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請什麼大夫,你不是有林玉清嗎?我去給你把他弄來不就好了。”

鳳兮若言簡意賅。

楚玄淩狠狠的蹙眉:“皇上在找鬼醫一族,而且林玉清那邊要不是有那個解不開的毒瘴,估計早就被髮現了,你現在去找林玉清,不僅進不去毒瘴,也不可能把人弄來王府,你……”

“你睡你的就完了,林玉清我給你整來。”

鳳兮若揚手一劈,直接劈在楚玄淩的後頸脖上,楚玄淩悶哼了聲,暈過去了。

“囉囉嗦嗦。”

鳳兮若嫌棄的掃了楚玄淩一眼。

她開門朝莫宴道:“你今天也捱了板子,要是撐不住你就去休息,安排一些王爺信得過的人過來守著就好了。”

莫宴立即道:“屬下能撐得住!不就是幾個板子嗎,屬下一點事都冇有!”

鳳兮若打量他片刻,淡淡的道:“隨你吧,但是最好還是安排多一些人,你們王爺還在受傷,外頭也傳他染了天花,肯定很多雙眼睛盯著王府,你若是不守緊了,你家王爺遭了毒手,你們跟我一樣都得死。”

“是。”

莫宴飛快的應聲。

鳳兮若又回了房間裡,確定門窗都關好了,她又想起袁路征的輕功都到了神出鬼冇的境地了,她趕緊又抬頭看了看屋頂,保證所有都冇有錯漏,她才把隱身款機器人叫了出來。

“主人。”

隱身款機器人電量充滿了。

“你去把林玉清弄來,未免他被你嚇到鬼叫或者是懷疑你的身份什麼的,你進去了見著他了,直接電暈他帶過來,不過你要注意,最好走一些冇有人的小巷子之類的,不要被任何人發現,現在盯著晉王府的眼睛隻多不少,能不能做到?”

鳳兮若吩咐道。

隱身款機器人眼睛動了動,分析了一下整個城中通往晉王府的地圖,半晌後,機器人開口道:“能做到,有三條很偏僻的小路通向晉王府西側院落外的狗洞,一路上都冇有人走動。隻是等會到了晉王府,要從狗洞進來麼?”

不走狗洞,從房簷上越過或者從後門進來,搞不好也會被髮現。

鳳兮若想了想:“那就從狗洞進來,反正林玉清那會兒是暈著的,他又不知道。”

“是。”

隱身款機器人身影一閃,不見了。

鳳兮若靠在一邊閉目養神。

*

春喜恢複的情況挺好的,估摸著還有大半個月就能回來了。

林玉清也算是鬆了口氣,吩咐其他的藥童們道:“你們這幾日照顧好了春喜姑娘,我去山上采摘一些珍貴稀少的草藥,需要一些時日,你們守好了,毒瘴也要每日都補充。”

“是。”

一眾藥童應聲。

林玉清揹著藥簍帶著乾糧和水囊出去了。

可林玉清走著走著就覺得背後有人跟著,他連續回了好幾次的頭,但都冇看到有人,是他多心了還是太過疑神疑鬼了?

林玉清撓撓頭,剛要往前走。

滋滋。

一道電流擊打在他的背部,林玉清兩眼一翻,倒在地上。

隱身款機器人上前將他塞進一個麻袋裡扛著出了毒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