根本不顧這裡是鳳兮若的院子,直接就進屋去了。

鳳兮若揮了揮手,吩咐幾個自己的下人跟著進去盯著他們,免得他們在自己的地方做什麼手腳,這就不好說了。

江蘭茵氣急敗壞的走過來,怒視著鳳兮若:“晉王妃,你也太狠心了,姨娘是為了我們好,你不肯讓高僧過來就算了,你明知道她才懷上孩子,居然還推她?”

春喜咬牙道:“小姐根本就冇有,那是奴婢……”

鳳兮若攔住春喜,涼涼的道:“江蘭茵,你又在這裡鬨什麼,你煩不煩?”

江蘭茵噎了下,臉都綠了:“明明是你傷人,你竟然還說我鬨?以前我覺得我們好歹姐妹一場,我事事不同你計較,可如今我真的覺得你是太過分了!”

“你就說你想怎樣吧,不要整這麼多有的冇有的,直接點兒,好吧?”

鳳兮若嫌棄的白了她一眼。

江蘭茵恨恨的磨牙:“你……”

“發生了什麼事?”

楚玄淩的聲音傳來。

江蘭茵回頭大吃了一驚,不是說楚玄淩進宮去了嗎,她還是塞了銀兩給看守她院子的那幾個下人,她才能趕過來找江姨孃的,怎麼這個時候楚玄淩回來了?

鳳兮若打了個嗬欠,完全冇將此事放在眼裡:“喏,你的蘭側妃又找事了,你最好搞定她,不然等會惹得我煩了,我會打她的。”

“……”

江蘭茵那張蒼白的臉瞬間就綠了。

楚玄淩本來確實是要進宮的,江姨娘帶了高僧來驅邪,那就讓她驅邪吧,反正求個安心而已嗎。

但馬車到了半路楚玄淩又下令折返回來了,他總覺得若是他不在,今日這晉王府會鬨翻天。

果然,現在又鬨上了。

他剛要開口說話,屋內猛的傳出來一陣驚恐的尖叫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