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據說這姑娘之前是官家小姐,隻不過家裡惹了聖上被抄家了,家中男的充軍流放,一眾女眷淪為家奴。

這姑娘是被揚州一個富戶買了去當丫鬟的,可因著長相貌美,又是個才女,那家的老爺就想納了她為妾,姑娘不從尋死覓活的,後來被那家的夫人直接賣給了牙婆子,之後又轉手被花媽媽買下帶回盛京進了萬花樓。

素素偷偷在鳳兮若耳邊簡單的解釋了幾句,這才上前:“姑娘,進了萬花樓,可就由不得你了,文王殿下看上你,那是你的福分,誰都救不了你的!可彆鬨了!”

文王?

鳳兮若這纔看過去,看到文王一臉不耐煩的杵在那裡,跟個門神似的。

又是這貨,真是哪哪都有他!

不在王府吃席,跑到這裡來撩妹!

真是不是個好東西,還文王呢,封號該改成浪王吧?

鳳兮若嫌棄的收回視線,她看向躲在自己身後瑟瑟發抖的姑娘,可憐確實是挺可憐的,但國有國法家有家規,這已經淪為奴籍的,賣身契都在花媽媽手裡了,她想救也不能救。

再說了,她不想蹚渾水。

鳳兮若讓開了點,示意素素帶她出去。

可那姑娘噗通的跪下,拽住鳳兮若的褲腿,哭的眼睛通紅:“公子,公子,求求你了,你是好人,求求你了,救救我……”

“姑娘,你賣身契在花媽媽手裡呢,我怎麼救你?替你贖身我哪裡有銀兩。”

鳳兮若歎口氣,這世上可憐人太多了,她救不過來這麼多,也冇必要這麼菩薩心腸。

那姑娘眼神一冷,推開抓著她胳膊的素素將鳳兮若拽到一側,小聲的道:“公子,你腰間墜著的這一塊玉是長山玉,普通人何來長山玉?你也是皇室中人吧,是不是?”

好傢夥!

不愧是官家小姐,見識廣有文化。

大興確實有規定,長山玉隻有皇室中人能用,鳳兮若這小富婆,隻是隨便從嫁妝之中拿出來當配飾的,誰知道就被人認出來了。

鳳兮若飛快的將長山玉收起來,看向那姑娘:“你眼力不錯,但我為何要為了你得罪文王呢?換句話說,你有什麼本事能讓我今日救你?”

“我……”那姑娘四周環顧了一下,視線落在擱在桌上那一幅畫像之上,她猛的瞳孔縮了縮,孤注一擲似的,“你是不是要找畫像上的人?我……我認識你畫像上的人!”

納尼?

鳳兮若皺眉:“你可知道騙我的後果?”

“我不敢騙你,現在隻有你可以救我了!”

那姑娘緊緊的盯著鳳兮若。

好傢夥。

這……這不救特喵的也得救了!

鳳兮若一把將那姑娘拽到身後,淡淡的道:“文王殿下何必強搶一個弱女子。”

文王本來在看好戲的,除了楚玄淩,誰敢得罪他啊!

這臭小子還戴著個麵具,看著瘦瘦高高的,也不是個硬茬兒,他就等著那臭小子親自把人給他送過來呢,誰知道還竟然強出頭?

文王當下就怒了:“你算什麼東西!竟敢跟本王搶人!”

“草民自然不算什麼東西,但草民是為了文王殿下著想,畢竟文王殿下好歹是皇室子弟,這流連花叢的習慣本就不好,如今還要強搶,傳出去那不是說文王殿下冇有魅力,連個青樓女子都看不上殿下嗎,這實在是有損王爺的威名,不是嗎?”

鳳兮若挑眉迎上他的視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