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放心,放心,這法子可好用了。”鳳兮若上前拉住他摁著他坐下,“你相信我,我這麼好人,能害你嗎?是吧?”

哼。

巧舌如簧。

楚玄淩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瘋了,找哪個女人解決不行,自己非要發瘋到這裡來,明明她跟自己是有仇的,他卻控製不住自己!

“來來來,王爺,脫衣服,脫褲子。”

鳳兮若指了指。

楚玄淩一怔:“你乾什麼,不是說你來葵水嗎?”

“又不是要跟你乾嘛,是幫你。”

鳳兮若努了努嘴。

楚玄淩噎了下,脫衣服……幫他?

這個……

楚玄淩眉莫名其妙的想歪了,雖然他從來不近女色,到如今還是冇開過葷的王爺,但不代表他冇聽過一些……閨房的動作姿勢。

那鳳兮若這是要……

“喂,你盯著我乾嘛?脫衣服啊!你這是藥效下去了,不需要我幫你了?”

鳳兮若打了個嗬欠,大半夜的擾人清夢已經很欠揍了,現在還不配合

不得不說,楚玄淩這身材確實不錯,穿衣顯瘦,脫衣有肉,這腹肌,這人魚線……簡直令人流口水。

“你看夠了嗎?”

楚玄淩窩火的開口,她再這麼看下去,他體內的邪火就安奈不住了!

“啊,看夠了看夠了。”

鳳兮若撇撇嘴,低垂了眼眸。

她發誓自己真的不是故意的,畢竟美色在前,要是一點都不看,好像有點虧。

沉默了片刻,鳳兮若突然出手點了楚玄淩的穴道。

楚玄淩臉色一沉:“你做什麼!”

“給你降火降溫啊!能做什麼,你這話說的也是搞笑。”

鳳兮若將後窗給打開了,這個位置,後窗進來的風直接吹到楚玄淩的身上,一時間,楚玄淩身上就起了雞皮疙瘩。

“關窗!冷死了!”

楚玄淩氣的要死。

“那不行,說了要給你降溫降火的啊,你不用冰桶,那就隻能光著膀子吹風了,不然怎麼辦,大半夜的人青樓姑娘就算不睡覺,那也被恩客都點走了啊,你又不去找你的蘭側妃解決,來找我那隻有這個好辦法了啊。”

鳳兮若打了個嗬欠,窩回床上。

“該死的!鳳兮若你把本王的穴道解開!”

楚玄淩怒喝。

鳳兮若起身,順手將將他的啞穴也給點了。

“……”

楚玄淩很想把鳳兮若那纖細的小脖子給擰斷!

他就知道,這死女人不會有什麼正常的好辦法的!

真是不該相信她!

簡直是自討苦吃!

鳳兮若揉了揉眼睛,伸手拍拍他氣的黢黑的俊臉:“晉王殿下,你好好的吹吹風,你要加油啊,我相信你的,上回你在宮裡都能抵抗的了纏情散,這次我雖然不知道你中的是什麼東西,但看著也是媚藥那一類,反正你是有經驗的,加油!我先去睡了,晚安!”

話落,鳳兮若一溜煙的跑回床上翻個身睡了,這次她換了個手法給他點穴,就算他能自動解開穴道,那怎麼也得好幾個時辰之後,夠她睡飽了。

“……”

楚玄淩死死的盯著鳳兮若的背影臉色鐵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