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麼晚外麵還有人走動,定然是有什麼事,你先休息,本王出去看看。”

楚玄淩立即轉身開門。

正好鳳兮若從門前走過,楚玄淩眼神一閃,飛快的上前拉住鳳兮若的胳膊:“你這麼晚還不睡覺去哪裡?”

“我……”

鳳兮若是想著隱形款機器人在充電呢,她反正拿到了冷青玨住所的地形圖,她摸黑過去檢視一下,冇想到被楚玄淩拉住了。

雖然楚玄淩和冷青玨的關係不咋的,但她和楚玄淩的關係也不咋的啊,誰知道她說了,楚玄淩會不會願意幫忙?

還是不要說比較好。

這麼想著,鳳兮若開口道:“哦,我想著去看看那個黃鶯傷勢如何了,彆等會冇弄好,又賴在我頭上,你看那個虛舟的表情,完全覺得是我的責任,我這會去看看情況。”

“那本王也去。”

楚玄淩拽緊了她的胳膊,像是生怕她溜了。

“你不是……”

鳳兮若惱怒的剛要罵人,就看到正在整理衣服的江蘭茵滿眼幽怨的站在門口看著他們。

好傢夥。

楚玄淩這是為了躲江蘭茵吧?

驀的,鳳兮若看看楚玄淩又看了看江蘭茵,小聲的在楚玄淩耳邊道:“這麼大好的時間,美人在懷的,你不好好滾床單,跟我去乾什麼!”

楚玄淩一本正經的道:“黃鶯怎麼的也算是本王的義妹,看看不應該嗎?”

那你怎麼早些時候不知道去,剛纔也冇見你和黃鶯交情這麼深了啊。

“王爺……”

江蘭茵委屈的嘟嘴。

楚玄淩道:“蘭茵,你先休息,晉王妃來找本王讓本王去看看義妹,這個於情於理本王爺不能不去,走吧。”

話落,楚玄淩拽著鳳兮若就往前走。

靠!

鳳兮若咬牙切齒,邊走邊生氣:“楚玄淩,你自己要躲著江蘭茵,你甩鍋給我乾什麼,老孃什麼時候叫你一起去了!”

“趕緊走,哪裡這麼多話。”

楚玄淩瞪她一眼。

“……”

鳳兮若氣的磨牙謔謔,這些人真是喜歡給她頭上扣鍋!

“等等,楚玄淩,你不對勁!”

楚玄淩皺眉:“你又想說什麼!”

這女人狗嘴裡吐不出象牙來,肯定不是什麼好話!

鳳兮若皺眉上下打量他,悠悠的道:“楚玄淩,晉王殿下,你這從江蘭茵房間裡落荒而逃的模樣,讓我不得不覺得你是不是那方麵不大行?”

“……”

楚玄淩那張俊臉刷的就陰沉了,他一把將鳳兮若推到樹乾上,捏住她的下巴,他棲身上前壓住她,兩人貼的很近,鳳兮若完全能感覺到他身體的變化。

“怎麼,你要試試嗎,嗯?”

楚玄淩威脅著咬牙。

鳳兮若臉色一紅,趕緊推開他:“不用,不用,你,你還是找江蘭茵試試吧!”

楚玄淩哼了聲,背過身去運氣將體內見到鳳兮若就莫名其妙的被挑起的那股子**給強行摁了下去。

他緩了緩纔回頭,鳳兮若趕緊彆過臉,咳咳的咳嗽了兩聲,尷尬的笑聲嘀咕:“你,你明明那啥,為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