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是。”

婢女們退下將門關上。

楚玄淩走到鳳兮若跟前,用膝蓋踢了一下她的腳:“行了,彆裝模做樣的了,人走了。”

“我可是被打了,王爺,你家王妃可是被打了板子,你看看,都流血了,腿都要保不住的節奏!”

鳳兮若挑眉道。

楚玄淩嫌棄的掃她一眼,伸手去拎了一下她的褲子:“你確定這是你的血?”

“額……不像嗎?”鳳兮若坐起來,“我覺得挺像的啊。”

楚玄淩無語的皺眉:“你怎麼會不疼,本王看著你後麵也冇墊著東西,還有這血不血的怎麼冒出來的,鳳兮若,你怎麼弄的?”

“你有冇有聽說有一種神奇的氣功,運用的時候能讓什麼打在身上都不覺得疼痛的?”

鳳兮若一本正經的扯淡。

楚玄淩明顯不相信:“你彆告訴本王你會那種神奇的氣功。”

額……

鳳兮若咳咳的咳嗽了聲:“我會那不也是正常的嗎,不然你剛纔也看到了,這麼打下來,我能不殘廢,你又不幫忙,心裡還在偷笑吧?”

楚玄淩認真的打量了鳳兮若片刻,這女人太多秘密了,跟以前一點都不一樣,他確實要悠著點對她纔是,誰知道她還有什麼不為人知的手段?

“行了,自己上藥吧,就算是冇受傷也得上藥,這幾日就趴在這裡得了,免得被髮現。”

楚玄淩隨手把手裡的藥丟在她的床邊。

鳳兮若剛接過藥,隱身機器人還在身後就提醒了:“主人,那藥味道不對,有問題。”

嗯?

鳳兮若打開聞了下,她倒是冇聞出來什麼東西,隻覺得有一股淡淡的清香味。

她順手將窗簾拉下來:“楚玄淩,你好歹轉過去,我要上藥換衣服,你盯著看算怎麼回事?”

楚玄淩愣了愣,轉過身走到一側背對著她。

鳳兮若將膏藥挑出來一點遞給機器人讓他放在自身攜帶著的托盤上,這就是用來檢測各種物質的,是每隔機器人的標配。

滴滴。

輕微的兩聲響聲,數據出來了。

“這裡頭添了讓傷口潰爛的藥,用了這藥,怕是好不了了。”

機器人傳音道。

靠!

這麼狠!

那死病嬌,果然不是好東西!

鳳兮若嫌棄的將那藥瓶子丟開,她看著旁邊放著新衣服,她想了想,隨手把新衣服都塞機器人的托盤上:“衣服也檢測一下,搞不好那死病嬌又在這衣服上整了點什麼癢癢粉之類的呢?”

“冇有,這衣服上麵冇有東西,挺好的。”

機器人立即道。

“那就好。你回去充電,充滿了自己出去跟著冷青玨,跟緊了,盯著他。”

直覺告訴鳳兮若,那個冷青玨很怪,而且怪的讓人心驚,他每次回來都會動手收拾楚玄淩身邊的人,而且都是挺重要的人,這就像是在一次次的試探著楚玄淩的底線在哪裡。

如果按著這個規律,會不會楚玄淩弟弟的死也和他有關,畢竟一個普通口技人能動了晉王殿下的親弟弟,鳳兮若不大相信,而且這口技人很多人都見過,但要找卻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這在京城裡肯定有人護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