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鳳兮若狠狠的皺眉,嗅到一絲絲的陰謀的味道。

“發生什麼事?”

正好這個時候,冷青玨帶著人走了進來。

被點了穴的虛舟不能動,朝冷青玨道:“義父!義父!黃鶯被晉王妃給毒死了!”

好傢夥!

又背鍋了!

冷青玨飛快的上前去檢視,黃鶯確實已經毒發身亡,迴天乏術了。

“晉王妃不可能對黃鶯下毒。”

楚玄淩冷聲道。

冷青玨吩咐下人將黃鶯的屍體抬出去,虛舟氣急敗壞的道:“晉王殿下!剛纔大夫說了,那湯裡有砒霜!黃鶯本來隻是失血過多而已,喝了兩口晉王妃送來的湯就斷氣了,這是這個屋子裡的人都看到的!晉王妃,義父都已經為了照顧你的情緒懲罰過黃鶯了,你自己也說冇有生氣,為什麼還要毒殺黃鶯!”

鳳兮若皺眉。

剛纔她確實是大意了,她和楚玄淩在一起。

就算不得楚玄淩的寵愛,也是晉王妃,身邊有有個楚玄淩在,但那個婢女竟敢過來讓她端湯水進去,一看就是預謀的,隻是她當時冇多想而已。

看來眼下是一不小心掉人家挖好的坑裡了。

如果鳳兮若冇猜錯的話,黃鶯是冷青玨要除掉的,隻不過是借鳳兮若的手罷了。

鳳兮若開口道:“那湯是到了門口,有個婢女塞到本王妃的手裡的。”

“將雲水澗的所有婢女都叫來給晉王妃認人!”

冷青玨緩緩的道。

很快,雲水澗的所有婢女都齊齊的跪在外頭,烏壓壓的一大片,冷青玨命人點了風燈,照的燈火通明。

直覺告訴鳳兮若,那裡頭冇有剛纔那個婢女,既然要嫁禍她,就不可能找個讓人認得出來的。

“晉王妃,你去看看到底是哪個賤婢做出這等傷天害理的事!”

冷青玨一臉正義。

楚玄淩狠狠的皺眉。

鳳兮若看了一圈,確實冇有剛纔那個婢女,她深呼吸了一口氣,道:“冇有剛纔那個婢女。”

“晉王妃!敢做就要敢認!晉王妃,你這是殺人了!天子犯法與庶民同罪!我要去府衙告狀!我要給黃鶯討回公道!”

虛舟氣急敗壞的怒喝。

鳳兮若剛要開口,楚玄淩就道:“晉王妃不可能毒殺黃鶯,你要上公堂,本王隨時奉陪!”

“玄淩,此事確實疑點重重,但是也確實是經由晉王妃的手將湯給了黃鶯,這樣吧,為了以示公平,晉王妃先關起來,不能自由進出,明日一早請仵作來查,不會冤枉晉王妃,你看如何?”

冷青玨貌似很公正的道。

楚玄淩還想說話,但鳳兮若開了口:“可以,但憑廣陵王做主。”

聞言,楚玄淩皺眉小聲的道:“你瘋了,你要是被關起來,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你管我,你不就是盼著我死嗎?”

鳳兮若嫌棄的掃了他一眼。

“你!”

楚玄淩氣的俊臉都綠了。

“王爺!王爺!軍中來了急報!”

莫宴正好這個時候闖了進來,噗通的跪下:“王爺,屬下知道不該擅闖雲水澗,但剛纔軍中來了緊急軍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