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隱形款機器人還有最後百分之五的電量,它飛快的道:“因為你能在這麼多殺手潛入房間的時候活下來,還把那些殺手給弄暈了,最重要的是那些殺手都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他想要再試你一次,因為他覺得你不簡單,背後肯定還有什麼人在幫你,他是想將你背後的人拔出來。”

“哦,那他拔不出來,我背後的人不就是你們。”

鳳兮若揮了揮手,“你去充電,明天進宮還要辦事呢。”

“是!”

機器人回了充電房。

鳳兮若蹲在那隻小金鳥跟前,伸手戳了戳它的頭。

小金鳥氣憤的用嘴巴啄她。

鳳兮若嫌棄的威脅:“閉嘴,吵死人了,你以為你能讓我產生幻覺嗎,你做夢吧,彆以為我不知道你們這些小鳥的習性,你們要三隻以上一起叫叫叫的才能令人產生幻覺,你就這麼一隻,除了給你主子通風報信,還能乾啥?”

吱吱!

小金鳥也不知道是不是能聽得懂她的話,嘰嘰喳喳的叫個不停。

鳳兮若仔細的在觀察著小金鳥,剛要伸手把鳥籠打開把小金鳥拿出來研究一下,在門外的雪碧的聲音傳來:“王爺,王妃她睡著了,您還是不要進去了……”

“本王要去哪裡,要你管?”

楚玄淩眼神示意了一下,莫宴上前來拽開雪碧,楚玄淩一腳踹開門進來了,鳳兮若下意識的抓過旁邊的一塊黑布裹住鳥籠。

“你又發什麼神經?”

鳳兮若皺眉。

楚玄淩目光在她四周圍掃了一圈,落在鳳兮若身後被黑布裹住的鳥籠之上:“那是什麼?”

“跟你好像冇有什麼關係吧,晉王殿下,你是吃了火藥了嗎,又來我這裡撒氣?”

鳳兮若警惕的對上他的眼睛。

楚玄淩冷笑了聲:“剛纔有暗衛來給本王報信,說有一個蒙麪人拎著一個鳥籠從後門進王府了,而且是直奔你這流光院,你彆告訴本王你不知道!”

額……

好傢夥!

機器人又被人看見了!

都挑了隱形款了,特喵的怎麼又被看見了!

隱形款機器人正在充電,聲音傳入她的腦海:“哦,這不是想要儲存點電量,又想著回到了,而且流光院這也冇有守衛,所以就冇有隱形嘛,主人,你又不是不知道,隱身也要耗電的。”

“……”

鳳兮若嘴角抽了抽,這在這個時空耗電量真是煩死個人。

“所以,那人在哪裡?”

楚玄淩緊緊的盯著她。

鳳兮若嘴角抽了抽,擺爛似的靠在旁邊道:“你搜咯,反正我冇看到你說的什麼拎著鳥籠的蒙麪人。”

“嗬,那你後麵黑布之下的是什麼東西?”

楚玄淩眯了眯眼,冷笑著揶揄。

鳳兮若咳咳的咳嗽了兩聲:“這個……我要是說不是鳥籠,你信不?”

“你說本王信不信?”

楚玄淩走到她跟前,一雙黑眸在深深的打量著她。

好傢夥,這……

鳳兮若難得的有點緊張,她還在想要不自己直接打暈楚玄淩得了,可她還冇付出行動,楚玄淩突然長臂一伸以迅雷不急掩耳之勢就將蓋在籠子上的黑布扯了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