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少廢話!到底走不走!”楚玄淩眯了眯眼,悠悠的道,“還是說你大晚上的根本是要做彆的事?”

鳳兮若噎了下:“我還能做什麼事,這裡可是廣陵王的府邸,廣陵王那樣的人,陰晴不定的,我能做什麼,敢做什麼,你真是想多了。”

“那你在這裡磨蹭還不走?”

楚玄淩陰陽怪氣的睨著她。

鳳兮若嫌棄的白了他一眼,默默的跟在他身後往前走。

兩人一前一後到了黃鶯住的院落。

鳳兮若剛要進去,就有一個婢女捧著湯走了過來。

她急急的將湯擱在旁邊,一手捂著肚子上前道:“參見晉王殿下,參見晉王妃,奴婢……奴婢突然肚子疼,你們能幫奴婢端進去給黃鶯姑娘嗎?”

“哦,那你去吧。”

鳳兮若點點頭。

那婢女捂著肚子道謝,趕緊轉頭跑了。

楚玄淩淡淡的挑眉:“你自己答應下來的,自己端著。”

鳳兮若翻了個白眼,伸手將擱在旁邊的湯盅端了起來:“我端著就我端著。”

兩人進了院子,一溜兒的下人見著他們突然這個點兒出現,趕緊過來行禮。

“晉王殿下,晉王妃,你們怎麼這個時候過來了?”

虛舟快步走了出來,看鳳兮若的時候,眼神仍舊有幾分不善,但轉瞬即逝,看的不大清楚。

“過來看看黃鶯的情況,她如何了?”楚玄淩淡淡的道。

虛舟引著他們進屋:“用了藥如今躺著,倒是冇有性命之憂。”

“這是湯,你端進去給她喝吧。”

鳳兮若將湯盅遞過去。

虛舟點點頭親自端了湯進屋,楚玄淩和鳳兮若跟在後頭進去,黃鶯靠在那裡,麵色慘白,手上包裹著厚厚的繃帶,屋內一股子濃重的藥味兒。

“喝點湯吧,失血過多,要養養纔好,性子也不要急,你……”

虛舟給黃鶯餵了兩口湯水,黃鶯臉色一變,一口黑血猛的吐了出來,直接往後一仰,咣噹的往床上摔過去,拚命的抽搐著。

“黃鶯!黃鶯!”

虛舟激動的撲上去將她扶起來,“大夫!大夫!”

候在一旁的大夫趕緊上前來檢視,楚玄淩和鳳兮若都微微的一驚。

片刻之後,大夫歎口氣,搖頭道:“黃鶯姑娘去了。”

什麼?

楚玄淩和鳳兮若都瞪圓了眸子!

怎麼回事!

虛舟更是怒火沖天:“怎麼回事!怎麼回事!黃鶯!黃鶯!換大夫,換大夫!你這個庸醫!我打死你!你竟然說黃鶯……”

說著,激動萬分的虛舟握緊拳頭眼看著就要一拳揍到大夫的臉上,楚玄淩一把將大夫拉開,點了虛舟的穴道,楚玄淩和鳳兮若都上前檢視了一下,黃鶯已經冇氣了。

大夫嚇得那是瑟瑟發抖。

楚玄淩回頭質問大夫:“怎麼回事,不是隻是失血過多而已嗎?剛纔還好好的在喝湯,怎麼突然就冇了?”

大夫指了指剛纔還剩下的大半碗的湯:“那湯裡有加了砒霜,喝下去那是無藥可治啊!”

砒霜!

還是那碗湯裡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