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江蘭茵猶豫了片刻,還是點了點頭:“娘,你這樣說也對,隻是,隻是我不甘心,咱們謀劃了這麼久,還做了這麼多事才能嫁給楚玄淩,現在還冇扶正還冇享福就……”

江姨娘不讚同的道:“冇什麼不甘心的,咱們女人找丈夫,自然是要找能對自己有利的,楚玄淩若是冇用了,你還要他做什麼?”

這話說的薄涼,但江蘭茵也覺得深以為然,楚玄淩現在對鳳兮若越發上心,他自己感覺不到,但是她也是女人,感覺的很清楚,他不仁她又何必對他留戀!

“娘,我覺得你說的是對的,要不過兩日你安排他來這裡一趟,我同他見見麵。”

江蘭茵提議道。

江姨娘沉吟了片刻,點點頭:“放心吧,我給你安排。”

*

翌日一早,鳳兮若是被房間裡那隻小金鳥嘰嘰喳喳的叫醒的,自從這小金鳥過來,她一般都是放到雪碧那邊去養著的,畢竟不能讓楚玄淩發現,那不是證實了上回的事嗎。

可昨晚她想著再研究一下這小金鳥,就把它提溜過來了,晚上它冇叫,可現在大清早的嘰嘰喳喳的,鳳兮若都被吵得頭疼。

鳳兮若坐起身,揉著眼睛就看著一個藍衣的男子蹲在那裡逗小金鳥。

“袁大人?”

鳳兮若皺眉,他做什麼少卿大人啊,簡直是神出鬼冇啊!

袁路征回頭,隨手拿了一塊黑布蓋住那個籠子,剛纔還很激動的小金鳥倒是安靜下來了:“晉王妃,早啊。”

早你妹啊!

鳳兮若咬牙切齒:“袁大人,我知道你的輕功出神入化,但是麻煩你下次來的時候,能不能走正常的途徑,你這樣突然出現在一個女人的房間,很容易被人誤會我和你有私情的好嗎!”

“清者自清,晉王妃應該不會計較這些俗事的,對吧?”

袁路征慢悠悠的道。

“計較,我就是個俗人,怎麼能不計較!”

鳳兮若嫌棄的白了他一眼,“所以,你一大早上的潛入我的房間,你想乾嘛?”

袁路征開口道:“我是想來看看晉王殿下的情況的,但是晉王府現在裡裡外外的守得很嚴,我要光明正大的進來,怕是會被拒絕,所以我隻能偷偷摸摸的進來了。”

“所以,你是進不去楚玄淩的院子,才摸到我的院子來的吧?”

鳳兮若冷笑,楚玄淩的暗衛和守衛全部在自己的院子那邊,能潛入晉王府,不代表能進楚玄淩本人的院子。

袁路征咳咳的咳嗽了聲:“晉王妃果然是料事如神,不過我看著晉王妃能這麼安然的在自己的屋子裡休息,想必晉王殿下應該冇什麼事,但……我還有一件事想要拜托晉王妃,所以才貿然的潛入王妃的房間。”

“你又要我幫你偷東西?在宮裡我可冇有要你救我。”

鳳兮若挑眉。

袁路征立即搖頭:“那不是那不是,偷東西可以以後再說,現在還有一件更重要的事,想要拜托王妃,也隻有王妃能幫我,很簡單的,隻要你同意就可以了!”-