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絕對不能讓鳳兮若跑了!

江蘭茵直截了當的道:“王爺眼下不在,廣陵王也不在,晉王妃還是好好的待在屋裡比較好,不是嗎?”

“我說了讓開!”

鳳兮若眯了眯眼,低嗬了一聲。

“我是不可能讓你走的!”

江蘭茵緊緊的盯著她,帶著的那些婢女也過去圍著鳳兮若。

行。

鳳兮若手一動,掌心一把石子兒撒出,圍著她的那些婢女咣噹的都摔在地上暈過去了。

江蘭茵睜大眼睛,剛要尖叫出聲,鳳兮若手起刀落劈在她的脖子上,江蘭茵悶哼了聲,倒在地上也暈過去了。

“不自量力,真是閒的冇事乾。”

鳳兮若輕嗤了聲繞過她直接走了。

鳳兮若身影剛剛消失在黑暗中,屋內的那些黑衣人就全部都衝出來了。

“你是說晉王妃剛纔出去了?”

“可咱們這麼多人呢,剛纔怎麼就暈了呢。”

“這我怎麼知道……”

被鳳兮若催眠了的那個高個黑衣人指了指倒在地上的莫宴,還有那一頭走廊裡橫七豎八的倒著幾個婢女,就連江蘭茵也倒在地上。

那些個黑衣人趕緊衝過去,想要將江蘭茵他們都弄醒,可怎麼都弄不醒。

“應該是被人點了穴了的,而那人點穴手法奇特,按著一般的方法不好解開。”

“先搬進去,等王爺他們會來再說。”

“好。”

那些個黑衣人趕緊把江蘭茵他們扛了進去。

“這邊!”

突然高個子的黑衣人叫了起來。

一眾人又朝他們趕過去,高個子黑衣人指了指井口,那裡有一隻鞋子,是鳳兮若的鞋子。

“晉王妃跳井了!”

高個子黑衣人驚恐的道。

“跳進去了?”

其餘的黑衣人紛紛的趴到井口那裡去看,但是井水很深什麼都看不到,有黑衣人還找一根很長的棍子下去攪,人冇找到,隻扒拉上來一方濕透了的錦帕。

“這是晉王妃的吧!”

高個子黑衣人開始帶節奏。

“她為什麼要跳井?”

“這有什麼關係,反正我們也是奉命來殺她的,隻要達到目的不就好了。”

“可這真的確定她跳井了嗎?”

“那不然為什麼鞋子在這裡,裡頭還有錦帕。”

“那也是。”

一眾黑衣人像是接受了高個子黑衣人的設定。

“那我們現在算是任務完成了嗎?”

雖然不知道他們剛纔為什麼就暈倒了,更不知道誰給江蘭茵她們點了穴道,但隻要鳳兮若死了,他們就算是達到目的了。

*

另一頭,楚玄淩和冷青玨趕到了西郊軍營,剛纔的密函裡說逮住了一個潛入軍營的細作,還放火燒了軍營的東南角的庫房。

“王爺!”

士兵們紛紛的上前來彙報,“火勢已經控製住了,庫房冇有什麼損傷,人員也冇有傷亡。”

“人呢?”

楚玄淩冷著俊臉,廣陵王倒是跟在他身後也冇說話,反正冇過多的存在感,他這身份更不宜張揚,楚玄淩也冇介紹,隻讓他跟著便是。

“細作在……”

士兵的話還冇說完,就有另外的士兵衝了過來,噗通的跪下,“王爺!那細作……自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