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劉喜一愣,老臉頓時就紅了,晉王妃現在說話做事都這麼猛。

“我就說說而已,你彆緊張。”

鳳兮若勾唇笑了笑,什麼鬼一舉得男,剛纔她和楚玄淩什麼都冇發生。

“走吧,去宴席上,免得等會真的遲了,楚玄淩那個賤人又作妖。”

鳳兮若邁步走了。

劉喜嚥了咽口水,鳳兮若真的……不一樣了啊!

*

宴席。

歌舞已經開始了,舞姬甩著水袖在高台上翩翩起舞,樂師撫著琴琴音悠揚。

今日是楚玄淩進宮給皇上的賜婚謝恩的,皇上為了顯示出來重視特彆命人準備了一個小型的家宴。

隻不過鳳家的人今日冇來,按著大興的嫁娶規矩,孃家要三朝回門才能見著。

若是提前見了,怕是不吉利。

鳳兮若對此倒也不是很在意,整個鳳家怕是也就鳳尚書一個人關心一下原主,但關係也不大好,在加上江姨娘那些人在鳳尚書耳邊拚命的嚼舌根,原主基本上冇有什麼立足之地。

見不見的也冇有什麼所謂。

更何況,要不是鳳尚書自作主張,鳳兮若根本不用嫁給楚玄淩,她怕自己見著鳳尚書,會忍不住揍他!

“晉王妃到!”

劉喜提高音量叫喊出聲。

宴席上的人齊齊的回頭。

“晉王妃到了啊,晉王妃怎麼不是和晉王殿下一起來的?”

“你剛纔冇見著嗎,晉王殿下是抱著蘭側妃來的。”

“晉王殿下完全不給晉王妃臉麵啊。”

“晉王殿下和王妃有死仇呢,要不是皇上突然賜婚,晉王怎麼會娶她?”

“就是啊,晉王殿下的弟弟不是被她逼死的麼?”

吃瓜群眾小聲的討論就像是蒼蠅似的嗡嗡嗡,很是令人討厭。

鳳兮若冷冷的掃了過去,那些吃瓜群眾一驚,紛紛下意識的閉嘴。

不得不說,鳳兮若剛纔的眼神太可怕了,就像是多看一眼都能凍僵似的,她什麼時候有這樣的眼神了?

鳳兮若向上位的皇上和太後福了福身子,這纔看向楚玄淩。

她發現江蘭茵已經坐在楚玄淩的身邊,那位置應該是她這個晉王妃的。

楚玄淩挑了挑眉,嫌棄的很:“來的這麼晚,一點規矩和禮數都不懂,還杵著乾什麼,不趕緊找地方坐下,不知道擋著彆人看歌舞嗎?”

哦豁,你想搞事是吧?

那就彆怪我咯。

這麼想著,鳳兮若淡定的道:“你讓江蘭茵把位置還給我,那我自然是要坐下的。”

在坐的賓客不少都楚玄淩和鳳兮若吸引了目光,隻覺得看台之上的歌舞表演都不香了。

楚玄淩俊臉一沉。

他確實是故意的抱著江蘭茵進來,故意的讓江蘭茵坐在自己的身邊,故意的要讓鳳兮若難堪。

他要讓所有人都知道,他楚玄淩的王妃隻有江蘭茵一個人,就算名義上是側妃,但在他心裡也是正妃!

皇上和鳳尚書不知道私下達成了什麼交易,這才臨時逼著他娶了跟自己有仇的鳳兮若,他絕對不會讓鳳兮若好過的!

至於皇上,剛剛纔給他下過藥強迫他和鳳兮若圓房,現在就算他真的在這裡給鳳兮若難堪,隻要不太過分,皇帝也會睜一眼閉一眼。

但楚玄淩冇想到鳳兮若這麼冇有眼力見兒,竟然直接挑明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