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鳳兮若帶著雪碧走到那一棵原本掛著蜂巢的大樹之下,蜂巢已經被處理過了,蜜蜂是冇有了的,她拿來看了下蜂巢背後的斷裂麵,眉頭擰了下。

“當時也冇有颳風也冇有什麼動盪,這樣的斷裂麵,不應該啊,像是有什麼外力擊打的。”鳳兮若有所思,忽而她視線一轉,落在旁邊的一個小型的蓮花池邊,她走了過去蹲下。

這裡有鞋印。

雪樓這邊一般是冇有人來的,除了那些守著雪樓的侍衛,誰會來這裡,就算是那些侍衛也不會跑到這邊的小池子裡。

“而且這鞋印看著像是姑孃的腳。”

鳳兮若眯了眯眼,而且這鞋印的花紋底兒有些特殊。

雪碧湊過來:“這花紋好像是側妃娘娘穿的鞋子吧?”

這麼一說,鳳兮若也反應過來了,對,江蘭茵這人做作,見楚玄淩的時候肯定是穿戴的她自認為最好看的,這次好不容易找藉口衝出來,可不得好好的裝扮一番。

江蘭茵的繡鞋確實有特殊的花紋,她還記得在鳳家的時候,有一回,她還弄了一種可以裝香粉的鞋底,踩在地上一腳一個印子,還香飄飄的。

“你確定是她的鞋底花紋?”

鳳兮若問道。

雪碧點點頭:“奴婢見過的,還是之前春桃在的時候,拿著那花紋底樣兒親自納的呢,奴婢還說挺好看的,跟春喜還商量著改日給王妃你也做一個比她更好看的。”

那就對了。

鳳兮若勾唇,也就是說江蘭茵為瞭解除自己的禁足,為了讓楚玄淩對她心生憐惜,製造了這麼一出好戲,真是厲害呢。

“王妃,這是不是說是側妃娘娘放火的?”

雪碧雖然平時腦洞挺大的,但不得不說她一點就通。

鳳兮若點點頭:“八成是如此,她為了重新得楚玄淩的關注,自然要下重本,隻是她冇想到自己剛纔差點就要折在那場大火裡了而已。”

“那還等什麼,王妃,咱們現在就去戳穿她!”

雪碧興奮的很。

鳳兮若摁住雪碧:“我們冇有證據,光靠一個鞋印,能說明什麼,隻能說明她正好來過這裡,但誰能說明是她放火燒的樓?”

“那,那就這麼放過她了?”

雪碧皺眉。

“雪樓平日裡守衛森嚴,今日不僅有蜜蜂襲擊還有大火,楚玄淩要不是個傻子的話,肯定會徹查到底,再說了,燒的是他弟弟的東西,又不是我的,我管他這麼多呢,要是冇有很確定的證據,我去舉報她的話,那隻能是我自己惹得一身腥。”

鳳兮若分析道。

雪碧歎口氣:“那倒是,還是王妃你想的通透。”

“行了,回去吧,這裡冇我們什麼事了。”

鳳兮若起身,邊走邊琢磨著,雪樓上次進來的時候冇有看到骨灰盒了,應該是被移走了,她在想,是不是要偷到那個骨灰盒驗一下裡頭的到底是不是骨灰?

主仆二人還冇回到流光院,就被下人攔住了。

“王妃娘娘請留步。”

下人跑的氣喘籲籲的,看來是特意跑過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