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什麼?”皇上眉頭擰緊,“哪一片密林?”

潘公公揮手讓其他的奴才退下,才道:“就是曾經有傳聞出現過鬼醫一脈蹤跡的那一片密林。那林子有毒瘴,這些年很多人都想要破那一處毒瘴,但無一人能破,宮中的太醫院也暗中研製破解那一處毒瘴的解藥,可也冇有成功,但晉王殿下和晉王妃卻實打實的進去了。”

皇上眼底閃過濃濃的冷意,而且最重要的是傳聞鬼醫還有起死回生的本事。

那這麼說,是不是也能製長生不老藥?

這些年他一直在找鬼醫,楚玄淩若是真的有鬼醫的訊息,現在是瞞著不讓他這皇上找到嗎?

果然,楚玄淩就是有反心!

“你說,晉王妃是暈著出來的?”皇上冷不丁的問。

潘公公趕緊點頭:“文王那邊的探子是這麼說的。晉王他們回了王府,晉王妃在晉王的院子裡,也不知道晉王妃醒了冇有,晉王的院子裡,我們安插的人進不去。”

皇上臉色瞬間就陰冷了不少,他在晉王府確實安插了人,但楚玄淩的院子裡裡外外都是他的心腹,根本進不去。

“去把文王叫進宮來,朕有事吩咐他去做。至於晉王那邊,派太醫過去,帶上上好的補品,就說是朕派過去給晉王妃例行診平安脈,給晉王妃調理身子讓她早些懷孕的,務必同晉王妃單獨說上話,懂了嗎?”

皇上手指敲了敲桌麵。

“是,皇上!”

潘公公領了命,親自帶著太醫,宮女太監等等一大堆的人,又搬了好幾箱的珍貴補品,浩浩蕩蕩的去了晉王府。

另一頭,正在府上抱著美人醉生夢死的文王突然接到了皇上要他立即進宮的訊息,他連忙換了一身衣服火急火燎的衝到宮裡去。

文王才進了禦書房的門口,皇上就砰的拍在桌子上怒道:“這麼多年,朕讓你找辦法破了那毒瘴進去那林子,你都進不去,今日見到晉王進去了,你為什麼不跟著進去?”

“父皇!兒臣也想去啊,但是當時兒臣不在那裡,那些盯梢的人說,晉王好像不怕毒瘴,直接就進去了,盯梢的那些一過去就頭暈四肢無力,這根本進不去啊。”

文王嘴角抽了抽,當時他還在府上摟著美人睡覺呢,去什麼密林啊,那邊蛇蟲鼠蟻那麼多,他纔不想去,要不是後來探子回來催他好幾遍說這事要儘早告訴皇上,他還不想派人進宮來說。

什麼鬼醫一脈,不過是傳說的而已,這世上有人見過嗎,也不明白為什麼父皇就是信這些虛無縹緲的東西。

再說了,就算是把鬼醫一脈的人找到了,他們真的能製出長生不老藥,那他也不想讓父皇吃啊,那父皇長生不老了,這皇位還能傳給他嗎?

所以,文王根本對此事不上心,能讓探子進宮來彙報他覺得自己已經很儘職儘責了。

“你個冇有用的東西!”

皇上揚手就將手裡的一顆棋子兒砸他腦門上,真是成事不足敗事有餘,文王難道還以為他一個當老子的看不出他那點小心思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