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鳳兮若皺了皺眉,不管如何,還是去看看比較好。

這麼想著,鳳兮若從浴桶裡起來,雪碧給她換了一身衣服:“王妃,奴婢覺得王爺現在對你挺好的,很多時候都不一樣了呢。”

鳳兮若嫌棄的挑了挑眉:“凡事不要看錶麵,他突然給我準備賀禮,我總覺得有詐,去看看到底怎麼回事再說。”

雪碧點點頭,跟在她身邊推門出去。

外頭候著的下人立即道:“王妃,王爺在書房等著呢。”

“知道了,我現在就過去看看。”

鳳兮若記得楚玄淩的書房是不能隨便進去的,他現在在書房等著是什麼意思,讓她進去嗎?

那不行,她要是進去了,到時候被傳到江蘭茵那個女人的耳朵裡,那女人又得覺得她不一樣了!

鳳兮若朝楚玄淩的書房方向走去,在楚玄淩書房的門口她又停下來了,莫宴一怔趕緊過來:“王妃,王爺在書房等著你進去呢。”

“哦,我不要進去,你讓他出來。”

鳳兮若拒絕,她得未雨綢繆,人人都知道楚玄淩的書房不能隨便進,要是她能這麼隨隨便便的就進去了,那豈不是人人都以為她在楚玄淩的眼裡是不一樣的嗎?

真惡毒,楚玄淩就是想害她吧?

鳳兮若吩咐雪碧搬了一張椅子來,她懶懶的坐在樹蔭下等著。

莫宴噎了下,有些納悶:“王妃,王爺的書房一般人都不能進去,如今王爺破例讓你進去呢,你怎麼還不進去呢?”

好傢夥,就是這樣她纔不要進去好嗎,到時候不是要成箭靶子了?

再說了,王府裡不僅有江蘭茵還有個廣陵王的眼線在呢,要是被那眼線盯著了,可不得誤會覺得她和楚玄淩的關係,到時候又得從她這裡入手。

煩不煩啊。

鳳兮若麵不改色的道:“裡頭,悶,我進去會暈倒。”

莫宴嘴角抽了抽:“王妃,王爺那個書房很大很大的,通風和采光也挺好的,而且裡頭也有熏香呢,不會悶的……”

“哦,我說會就會,你哪裡這麼多話,趕緊的進去通報你家王爺,讓他出來。”

鳳兮若很不爽的強調。

莫宴噎了下,還想說話,雪碧已經擋在鳳兮若跟前叉腰道:“莫侍衛,你是聽不懂還是聽不到,王妃都讓你進去通報王爺了,你還不知道去!快點呀!要不奴婢進去通報得了!”

“誒誒誒,你不能進去,那是王爺的書房!我現在就去。”

莫宴撓撓頭,默默的想著,還是春喜好點,這雪碧跟個小辣椒似的,一天天的嗆人的很,懟的她腦殼疼,真是的。

看著莫宴快步的進了書房,鳳兮若給雪碧豎了大拇指:“雪碧,還是你製得住莫宴。”

“那種人就是塊臭石頭,就得凶他,真是的。”

雪碧哼了聲。

鳳兮若勾了勾唇,這丫頭凶巴巴的有時候還挺能鎮住場子的,到時候春喜回來,也讓春喜多和她混混,把春喜那溫吞的性格給提溜起來一點。

“來來來,你往樹蔭下站一點,彆曬著了。”

鳳兮若拽了她一把,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