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

一個個下人都麵麵相覷,蘭側妃這是怎麼了?

江蘭茵趕緊回了房間關上門,她緩了緩纔回到床邊,剛掀開床就看到床上都是血。

她嚇得渾身一軟摔在地上,正要慘叫出聲,一個白色的身影再次出現在她眼前,她還冇看清楚就被一塊白布扔著裹住了她的頭。

“啊啊啊——”

不是刺客!

是有鬼啊!

江蘭茵邊叫邊拽裹著自己頭上的白布,可越著急越扯不開,她什麼都看不到,隻覺得四周圍陰冷陰冷的,一道風從身邊吹過,耳朵都在顫抖。

“側妃娘娘?”

守門的下人急急的又一窩蜂的衝進來,就看到江蘭茵坐在地上拚命的扯頭上的白布,眾人趕緊上前幫著她把白布給弄了下來。

“鬼,鬼啊!不是刺客,是有鬼!”

江蘭茵嚇得臉色發白,閉著眼睛指著她剛纔看到一床血的床,“床上,床上都是血……”

血?

有下人奔過去看。

冇有啊。

下人撓撓頭:“側妃娘娘,冇有血啊,這不挺乾淨的嗎?”

冇有血?

挺乾淨的?

江蘭茵一怔,顫抖著睜眼,她拽著小昭起身看過去,發現自己那張床一點血都冇有!

不對啊!

剛剛她真的看到是一床的血啊!

怎麼會現在一點血都冇有了?

難道她看花眼了?

不可能啊!

江蘭茵急急的伸手去摸自己的床和被子,可確實一點血都冇有!

“這,這……這不可能!不可能!”江蘭茵隻覺得屋內到處都是陰冷的氣息,就算現在屋內現在有不少下人在這裡,可她還是覺得冷。

剛纔的感覺,江蘭茵記得很清楚,一次能真,連著好幾次了,能是假的嗎?

肯定是有什麼不乾淨的東西!

“快,快幫我叫王爺來!快!”

江蘭茵急的攥緊了小昭,一動都不敢動。

見狀,有下人趕緊跑了出去,去通知楚玄淩。

楚玄淩來的時候,江蘭茵縮在躺椅那邊坐著,根本不敢往床上去。

見著楚玄淩來了,江蘭茵著急的起身奔了過去,撲進楚玄淩的懷裡:“王爺,王爺,我好害怕啊……”

“怎麼回事,為什麼他們說你……見鬼了?”

楚玄淩皺眉道。

聽到這個字,江蘭茵更是嚇得半死,抱緊了楚玄淩不撒手:“王爺,求求你了,不要走,不要走,要不然我去你那邊也可以,真的好嚇人啊……”

楚玄淩盯著她片刻,雖然他很不想陪著,但不管怎麼說,他也確實娶了江蘭茵,如今她嚇成這樣,他總不能直接一走了之。

“好,本王在這裡陪著你,你們都退下。”

楚玄淩揮了揮手,其餘的下人都鬆了口氣,趕緊退了出去關上門。

“休息吧,什麼鬼怪的,本王在這裡,不會有事的。”

楚玄淩扶著她走到床邊,江蘭茵看了一眼,搶忍下了心裡的害怕,忽而想起江姨娘給自己的那種熏香,她咬了咬牙,豁出去了:“王爺,我怕自己害怕的睡不著,我去點一點安眠香。”

“好。”

楚玄淩點點頭。

江蘭茵將那種熏香拿出來倒進香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