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大哥,明明是你自己不看路撞到我家主子身上來,你現在還怪我家主子,我家主子冇有讓你撞壞你就偷笑吧,還敢說我家主子!”

雪碧氣的立即護主。

啪!

那人揚手一巴掌朝雪碧的臉甩了過去:“賤人!你知不知道我是誰!你們撞壞我的佛像,就給賠償!我打死你也是輕的!”

說著,那人又一拳揍過來。

鳳兮若眼神一冷,飛快的伸手將雪碧拽開,抬腳踹向他。

“啊——”

那人被踹翻在地上,氣的掏出一個哨子吹了一記。

前方有好幾壯漢朝這邊跑來。

“大哥!發什麼了?”

“佛像是摔壞了?是不是這臭娘們兒乾的!”

“她還敢打你?”

那七八個壯漢也看不出鳳兮若是誰,畢竟鳳兮若戴著麵紗呢,但若是細心一看就應該知道,鳳兮若這穿著打扮絕對不是什麼普通人家的姑娘。

“打她!”

“抓住她,直接賣了!”

“臭娘們兒!”

七八個壯漢立即圍攏了過來,街上的行人都嚇得連連的後退。

雪碧嚇得渾身發抖,但仍舊隨手撿起地上的一塊石頭擋在鳳兮若的跟前。

鳳兮若冷笑了聲,隨手將自己隨身帶著的短刀拿出來放到雪碧的手裡:“拿著,誰靠近你就砍,砍傷砍死了,算我的!”

“是!”

雪碧捏緊了短刀。

鳳兮若輕嗤了聲,捲了一下衣袖,眉眼犀利:“你們最好想清楚了,真的要跟我動手?”

“喲!很囂張啊!”

“抓住她!”

“臭娘們兒不知死活!”

七八個壯漢紛紛朝她衝了過來。

鳳兮若一把推開雪碧,身影閃的飛快,在場的人都冇看到她是怎麼出手的何時出手的,隻覺得她像是一陣風似的閃過,那七八個壯漢嚎叫著全部趴在地上了。

靠!

一招都抵不住,真垃圾。

“哇,好厲害啊!”

“這姑娘是武館出來的嗎?”

“我看是少林寺出來的吧?”

“十八銅人吧這是?”

圍觀的百姓都震驚了。

雪碧也是驚的嘴巴都合不攏,自家王妃果然不是一般人啊,太強了。

“啊——”

鳳兮若一腳踩在剛纔那個挑事的壯漢的頭上,聲音陰冷:“找死找到我頭上來,我看你是活膩了吧,我再跟你說一遍,是你自己不長眼撞到我,不是我撞到你!”

“你你你……你你知不知道我是誰!”

壯漢氣憤的吼叫,其餘的他那些手下還在地上嗷嗷叫根本起不來。

“我倒是想知道,你是誰?”

鳳兮若冷哼了聲。

那壯漢想掙紮起來,但鳳兮若一腳又把踩了回去,還響起了輕微的哢擦一聲,應該是肋骨扭斷了,根本起不來:“說說看,你是誰,看能不能把我嚇壞了。”

“你你你……”壯漢氣的要死,但是又打不過鳳兮若,他那些兄弟都冇起來在地上趴著呢,他隻能咬牙道,“我們可是三公主的人!”

哦,三公主啊。

鳳兮若好像還冇見過三公主,但聽說過,那三公主前些年嫁給了新科狀元,後來新科狀元去了江南上任,她也跟著過去了,這些年也甚少回京,此次太後的壽辰,自然是要回來慶賀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